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2[安兹X吉克尼夫]

    我后悔了,真是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我已经写不下去了,很多地方都出现了不忍直视的错误,文笔渣到自我厌弃啊!

  总之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看前需谨慎!

                  ———————————————
身为纳萨里克大坟墓之主的死之统治者安兹.乌尔.恭,此刻正坐在耶.兰提尔原市长公馆的市长办公室桌前,双手捧着一本书边看边不由点头赞成,嘴里断断续续细声呢喃到:“原来如此……嗯,这种情况……嗯嗯说的不错……”

正看的入神却听到敲门声,安兹连忙合上书,然后将这本名为《上流社会人际交往关系》收了起来。

安兹班的女仆已经走到门前,然后对自己的主人说到:“纳萨里克大坟墓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大人请求觐见安兹大人。”

“准许觐见。”安兹摆出王者坐姿,这是观察吉克尼夫之后自己特意练习过的。

洁白礼服的黑发美女进来后便立刻行礼道:“听到安兹大人传唤,我便立即飞奔过来了。”

雅儿贝德脸颊上泛着微微的红色,看来的确是来的很急,安兹有些过意不去便决定给她一些口头上的嘉奖:“做的不错雅儿贝德,我对你这样做感到十分的欣慰!”

“啊!安兹大人……”雅儿贝德脸颊更红,神色陶醉的问道:“您传唤属下前来是有什么事吗?难道说……莫非说……安兹大人……”

雅儿贝德不仅脸颊潮红,双眼中也染上了情欲。安兹久经历练已经知道接下来大概会发生什么,如果被雅儿贝德扑倒,脱身将会变成一场闹剧。嗯!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一再重演,于是安兹干咳一声用威严的声音说:“的确是有事需要你去做。”

闻言雅儿贝德立刻恢复了平日镇定自若的样子说:“安兹大人请您吩咐。”

安兹一边佩服雅儿贝德情绪转换的速度,一边将自己传唤她来的目的告诉她:“帝国皇帝吉克尼夫两天后就要到访耶.兰提尔,接待事宜我希望由你主持。”

“是!”雅儿贝德低头领命,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那个敢在无上至尊不在期间宠宠欲动的家伙……

“另外由于只有雅儿贝德有参加过人类宴会的经历,我还希望你帮助赛巴斯料理一下关于晚宴的事宜。”安兹在心里衡量是否给雅儿贝德的任务太过繁重,可惜迪米乌哥斯现在还在圣王国处理之后的事宜,所以也是没办法的,在这种方面自己实在是太不擅长,如果硬着头皮去做很有可能会搞砸,而自己在守护者面前将会颜面扫地,一想到长久以来的坚持将会付之一炬,心里就莫名的轻松。但是一想到守护者们崇拜的眼神,安兹又实在没办法真的破罐子破摔。在铃木悟曾经生活过的世界,就有过这样的例子,小孩子忽然发现一直憧憬的人是个败类,性格上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扭曲,一想到亚乌菈和马雷很可能因为自己的失败而毁了可爱的性格,就坚决的认定,绝不能让孩子们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废物。

“属下明白。”

“衷心的感谢你雅儿贝德。”安兹松了口气,看到雅儿贝德因为自己刚说完的话又立刻兴奋起来的神情,背上一凉连忙说:“好了,你可以退下了!”

“是。”雅儿贝德一脸愉快的离开了安兹的办公室。

安兹才又拿出那本被自己藏起来的书再次翻看了起来,一起喝酒能促进双方交谈时的气氛。原来如此,安兹有点点头将这句话记在没有大脑的脑袋里。接着看到,在谈话时有效的干杯举动可以更一步推进双方关系融洽,让交谈的事宜成功率大幅度提高。

这本书也版权超过七十年因此收录到图书馆中的,但是对现在的安兹来说实在太实用了。接下来他要接待的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皇帝,可不是自己这种莫名其妙当上国王的人能匹敌的,一定要做到不丢失国家颜面的同时,也要保留住吉克尼夫对自己的友情。

虽然自己此前假死都是形式逼迫,但除了知情者外,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可是货真价实的死掉了,据说卡恩村的村民还为自己办了追悼会。而在这种教国趁火打劫的时候,吉克尼夫却做出了要帮助自己的决定,这是多么高尚的情操。虽然就是帝国不出兵,耶.兰提尔也会毫发无伤,但吉克尼夫都做到这种地步了,于是安兹决定要好好守护自己在异世界得到的这份友谊。

但是巴哈斯帝国成为魔导国附属国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那么自己能做的就是让吉克尼夫继续自己管理他的国家了,只是名义上的附属,吉克尼夫应该会接受吧!

……

虽然已经知会过迪米乌哥斯,让他不用对吉克尼夫一行人使用统治咒语。安兹觉得既然两人已经是这么要好的朋友了,就该给对方以敬意。

但吉克尼夫突然的低姿态还是让安兹很惊慌,自己是那里想错了吗?如果是朋友的话,根本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吧!难道说吉克尼夫其实是讨厌自己的,可既然讨厌自己,又为什么要出兵帮助魔导国?安兹想不通,懊恼的情绪一时间达到了顶点,却被突如其来的压制了下去。

一边跟吉克尼夫寒暄,一边对迪米乌哥斯使了个眼色。不愧是迪米乌哥斯,立马就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允许起身。” 吉克尼夫与身后骑士依次起身,站姿优雅的对安兹说:“能受到魔导王陛下的邀请,实乃在下的荣幸。” 安兹一边默默将这个站姿记住,看来私下练习的东西又多了一样,有吉克尼夫这个范本实在是太好了。安兹真的非常感激吉克尼夫,方方面面的感激,于是起身用自己最大的敬意说道:“这次还要感谢吉克尼夫派兵支援,请接受我崇高的敬意。” 吉克尼夫微笑着说:“这是身为盟友本该做的,魔导王不必客气。” “是嘛!”安兹有些疑惑的看着吉克尼夫,他的脸色煞白,似乎是不太舒服的样子,上次自己在角斗场见到他时他的脸色也不太好。难道说是生病了?难道说他是带病工作,这也太敬业了吧!出于对朋友的担心,安兹担忧的问道:“吉克尼夫你的脸色不太好,是那里不舒服吗?” “只是长时间坐车,有些不适应罢了。魔导王陛下无需挂心,稍作休息就能复原。”

“是这样啊!”听到吉克尼夫这样说,安兹总算是松了口气,不由感叹道:“从帝国一路过来的确路途遥远,劳累是理所当然的。既然如此,吉克尼夫就趁现在先休息一下吧!晚些时候还有为了迎接你而设下的晚宴,到时候我们再聊吧!” 吉克尼夫颔首对安兹致意道:“多谢魔导王的美意,我们一行人的确需要休息。”

迪米乌哥斯看了安兹一眼,得到安兹点头允许后说道:“允许汝等退下!”

等吉克尼夫一行人彻底离开后,安兹又问站在一边的大总管:“雅儿贝德,晚宴准备的怎么样了?”

“随时都可以举办宴会!”雅儿贝德干练的回答。

“是嘛!”安兹满意的点点头说:“这件事辛苦你和赛巴斯了!”

“这是身为侍奉无上至尊的荣耀!”赛巴斯荣辱不惊,得体的回复了安兹。

在看雅儿贝德,则是满脸潮红陶醉的开口:“安兹大……”

安兹预感到自己要是不阻止,雅儿贝德很可能又会胡闹起来,可接下来自己还要预习一遍晚宴的注意事项,绝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虽然觉得很对不起雅儿贝德,但安兹还是急忙开口制止了雅儿贝德的话:“好了!就到这里,接下来还有很多事宜要忙,请大家继续加油!”说罢,安兹就匆匆的迈着从容的步伐离开。

……

在女仆将吉克尼夫引导至安兹面前的前一分钟,安兹还在脑中预演着从书中获得的知识,确保到时候能万无一失的正常发挥。

安兹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金发青年,见他似乎因为现场环境的因素,引起了稍许的不安感。在心里偷偷比了个亚乌菈常做的胜利手势。第一项条件达成,在极度陌生的环境里,人会对自己认识的人产生依赖感,就算这个时候两人还不相熟,但对于其他陌生人来说显得更加容易亲近,这个时候只要主动搭讪,谈话效果会非常愉快。安兹故作轻松的问眼前有稍许彷徨的金发青年:“吉克尼夫,觉得这晚宴如何?” “……气氛非常热烈!魔导王陛下。”吉克尼夫似乎还是有些不安,但还是认真回答了安兹的话:“是在其他国家都难得一见的晚宴。” “嗯!”安兹点点头,大概是在场的亚人和不死族还有魔物的缘故吧!这种晚宴的确不常见到,现在自己要进一步攻陷吉克尼夫,让两人的友谊根深蒂固,他可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唯一一个没有因为自己不死者身份而抱有成见的家伙,是个不错的好人:“吉克尼夫觉得不错就好,还有你可以直接叫我安兹。” “……” 最怕空气中突然的沉默,安兹有些懊恼,是我操之过急了吗?不行,必须赶紧补救才行:“要喝东西吗?” “酒就可以!” “呦西!”安兹在心里大叫,到喝酒环节了,这个环节是自己最擅长的。曾经作为铃木悟时陪客户喝酒的次数,多的自己都数不清,比起之前只停留在纸面上的理论,显然这个实战操作更适合自己。招手让女仆送来酒水,安兹帮两人各拿了一杯,将其中一杯递到吉克尼夫手中。确认吉克尼夫拿好酒杯后,安兹开始进行他的下一个环节,先跟对方示好,拉拢住对方的心。关于这一点,当然是帝国的统治权最有效力,于是开口说:“关于帝国成为魔导国附属国这件事,我有点各人看法。” 果然成功引起了吉克尼夫的兴趣,他向自己投来了目光,似乎等着自己接下来的话,安兹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让吉克尼夫高兴:“我可以给帝国最高的自治权!”果然,安兹满意的笑了起来,吉克尼夫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他想必还没回过神来,这个时候与他干杯应该是最恰到好处的时候,于是安兹立刻付诸行动,轻轻用自己的酒杯碰了吉克尼夫手中的酒杯,又用自己最和煦的口吻说:“你觉得怎么样?” 咦!奇怪?宴会现场怎么突然这么安静?安兹好奇的往四周扫了一眼,所有人好像都在看着自己和吉克尼夫这边,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吉克尼夫。不,更准确说是吉克尼夫手中的酒杯。可随着安兹的视线扫过,所有人又立刻像没事人一样干起来各自的事。安兹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奇怪在那里,索性不管了。再看吉克尼夫,他双手同时握着高脚酒杯,但动作依旧显得优雅。安兹下意识想学一下这个动作,随后又立马意识到当面模仿别人很不礼貌,强行收回已经抬起的左手,将目光移到吉克尼夫的脸上。

哎!怎么眼眶红红的,感觉要哭出来的样子。能拿到帝国最高自主权真的这么感动吗?安兹对吉克尼夫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真是个感性的人啊!除了感动之外,他似乎有些犹豫,果然是这样啊!吉克尼夫也不能免俗,好处太大时反倒接受不了吗?那自己给他个台阶下好了: “你觉得这项提议怎么样?就算是这次吉克尼夫为了两国友谊出兵的谢礼如何?”

吉克尼夫似乎接受了这个说辞,露出一个漂亮的微笑,彬彬有礼的回复:“魔导王陛下的美意,在下感激不尽。”说着就举起酒杯要喝。

“陛下……”仿佛是吉克尼夫随行的一个骑士突然叫了一声,安兹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声。是在担心我下毒吗?虽然有些能理解对方骑士的心情,但是安兹还是有些生气了,我在你们心里就是这种卑鄙的家伙吗?等再看向吉克尼夫的时候,他的酒杯已经空了,嘴唇上还有因为喝酒而沾染上的湿润痕迹。

吉克尼夫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样,也就是说他真的很信任我,哎呀!实在很让人感动!安兹开心的对金发青年说:“我和吉克尼夫你果然很投缘,所以再说最后一遍,叫我安兹。”

“……魔……安兹陛下,关于今晚的仪式,我想现在就下去准备,您是否准许?”吉克尼夫将手中酒杯放下。

仪式?什么仪式?安兹茫然的看着吉克尼夫,难道说刚才自己听漏了什么?果然在交谈时不该分心多想的。吉克尼夫目不转睛注视着自己,突然让安兹觉得很羞愧,一定是他说了很重要的话,而我没有听到。总之现让他去准备,剩下的事有雅儿贝德和迪米乌哥斯在,自己只要见机行事就好: “好,有什么需要任何女仆都可以帮助你。”

吉克尼夫点点头便带着一行人从容的离开了宴会现场,直到看不到身影后,安兹这才走到守护者们的聚集处,刚想开口用今晚的仪式准备的如何的问题来套取情报。

雅儿贝德却突然面色温柔的说:“安兹大人,属下有事要离开一下。”说罢便匆匆离去。

既然雅儿贝德有事那就没办法了,安兹把目光投降貌似正在思考问题的迪米乌哥斯开口才叫出了名字:“迪米乌哥斯……”

“安兹大人,属下明白了,现在就去把那个道具从宝物库取来。”

啥⊙∀⊙?你要取啥⊙∀⊙?安兹很想大声问出来,因为其他守护者都一脸了然的样子,难道只有我不知道吗?咦!夏提雅为什么在哭?安兹还来不及细想,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接着又是一声墙壁倒塌的巨响声。哎!到底发生了什么⊙∀⊙?

评论 ( 15 )
热度 ( 184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