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1【安兹X吉克尼夫】

  最近又被骨傲天洗脑了,看完动画又追了小说,第十卷简直把我萌死了,这两个人相处实在是太逗了,一个没忍住,又开坑了。私设如山,ooc大量涌现,观前需谨慎!

                   ————————————————

  鲜血皇帝吉克尼夫·伦·法洛德·艾尔·尼克斯从马车上下来时依旧有忍不住捂胃的冲动,这全是因为他此刻站在耶.兰提尔的土地上。而耶.兰提尔正是魔导王安兹.乌尔.恭所领导的魔导国唯一的城市。

眼前的房子与其说是宫殿还不如说是一座公馆,却是魔导王居住办公的场所。与自己的皇宫对比起来简直只能用穷酸来形容,但吉克尼夫却没有一丝一毫要看轻这所公馆主人的意思,反而不由的吞了口唾沫,身心压力大到期望自己此刻晕厥过去反倒轻松些。

公馆前的卫队倒是犹如以往的气派,不过死亡骑士的脸不管看多少次还是叫人无所适从。卫队的另一边站着一位身着白色礼服,头发如夜色般漆黑的绝色美女。只是两只弯曲的羊角,和从腰后伸出两侧的黑色羽翼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并不是人类的事实。

吉克尼夫深呼吸一下,这才将平日里挂在脸上的浅笑装了上去,虽然他此刻一点都不想笑,可如果自己失去这份表面上的从容,跟在身后的部下们就会更加彷徨不安。在心里一边咒骂着安兹.乌尔.恭,一边斥责自己为什么一到与这个男人相关的事上就会完全乱了分寸,亦或者说那个男人就是在等着自己这样做,果然是被他握在手心里逃不出去了吗?

之前听说魔导王在圣王国与魔皇亚达巴奥的大战中死去时,吉克尼夫激动的简直快跳起来,那一刻的喜悦有多浓厚,现在的痛苦就有多深重。并不是没有想过魔导王的死是假死,也不是没想过他就算真的死了还有复活的可能,在这片土地上魔法无所不能。当然复活魔法对于不死者是否有用,这点吉克尼夫一直不太确定,这些因素他都考虑到了。但想要乘此机会一举推翻魔导国的想法却在胸中安奈不住,自从自己十五岁当上皇帝以来,魔导王是唯一一个将他逼迫到完全失去理智的存在。

就在吉克尼夫还在犹豫不决到底是出兵还是出兵的时候,斯连教国竟然堂而皇之的开始攻打已经失去主宰的魔导国,并且没有受到太大的抵制,眼看很快就要攻下耶.兰提尔。

吉克尼夫不再犹豫,终于打算派出帝国军队。当然骑士们并不太愿意去攻打魔导国,完全是因为魔导国国王在他们心里蒙上了一层不可磨灭的阴影。所以光是动员骑士们的斗志,吉克尼夫就用了不少时间。

等帝国骑士团开拔,却走了不到一半就碰到了丢盔弃甲的教国残兵,吉克尼夫立刻就知道安兹.乌尔.恭这个男人又一次将所有人戏耍在股掌之间。当即变更了出兵的目的,由攻打魔导国变成了作为盟国前来协助,并对斯连教国的残兵败将落井下石了一番,这下帝国就彻底与魔导国统一战线,成了大多数人类国家的公敌。

“巴哈斯皇帝陛下,安兹大人已经等候多时。”黑发美女虽然面带微笑,但眼中寒光闪烁,让吉克尼夫犹如置身冰窖。

对黑发美女点头致意后,吉克尼夫才说:“雅儿贝德阁下,有劳你前来迎接。”

被称作雅儿贝德的美女也点头致意道:“接下来就由我亲自为皇帝陛下带路,安兹大人想必已经等急了吧!”

“……”吉克尼夫只觉得胃更疼了,自己出兵的理由,虽然用对付了败退的教国残兵而糊弄过了,但是那个男人根本不是这么简单就能糊弄过去的。此次自己前来,明面上是来商议关于帝国成为魔导国附属国后的各项事宜的。在圣王国战事之前,自己还很有把握即使是附属,也要拿到最大的自治权。可现在看来,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当时自己提出成为附属国,他没有立刻答应并一拖再拖原来就是为了这一步,听说现在圣王国依旧处在内乱中,据传言新上位的圣国王就是魔导国傀儡,看来自己也难逃厄运。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吉克尼夫再一次深刻的认识到安兹.乌尔.恭的变态一般的深谋远虑。如果自己不是他手中玩弄的对象,自己都要忍不住替他拍手叫好了!

作为一个即将成为附属国的皇帝来说,吉克尼夫很优雅的献上了下位者的姿态,在魔导王面前单膝下跪以示敬意。

被称作迪米乌哥斯的青蛙脸朗声道:“允许在御前抬头。”

吉克尼夫并没有感觉到犹如第一次般的身不由己,于是在迪米乌哥斯说完后自己抬起了头,王座上身着黑色衣袍,身上由各种宝石点缀的骷髅王者坐的格外威严。身上闪烁了几次淡绿色的光芒,不知道是何种魔法的效果。他正是让吉克尼夫胃痛的源泉,魔导国的国王安兹.乌尔.恭。

“吉克尼夫殿下,很荣幸你能受邀前来!”魔导王边说边看了迪米乌哥斯一眼。

迪米乌哥斯像是得到某种指令开口道:“允许起身。”

吉克尼夫与身后骑士依次起身才对魔导王寒暄道:“能受到魔导王陛下的邀请,实乃在下的荣幸。”

“这次还要感谢吉克尼夫派兵支援,请接受我崇高的敬意。”说着魔导王便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对吉克尼夫施礼。

对方眼眶中红色火焰摇曳,吉克尼夫强忍着想要转身逃离的冲动笑着说:“这身为盟友本该做的,魔导王不必客气。”

“是嘛!”魔导王说完便盯着吉克尼夫看了半天,正当吉克尼夫绞尽脑汁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应对的时候,魔导王突然又开口说:“吉克尼夫你的脸色不太好,是那里不舒服吗?”

吉克尼夫嘴角抽搐,额间冷汗凝结成珠从脸庞滑下来:“只是长时间坐车,有些不适应罢了。魔导王陛下无需挂心,稍作休息就能复原。”

“是这样啊!”魔导王点点头说:“从帝国一路过来的确路途遥远,劳累是理所当然的。既然如此,吉克尼夫就趁现在先休息一下吧!晚些时候还有为了迎接你而设下的晚宴,到时候我们再聊吧!”

吉克尼夫松了口气,可以不用看到安兹.乌尔.恭的脸实在是太好了,于是连忙点头道:“多谢魔导王的美意,我们一行人的确需要休息。”

……

时间真是过得飞快,这是吉克尼夫此刻的感想,一想到又要见到魔导王,刚喝下去的胃药似乎就已经失去了效用。

由女仆将众人引至宴会厅,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准确的来说是已经有不少亚人与非人类,而自己一行人类则显得格格不入。

女仆一路将吉克尼夫引到魔导王面前,随后欠了欠身子退了下去。

“吉克尼夫,觉得这晚宴如何?”宴会的主人发出了疑问。

“……气氛非常热烈!魔导王陛下。”吉克尼夫斟酌着说:“是在其他国家都难得一见的晚宴。”对,很难想象其他地方还能见到哥布林,矮人之类的亚人出现在这种本该充斥着贵族的晚宴上,更别说还有些奇奇怪怪的魔族和死亡骑士,死者大魔法师之类的了!

“嗯!”魔导王点点头:“吉克尼夫觉得不错就好,还有你可以直接叫我安兹。”

“……”吉克尼夫觉得脑中混乱极了,这个男人又再筹划着些什么?从他的眼中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要喝东西吗?”魔导王微微歪头看着吉克尼夫。

“酒就可以!”吉克尼夫觉得自己现在需要酒精来麻痹大脑,好让自己不被各种各样的可能压垮。

魔导王招手让女仆送来酒水,为他和吉克尼夫各拿了一杯。将酒杯递到吉克尼夫手中后,魔导王开口说:“关于帝国成为魔导国附属国这件事,我有点各人看法。”

本来送到嘴边的酒杯停了下来,吉克尼夫直直的盯着魔导王,等待着他之后的话,这是对自己的最后通牒。

“我可以给帝国最高的自治权!”魔导王边说边用自己手中的酒杯轻轻碰了吉克尼夫手中的酒杯一下,发出了酒杯相撞的细微清脆的声音,然后轻笑着说:“你觉得怎么样?”

热闹的宴会现场突然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吉克尼夫。不,更准确说是吉克尼夫手中的酒杯。魔导王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大部分人立刻避开目光,回到了各自正在干的事上。却还是有人忍不住偷偷的看向吉克尼夫与魔导王。尤其是守护者们更是明目张胆,迪米乌哥斯显得非常吃惊,随后立刻进入了思考状态,因为他把手放在了嘴边上。而雅儿贝德则是难以理解,加上嫉妒成魔表情扭曲,其他人更是陷入了呆滞,尤其是马雷张着嘴老半天都合不上。

吉克尼夫两只手此刻则同时握着酒杯,杯中的液体还在轻轻晃动,不可思议的神色在脸上蔓延开来,魔导王安兹.乌尔.恭到底知不知道他刚做了什么?

这个想法一出现,立刻被吉克尼夫自己否决,这个男人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求婚,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吧!不对,现在应该在意的是一个不死者对一个生者求婚?吉克尼夫握在手中的酒杯像是烧红的烙铁一样烫手,自己应该立刻丢了它。吞了口唾沫,吉克尼夫并没有真的丢掉酒杯,如果现在自己丢掉酒杯,事情将会顺着魔导王的意思进行下去,自己将完全失去国家的领导权,变得和圣王国现在的圣国王一样的处境。

放下酒杯,我必须放下酒杯,吉克尼夫心里叫嚣着,难道为了权利自己就要与一个不死者结合吗?可是那是自己从十五岁开始奋斗至今的事业,失去了作为皇帝的权利,自己还能做什么?

抬眼看眼前的不死者,他眼中红色火焰仿佛在熊熊燃烧,他在等我做出决定,这个认知让吉克尼夫瑟瑟发抖,胃绞痛不止。

“你觉得这项提议怎么样?就算是这次吉克尼夫为了两国友谊出兵的谢礼如何?”魔导王似乎失去了耐心。

吉克尼夫勉强用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应该是笑了吧!连他自己都不敢肯定自己是否真的笑了,那个借口果然是瞒不过的。现在的自己还有选择的权利吗?是想当一个傀儡,亦或者保留一部分权利,等来日放长?

想到这里,吉克尼夫已然决绝的说到:“魔导王陛下的美意,在下感激不尽。”说罢就将酒杯往嘴边送。

“陛下……”是‘雷光’骑士巴久德·佩修。

吉克尼夫知道他要说什么,手却没有停止动作,一仰头将一杯酒喝干。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吉克尼夫在心里默默地确认。

“我和吉克尼夫你果然很投缘,所以再说最后一遍,叫我安兹。”

“……魔……安兹陛下,关于今晚的仪式,我想现在就下去准备,您是否准许?”吉克尼夫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现在必须赶紧吐一次才好。

“……好,有什么需要任何女仆都可以帮助你。”

吉克尼夫点点头便行色匆匆的离开了宴会的现场,被门口的女仆带领前行不久,走廊上突然传来不可思议的震动和仿佛墙壁倒塌的声音。

评论 ( 23 )
热度 ( 278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