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8【安兹X吉克尼夫】


  对,我就是刚从小迪的欢乐牧场偷溜出来的快乐的两脚羊,被剥了100次皮真是神清气爽!那个打电话给小迪送我进牧场的家伙,对!就是你,我记住你了,下次带你一起去牧场玩哦!

 
  这两天没有回复大家的留言真的很不好意思,公司马上要放假,事情变得格外多。所以我只能挤时间写文,回复评论就放在我放假后吧!请小可爱们不要大意的给我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吧!爱你们的皮皮包。

                       ——————————————

  不得不说魔导国补修班修补墙壁的速度非常快,吉克尼夫一行人只在那间会议室待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不过吉克尼夫是发自内心的感谢补修班的工作效率,任谁在属下们同情的目光,欲言又止的模样下都会如坐针毡,而且还是在穿着神赐仪式的礼服时。他们脑中想必都在滚动播放自己和安兹.乌尔.恭的打码画面,但自己又不能解释其实啥都没发生,毕竟他们有没问出来,自己突然解释很尴尬的。

回到给自己安排的客房后,吉克尼夫第一件事就是喝胃药,之后才进行了洗漱更衣,这些完了后早餐就已经送了上来。虽然看起来真的十分美味,但吉克尼夫却完全没有胃口,但为了自己不在出使他国期间倒下,还是勉强自己吃了一些,当然因为意外的美味吃的比意料中的多了点。

离正式会谈还有稍许时间,吉克尼夫打算趁此期间稍作休息,毕竟昨晚自己几乎一夜未睡。但还不等他爬上床,侍女就通报“雷光”骑士巴久德来了。

吉克尼夫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计划,让巴久德进来。

“陛下。”巴久德行礼后直起腰后说:“马雷·贝罗·菲欧雷来了。”

“现在?”吉克尼夫有些惊讶,毕竟他才刚确认过对方会在自己回国前来见自己,还以为是会在正式会议之后。

“对。”巴久德也皱着眉头,似乎对对方会此刻前来很不解。

吉克尼夫垂下眼睑微微思索片刻,抬眼对巴久德说:“我现在就去会客厅见他,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是!”巴久德低头行骑士礼说:“我现在就让人准备。”

吉克尼夫点点头,从镜子里看了一下自己的仪容,除了眼睛下面有点青黑外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才迈着优雅的步伐,往会客厅走去。

“马雷阁下,让你久等了。”吉克尼夫挂着自己引以为傲的笑容,虽然这个笑容在魔导王的国度频频失效,但聊胜于无,外交时完美的笑容必不可少。

“不,并……并没有。”少女双手握着木棍法杖,怯生生的看着吉克尼夫说:“吉克尼夫王妃大人,您……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吉克尼夫嘴角微颤,“母亲大人”后又是“王妃大人”真是让人无所适从,但吉克尼夫根本无法反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自己现在的确算是魔导国的准王妃了。看来胃药要换了,自己貌似已经对现在的药产生了抗性,才吃了没多久,胃已经又开始疼了。但吉克尼夫还是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对站在自己对面的黑精灵少女说:“马雷阁下先坐吧!”

“嗯!”马雷认真的点点头坐在了沙发上。

吉克尼夫走了两步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说:“阁下百忙中抽空前来,我真是感激不尽。”

“不……能为王妃大人效力,感到荣幸的是我才对。”

吉克尼夫脑中自动屏蔽了王妃两个字,准备开门见山,毕竟离正式会谈并没有多久时间了。所以吉克尼夫稍稍斟酌了一下语言技巧,就开口说:“斯连教国在攻打贵国之前,已经将森林精灵国灭国的事,马雷阁下是否知情?”

“嗯,有看到过报告。”

吉克尼夫点点头:“既然知道,那就好说了。”吉克尼夫拍拍手,会客厅的门立刻被打开,有几个人鱼贯而入。

“这是?”马雷微微歪头看着眼前几人,除了一个骑士模样的男人外,另外几个则是和马雷长得十分相像的少年们。这些少年面容姣好,尖尖的耳朵表明他们精灵族的身份。

“这是战后被教国奴役的孩子,是我之前与教国交战时解救出来的。”吉克尼夫语气沉重,但又包含着悲悯。

“所以呢?”马雷纯真的看着吉克尼夫。

“……所以,我想……”不对啊!对方不该是这种表现,马雷的表现超出了吉克尼夫的预期。难道她现在不该很同情这些失去家人的同族吗?而且为了能更加吸引马雷这种情窦初开少女的注意,自己可是精挑细选了很久才挑出这几个少年的,就算不同情也该被外貌诱惑才是啊!

“王妃大人?”马雷单纯好奇的眼神闪闪发亮的看着吉克尼夫。

“我是想说,看你能不能收留他们?”总之先诱惑她私自收下这些精灵少年,然后在一点点将她拉入自己织好的网中。

“为什么王妃大人不自己收留他们?我记得帝国有不少森林精灵吧!”马雷眼神纯真到可怕。

“因为……”吉克尼夫头疼的想皱眉,总不能说是为了勾引你叛变,才送你的吧!

“因为?”

“咳!”吉克尼夫清了下嗓子,似乎认识到自己招惹到麻烦的角色了,但还是把脑中的托词讲了出来:“我觉得马雷阁下跟他们同龄,想着同龄人之间比较好交流。而且帝国中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受教国神殿影响,对精灵非常歧视,这种情况并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的,所以觉得托付给马雷阁下更加妥当一些。”

马雷认真听完后又看了看几个森林精灵,有点可惜的说:“都是男孩子啊!不过……”

“……”

“虽然……虽然这是吉克尼夫王妃大人的美意,但是我还是要问安兹大人是否要将他们留下来。”

“要问魔导王陛下吗?”吉克尼夫露出难为的表情说:“万一陛下不同意,他们的处境就会很为难呢!”

“很为难吗?”马雷似乎有所动摇。

很好,吉克尼夫有点小得意,鱼儿终于上钩了。继续着悲悯的神色说:“如果马雷阁下不庇护他们的话,说不好很快就会死掉一些。”

“是吗?”马雷又看了看几个精灵男孩,然后对吉克尼夫单纯的说:“那就去死吧!”

“额⊙∀⊙!”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既然事情已经讲完了。王妃大人,请容许我退下,之后的事我会问过安兹大人后再答复您的!”马雷起身礼貌的行礼。

吉克尼夫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搞砸了!要是魔导王知道自己私底下贿赂拉拢他的属下,以他的睿智一定会立刻洞察自己的图谋,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吉克尼夫实在不敢想。用这一招吉克尼夫曾经成功策反过王国的重臣,这次却压错注了。

这个看似怯懦的少女,实则是个内在非常残忍的人,真是欺诈性的外表啊!

……

两国正式会议时,吉克尼夫已经破罐破摔,结果最坏不过是丢了命,再怎么想也比和一个不死者共度一生要强。

会议进行的非常顺利,关于帝国属国后的邦交,完全都是按着对帝国有利的方向来定制的。虽然到最后,自己的子嗣还是要来魔导国留学,但就两国协议来说,这完全是忽略不计的损失。

会谈全程魔导王都一言不发,似乎将所有事全权交给自己的属下。不过那个青蛙头和雅儿贝德真的非常能干,要是自己国家有这样能干的大臣,自己就可以轻松许多了。

从现在事情的走向来看,魔导王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引诱他属下的事。或者说他知道但并未挑明,这是最恐怖的情况,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又再想什么让人害怕的计划。

会议接近尾声,马雷突然开口说:“安兹大人,我……有事……有事要禀告。”

吉克尼夫整个人精神一怔,看来他此前并不知道。现在事情马上要抖出来了,也就是说之前所谈的两国条例,很可能马上就要全盘被推翻不说,帝国在场的人还都会丢了小命,毕竟谁都不愿意和一个居心叵测人友好交往。 “说吧!”魔导王点头允许了马雷。 “帝国皇帝陛下……”马雷看了一眼吉克尼夫后才接着说:“让我帮忙照顾几个……几个和教国交战后失去父母的森林精灵的孩子,安兹大人是……是否允许我收下他们?” “哦,是嘛!”魔导王安兹也看了吉克尼夫一眼,略微沉默了一下就说:“如果喜欢就尽管收下吧!” “谢谢安兹大人!”女装少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吉克尼夫脸色苍白,他看自己的一眼,一切已经尽在不言中。自己的谋划他全都知道了,但他并不在乎,这是多么自信才能施展出来的威压,吉克尼夫觉得自己快要被这气氛压垮了。

“吉克尼夫,真的很感谢你做的这一切。”魔导王似乎觉得威压还不够,又再言语上给出了更重的压力。 吉克尼夫紧张的说:“不,不用感谢,毕竟那些孩子很可怜,我就想要是能有同样是精灵的孩子照顾,也许会有不错的效果。”

接下来的时间,吉克尼夫都处在恍惚状态中,魔导王到底要怎么对付自己?啊!好想马上回国,躲得远远的或许自己就会从这种丧气的状态中好起来。

会议终于结束了,吉克尼夫跟在安兹身后走出会议室。心里寻思自己该如何措辞,显得不失礼不失态,不引起魔导王怀疑的态度下告别回国。

魔导王却在吉克尼夫之前开了口:“正事都办完了,吉克尼夫你也别急着回国,接下来几天的行程我已经属下们着手安排了,就尽情的玩上几天再回去吧!” “请赎我回绝。”吉克尼夫神色有些难看,被看穿了!但还是徒做挣扎的说:“我必须尽快回国将两国商议好的事办妥。” 魔导王安兹却用游刃有余的态度说:“这些事并没有那么赶吧!上次吉克尼夫来做客我就没有好好款待,这次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就这样回去的。” “……那,那就承了魔导王陛下的美意。”吉克尼夫明白自己无法推脱,只好先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很好!”魔导王安兹开怀一笑接着说:“正式行程还没有拟定,但今天下午正好有一场武王的斗技表演,我们一起去看吧!”

评论 ( 9 )
热度 ( 163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