流年终逝去(主奇逸 微骨科)

  看完《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的二十集,半夜打鸡血码了一篇短文,严重ooc,自己都不知道写了啥,观看需慎重!

                    ————————————————

  余英奇擦去嘴角血迹,抬眸望向眼前人,虽甲胄加身却不似以往所向匹敌,发丝凌乱狼狈不堪。余英奇不由冷笑一声,却牵动伤口最终变成了呲牙。心中暗想,你我终究是要拼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

是怎么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的?余英奇本以为自己已无时间细想,但思绪却不由分说涌上心头,挥之不去。

第一次见他是在黑木林中,那时自己满心满眼全是英男,他与自己来说只是一个与妖兽搏斗之人。直到后来英男张口闭口白饭团,自己又将他视为眼中钉,只要他出现在自己眼前,不免就会很不顺眼的多瞧几眼。

始料未及的却是合办班里,两人竟分到了同一间卧房。自此自己与他的交集才逐渐频繁起来,但因此英男与他的交集也多了更多。虽然不能言明,但见心上人围在另一个男人身边,心里总归是不爽的。

不爽归不爽,但彼时自己身负重任,还是明白这些儿女私情自己不配拥有。所以在英男真心爱上了白谷逸,而白谷逸似乎也对英男有些好感的时候,余英奇推了他们一把。本该是自己与英男相连的光珀,被他略施雕虫小技送到了白谷逸的手中。见他二人相视而笑,余英奇果然还是觉得很不爽,怎奈始作俑者是自己,连撒气都无处可撒。

还记得自己醉酒那夜,先是误入了英男房中,这让自己可怜可爱的纯真少女,自己又怎能真心放的下她?但不放又如何?在英男心里,自己始终是她至亲的哥哥,又怎会生出如自己对她一般的心思来?在她脸上印上一吻,算是自己不多的余生里唯一的念想吧……

惊醒时余英奇出了一身冷汗,昨夜自己似乎对英男做了那种事!我怎会这般混球?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却见自己的妹妹一脸蠢样进来,看了半响也未从她身上看出一丝不妥,后来才明白原是自己发梦当了真,这才松了一口气。

去往璇玑门时夜宿破庙,众人围着篝火玩乐。余英奇本不想参与进去,却架不住英男的两句劝阻。白谷逸的问题出人意料,他竟然问自己的意中人是否在场?在又怎样?与你何关?余英奇很不爽,他之所以不爽,是因为白谷逸既不拒绝英男的爱慕,又与齐灵云不清不楚,这样的人到底那点会让英男死心塌地?

只是这些怨怼也只能在自己心中暗想,白谷逸在众人眼中堪称完美,不仅是他稳重温柔的性格,还有他那张好看到无可挑剔的脸,的确是会将英男这种小丫头迷的五迷三道吧!

从未想过自己火黎族的身份会在他面前暴露,当时余英奇怎么也想不明白,白谷逸到底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异常,又为何要帮助自己。可在见到他紧张英男的时候,余英奇又似乎明白了,他大约是喜欢上英男了,伤虽然已无大碍,心却在那一刻尖锐刺痛。

果然那晚自己就失去了英男,他在流萤飞舞中轻轻吻了她的额头,这样就好,这样自己就可以安心去完成使命,这世上自己再无牵挂。

可是事情也是从这一晚急转而出,驶向所有人都未曾想过的未来。白谷逸被他师父当众鞭挞,英男担心的要死,而他的态度忽然转变,不见竹林中的一丝温情,只剩如寒冰一般的生硬态度将人拒之千里。余英奇实在见不得自己的妹妹受一丝委屈,出来为这尴尬局面解围。

“把衣服脱了!”

“我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白谷逸似是嘲讽,却没有再推辞,转身褪下自己上身的衣服。

他的背上满是伤痕,有新有旧,看来天一他们所言并非都是空穴来风。用丹火为他烧灼伤口时,余英奇便为自己的妹妹余英男讨了几句公道,自己要让他知道英男并不是他可以随意呵斥的。

“你也喜欢她对嘛!”白谷逸答非所问。

“我是他哥,我当然喜欢她!”余英奇试图狡辩。

白谷逸并不给他敷衍的机会,直言:“你我都知道她不是你妹妹!”

“……”余英奇有些气急败坏,怎么变成他对自己兴师问罪了?手却并未停下,拿起一边药膏帮他擦上,手故意下重了些。

白谷逸除了刚开始闷哼了一声,之后再无动静,直到余英奇说了一句:“好了!”正要收手,却被对方回身拉住了手腕。

余英奇皱皱眉头,手腕被他捏的生痛。一边试图将他的手甩开,一边气恼道:“你……”话还未说完就被对方堵住了嘴。

脑中惊雷炸响,许久才明白发生了什么,白谷逸亲了自己!而且此刻两人还以一个非常不堪的姿势倒在一处,用力推开还在亲吻自己的人,余英奇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一张口就是一串的:“你你你……”

白谷逸略微喘息,漂亮的桃花眼入神的盯着余英奇,突然露出一个魅惑人心的笑容道:“你那晚醉酒可没有现在这般啰嗦!”

“醉酒?”一个不好的念头从脑中跳出来,余英奇惊的一脚踹开身上的人,同时一些该死的记忆恍恍惚惚浮现脑海。

白谷逸倒是不在意余英奇的一脚,他早就避重就轻的躲掉了,此刻又一把将还未站稳的余英奇一把拽了回来,这次却是余英奇扑在了白谷逸身上。

见他慌忙挣扎,白谷逸开口道:“我不介意你把我当做余英男,你闻闻,我身上可是还有她的味道。”

他不说还罢,说完余英奇便觉得这满鼻的香气当真像是余英男的,竟然有些留恋不舍。

白谷逸挑起他的下巴,强迫余英奇与自己对视道:“你自不必介怀,你可当我是余英男,我也可当你是别人,我们只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这双眼睛中藏着星辰,余英奇觉得自己今日才似是第一次认识白谷逸,因为在他的印象里白谷逸绝不是现在这幅模样。这世上美人分做两种,一种是美而不自知,就如余英男,时常吸引了他人爱慕而无知,很危险!另一种就是美而自知,这种比第一种人更加危险,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美貌是件多可怕的武器,就如白谷逸。

他的诱惑终究不是余英奇这种毛头小子能抵挡的,两人缠绵悱恻,抵死纠缠。余英奇拼命记着他身上的气息,从里面寻着英男。而白谷逸则一边呻吟,一边低声唤着两个字,余英奇听了许久才隐约听出“甄良”二字。

原来他心心念念的竟是一个男人!那英男在他心中到底算什么?余英奇一时想不明白,却报复似的让身下的人语不成声,再无法唤出那两个字。

……

异变横生,余英奇用自己献祭赤魂石,才发现赤魂石是假。白谷逸叛变,他跟着齐灵云离去。英男被他重伤,金灵蝶也落入了沙艳红之手。

自己与他再有交集,全都是立场不同,却因为各种契机竟然又同床共榻了数次,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孽缘。英男最终放开了与他的感情,齐灵云也被他所骗,下场凄惨。看吧!余英奇曾在心中暗想,从那夜开始自己便知道他是个心思诡变的家伙,果然如此!这种人活该到最后落个孤家寡人,众叛亲离。

再后来英男得知自己与她不是亲兄妹,自己的付出她终于一一都放在了心里,当她开始回应自己这份感情时,余英奇却突然有些慌了。与英男在一起时,自己竟然脑子里时时都是白谷逸的影子,在英男身上也闻不到曾经自己拼命记住的味道。余英奇彻底慌了,他竟然无法回应英男的感情,怎么会这样?

男人果然都是浑蛋,包括自己在内,余英奇这样总结。得到的就不会珍惜,这就是男人的通病!

五行灵蝶终于归位,白谷逸成了英雄,苍墟派名声大震。本来以为一切马上就会结束,赤魂石很快就会出现,自己也就能拯救族人。

不想却落得个族人被各大门派追杀的,原来赤魂石一直都在自己身上,毁去赤魂石的方法余英奇一直没有找到,而各大门派却要将赤魂石抢回封印。余英奇自是不能让赤魂石再存留余世,他要彻底拯救自己的族人,让他们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这就是自己的责任。

于是自己与白谷逸又匆匆走上了对立的立场,有了今日这场生死之战。

余英奇以为这流年记忆,自己需回忆很久,却也只是转瞬之间就完了。见白谷逸提剑而来,余英奇也起身相迎,自己其实是爱上他了吧!可爱上白谷逸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就如被情重伤的英男,死无全尸的齐灵云,自己于他又只是一个让苍墟更为壮大的契机罢了!

余英奇只是有点可惜,可惜白谷逸最爱之人早已逝去,他日后风光无限却无人作陪,总归是寂寞的。可惜自己终究只是被他利用,始终未曾进到他的心里。

在剑刺入身体时,余英奇惊愕白谷逸怎会也中剑了,自己该是避开他的,怎么会这样?

白谷逸也回望着余英奇,眼神却平静异常,似是早就预料到会有如此结果。他抬手摸摸余英奇的脸:“这世间容不下你我同活,一同赴死倒也快乐!”

余英奇茫然无措的看着白谷逸,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明明大好前程就在眼前,只要自己一死他就是救世英雄:“为什么?”

白谷逸浅浅微笑,嘴角溢出血液显得更加狼狈,语气却依旧从容:“这世上没有你,我怕是会活不下去吧!”

“是嘛!”余英奇突然笑的开心,笑出了泪。

流年终逝去……

评论 ( 14 )
热度 ( 31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