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9【安兹X吉克尼夫】

  昨晚看完骨傲天后内心久久无法平息,还在想老骨的经费已经充足到可以请考哥跑龙套了吗?有这么多钱,不如拍第三季吧!然后今早就知道果然要出第三季了,真是赞到爆!我的西皮终于要在下一季同框了,现在已经炸成了烟花!哈哈哈……

                    ————————————————

  虽然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但卡恩村的村民并没有按照以往的作息时间进入休息,而是正在举办一场露天party。所有人都在快乐的庆祝,人类村民是由衷的祝福,而矮人除了祝福外更多的则是为美酒折服。虽然食人族被放在了party的最远处,但他们也是由衷的高兴,毕竟今天的肉真的分量很足。对五千多哥布林而言这简直就是一场狂欢,他们的安莉将军怀孕了,这就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它们就要迎接一个小继承人来到世上。

恩菲雷恩则是在场所有人里最幸福的那个人,他最爱的妻子肚子里有了两人爱情的结晶,自己简直就是这世上最幸运的家伙了。人快乐起来真是不得了,平时内向的恩菲今晚格外开朗,不仅和大家说了不少话,还喝了很多酒。

露普斯蕾琪娜·贝塔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吓了大家一跳。

“贝塔小姐?”恩菲醉眼朦胧的回过身,看着这位安兹大人派来的侍者开心的说:“我和安莉马上就要有孩子了!”

“哦呀哦呀!这还真是不得了的好事呢!”露普斯蕾琪娜拍着手笑着道贺,然后才神色严肃的说:“不过恩菲雷恩,现在有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跟我去。”

“重要的事?”恩菲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事比安莉怀孕了更重要的。

“总之现在就跟我走吧!”露普斯蕾琪娜直接拉着恩菲就出了人群,大家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这个时候都已经喝多了,所以就没想那么多。

恩菲被露普斯蕾琪娜带出村子,在村外森林的入口处才停了下来。露普斯蕾琪娜站好后对着前方行礼,然后说:“安兹大人,恩菲雷恩已经带来了!”

“哦!做的非常好露普斯蕾琪娜。”安兹的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

恩菲摇摇晃晃的抬头,这才看到魔导国的国王陛下现在正坐在一个树杈上。

“好了,接下来我要和恩菲雷恩交谈的事非常机密,露普斯蕾琪娜你先退下吧!”安兹顿了一下又说:“或许你可以到村子里和大家一起玩。”

“是。”露普斯蕾琪娜又行了礼后就立刻消失在两人眼前。

露普斯蕾琪娜离开后,安兹立刻从树上跳了下来,然后在恩菲面前站好后说:“恭喜你恩菲雷恩!”

“谢谢你安兹大人!”恩菲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低下头。

“这真是件可喜可贺的事,之后我会送上贺礼来正式祝贺你们。”

恩菲的酒醒的差不多了,诚惶诚恐的说:“怎么能让安兹大人为这种事劳心?”

“不必推辞,你对纳萨里克大坟墓做出的贡献应该得到奖赏。”

“十分感谢安兹大人的厚爱!”

“好了!”安兹抬手止住恩菲的动作说:“其实我今天前来是有事想要向恩菲雷恩你请教的。”

“哎!有事请教我?”恩菲从长长的刘海后露出惊讶的眼神。

安兹点点头,随后弄出两张椅子示意恩菲坐下后才开口说:“啊!还真是让人伤脑筋。”

恩菲惊讶的眼睛又睁大了几分,能让魔导王陛下感到伤脑筋的事?绝对是很不得了的事,恩菲变得十分紧张,我真的能帮到安兹大人吗?手心里沁出了细细的汗水,如果回答不了会不会让安兹大人很失望?

“事情是这样的。”安兹似乎有些苦恼的样子:“我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他见到我时总是很紧张。还有就是他以前最狂热的斗技表演,和我一起看的时候却显得很冷静,而参与斗技的其中一方还是他的偶像。但是我说过的话,即使只是玩笑他也会放在心上。最近……”

“哎?只是朋友关系吗?”恩菲激动的靠近安兹,很认真的说:“怎么看都是对方在喜欢安兹大人吧!见到喜欢的人紧张,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时就会变得矜持,但对方的话每句都会很认真的对待!”

“啊!”安兹诡异的沉默一下也很认真的回问:“真的是喜欢?”

恩菲郑重的点点头:“当时我还在暗恋安莉的时候,每次见到她也会非常紧张,甚至连话都说不好。您这位朋友的反应几乎和我一模一样,请安兹大人再想一下,他是对您才有这种态度,还是对所有人都是这种态度?”

“……”安兹貌似陷入了思考,片刻后才郑重的对恩菲道谢:“真的很感谢你为我解答困扰!”

恩菲也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大事,原来安兹大人也有这么平凡的苦恼。心里为自己成功帮安兹解惑高兴,又为喜欢安兹大人的人有些担忧,于是恩菲决定再给安兹一个忠告:“可是既然知道对方已经很喜欢您了,但我还是要对安兹大人说,如果您真的对他没有感觉的话,请迅速果断的拒绝他,虽然这样会让他沮丧一段时间,但总比越陷越深却得不到回应的痛苦好的多。”

“是啊!”安兹赞成的附和道:“没有爱情的婚姻真的很不可取,这样两个人都很可怜的。”

“婚姻?”

“咳!口误,请你不要在意。我本来要说的是……”安兹显得有些慌乱,但随后闪过一阵绿光后又冷静的说:“算了,这件事真的十分感谢你恩菲雷恩,但抱歉,还是请你忘记吧!”

“忘记?”恩菲还在思索这个词的含义,突然就觉得醉意又忽然回来了,迷迷糊糊看了看了四周:“咦?我怎么会在黑森林的边缘?”虽然这里现在有安兹大人的死亡骑士守护,变得非常安全,可也不能久留。

一定是我喝多了,太兴奋才会不知不觉跑出了村子的,安莉一定在到处找我,我得赶紧回去才是!恩菲边想边歪歪扭扭的往村子里走去,可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点什么,怎么想都觉得想不起来。

直到恩菲走出很远,森林阴影下的安兹才拍拍胸口:“真险!真险!”

评论 ( 19 )
热度 ( 132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