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6[安兹X吉克尼夫]

  来呀!又到了放飞自我的时候了。什么仿原著文风,不存在!哈哈哈哈哈哈……

                   ——————————————

安兹完全顾不上再次掉下来的下巴,非常用力的将愕然的吉克尼夫关在门外。

潘多拉却并未受到影响,继续高歌:“……保重贵体,Schönheit wird sich nie ändern!”

好难为情!安兹用一只手捂上眼睛,一边将自己脱臼的下巴骨送回原位。

“父亲大人,我表现的怎么样?母亲大人会不会感到非常满意?”潘多拉语调高扬,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安兹身上不断闪烁的绿光。

真是不肖子!平息下来的安兹此刻觉得非常无力,但还是对潘多拉强调:“潘多拉,我不是说过在外人面前不要称呼我父亲大人吗?”

潘多拉不解的歪头看着安兹回答:“可是母亲大人不算外人吧!”

“……我和吉克尼夫还只是婚约状态,而且没有男人愿意别人称呼他母亲大人的。”安兹解释的非常苦恼,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起更好的解释。

“可是很快就会结婚不是吗?”

“……好了!”安兹用强势的声音说:“这个话题就到这里,你这么急着来找我,想必有什么重要的事吧!说来听听。”

“父亲大人已经没事了!”潘多拉又行了个夸张的军礼。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只是来向母亲大人请安的!作为父亲大人的儿子,怎么能不尊重您的妻子?”

“所以说以后在有人的地方不要叫吉克尼夫母亲大人!”安兹做出了最终的妥协:“还有,如果你尊重他,至少说他是我的配偶,妻子什么的称呼男人太奇怪了!”

“谨遵父亲大人!”潘多拉再次合拢脚跟发出响声,同时对安兹行了又一个军礼。

安兹再次用手捂上眼睛,挥挥另一只手示意潘多拉可以走了,这个自己设计的NPC,反倒成了众多让自己胃痛的罪魁祸首之一。

潘多拉离开后安兹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让吉克尼夫见到这么丢脸的儿子,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是不是已经崩坏了?说实话安兹的确是有些在意的,在大约明白吉克尼夫可能喜欢自己的之后,安兹从内到外审视了自我,可也没找到吉克尼夫到底为什么喜欢自己的原因。是不是我会错意了?安兹抬手摸摸自己没有皮肉的脸,可要是吉克尼夫不喜欢我,又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向我示好的事?甚至还喝了我的求婚酒,虽然自己当时不知情。可这副摸样的我到底有什么好?能让吉克尼夫这样的美人喜欢,关于吉克尼夫是美人这点潘多拉倒是实话实说。

任由安兹班的女仆帮自己更衣,安兹想的几乎全是与吉克尼夫相关的事。昨晚的交谈不止让安兹知道吉克尼夫大约是喜欢自己的,还了解到他虽然有个很酷的“鲜血帝”外号,其实是个对自己子嗣们很温柔的父亲。吉克尼夫在安兹心里的好感度又拔升不少。但做夫妻什么的,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应该多留他一段日子,让他不能回国与他的妾室们断绝关系。在这段时间内,只要自己完美解除这个因为误会产生的事件就好了!我真是太聪明了!安兹忍不住笑出声。

“安兹大人心情真好!看来昨晚与王妃大人过的很愉快呢!”安兹班女仆衷心的感叹。

“……我和吉克尼夫还处于婚约状态,所以现在没必要这样称呼他。”安兹突然有些隐约的胃痛。

“可是,不是很快就要结婚吗?”

“……”耳熟的问题,安兹已经无力吐槽,得尽快解决这件事,不然还不知道会闹到什么地步呢!

……

在正式的会谈前,安兹准备与各位守护者们先开一个会议,这是非常有必要的。自己必须婉转的告诉守护者们,吉克尼夫与自己还只是婚约状态,千万不要做出任何超出原先范围的事,还当他是帝国皇帝就好。

给守护者们讯息后,安兹才慢慢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心里却不自觉的纠结起吉克尼夫到底是不是喜欢自己,虽然自己并不是想要和他真的结婚,但这件事意外的让安兹在意,自言自语的说:“要是有能让我咨询的对象就好了……”

守护者们首先被排除在外,如果问他们的话肯定会得到偏离现实的答案,而且除了赛巴斯有点恋爱的经验外,其他人的恋爱经验几乎等同于零。说起自己认识的有经验的人,就只有萨留斯.夏夏和恩菲雷恩了。萨留斯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毕竟蜥蜴人和人类还是很不同的,听说他们的求偶方式是互相鸣叫。想到这里的时候,安兹恨不得捶胸顿足,为什么我连蜥蜴人的求偶方式都理解过来,就不能好好理解一下人类的求婚方式?最后剩下的就只有恩菲雷恩了,安兹决定今晚偷偷溜出去找他。

女仆恭谨的打开办公室的门,安兹进去后发现守护者们已经都到了,而且每个人的神色都很值得玩味。安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看守护者们排列好自发的跪拜后说:“好了,各位都起来吧!”顿了一下,确认守护者们都起身后安兹才又说:“今天叫大家来的目的,想必各位守护者心里都很明白,所以说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安兹大人!”首先开口的是夏提雅:“我不明白您为何要迎娶那个劣等生物?如果那么喜欢平努的话,即使雅儿贝德办不到,我也是……”

“放肆!”迪米乌哥斯呵止看起来很激动的夏提雅:“安兹大人这么做当然是有计划的。夏提雅,你是在质疑无上至尊的智慧吗?”

“不……”夏提雅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安兹一直觉得今天的夏提雅怪怪的,直到现在才意识到她平时高耸的胸部如今竟然平平如野,而平努这个词,则是自己说贫乳时不小心咬到了不存在的舌头产生的误会。她一副做错事的自责神色,让安兹有深深的罪恶感,于是连忙开口安慰她:“咳!夏提雅,不用为此自责,毕竟你并不知道我的计划。”有计划才有鬼,安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要如何才能摆脱现在的处境。

“不能理解无上至尊安兹大人的计划,属下真是羞愧万分。”夏提雅真的羞愧的低下头。

“那么关于给帝国最大自治权这件事,各位还有什么提议?”安兹试图将话题拉向正途。

“关于这件事,我赛克特斯无异议!只是,有一件事……”赛克斯特抬头看看安兹,见他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才继续说道:“属下认为,纳萨里克大坟墓现在最优先的事,应该是将雄性也能生孩子这件事投入研究,然后不惜任何代价的研究出成果。”

“咔”安兹的下巴再次脱落。

评论 ( 21 )
热度 ( 165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