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掌灯说 《少年不识爱恨》番外


  这篇是以路人视角来写,ooc预警,人物崩坏预警,原创人物预警。

   特别想给旭润一个正大光明的结局,但亲兄弟这一关在我心里一直过不去,这才这么安排了。

  私设卯日星君是三足金乌,他母亲自然就是羲和,既然已经生过十个太阳,那再让她生一个也是可以的吧!(∗ᵒ̶̶̷̀ω˂̶́∗)੭₎₎̊₊♡

  对了,谁说天后就不能攻的!

                    ————————————

  祁玥恍恍惚惚发愣,忽被推了一把才回神,扭头便瞧见掌灯仙子怒视着他。

“好你个祁玥,眼见天帝陛下便要来批阅奏章,你竟在这里偷懒,还不快去研墨!”掌灯仙子说着便要拧祁玥耳朵,恨铁不成钢模样:“虽说你我是血亲,但敢延误时辰被治罪,我亦是不会为你求情。”

祁玥慌忙躲过掌灯仙子魔爪,虽说天帝威严冷清,但惦念自己这份差事的仙侍甚多,便赶忙往书桌去。

“把口水擦干净!”掌灯仙子真想狠狠敲敲自家弟弟的榆木脑袋。

天帝总喜夜静时批阅奏章,亦不喜有人伺候在侧,侍候的下侍便有了提前准备的习惯。掌灯仙子点亮案前青灯,正调灯芯长短,祁玥忽然开口道:“阿姐,我今日见到天帝陛下笑脸了。”

掌灯闻言一愣,心下不由妒忌,自己来天帝御书房当差三千余年,也才近年远远瞧见过天帝笑颜二三。不成想这小子才当差月余便有幸得见,真是恨死人。心头不由忆起那笑颜,只是浅淡弯唇,眸似璀璨星子,便是一见误终生,不见终生误。

“阿姐?”祁玥半响不得回复,抬头便见掌灯竟痴痴笑着,不知所思何事。

被唤方才醒悟,掌灯微红面颊故作冷静道:“算算时日,想是蚀日星君要来当值。”

“蚀日星君当值?”祁玥一时不明掌灯仙子意思,边是研墨边是不解瞧着她。

掌灯索性放下手头活计,坐在祁玥身侧道:“定是不会有错,蚀日星君来了,天帝陛下今晚便不会过来。”

阿姐平日尽职恪守,突然玩忽职守,道叫祁玥甚是新奇,想来定是与蚀日星君有关。自己来此时日不多,却亦晓得天帝陛下端是威严。曾闻其他同僚仙侍所说,天帝陛下数万年冷着脸,亦是近年才偶展笑颜,凡是见过的都津津乐道,颇有朝闻道夕死足矣之感。心下便记住了,本以为怎生也要熬个数百年才见得,怎想不过区区数十日后便见到了。方知所言非虚,现在自己便是满脑子皆是那笑颜,怕是中毒了。

思及阿姐道是蚀日星君要来,自己才见了这笑颜,便甚是不服气问到:“这蚀日星君到底是何人?何故我在六界通史中从未学过?”

掌灯瞧自家弟弟没见过世面模样,不由几分自得,心里不免炫耀:“蚀日星君可大有来头!”见祁玥手中动作停下,全神贯注瞧着自己,掌灯满意道:“他是昆仑大帝帝俊与羲和神母的幼子,天帝陛下将来的天后。”

祁玥端是听的满头雾水,便觉得自己当真孤陋寡闻,该是不耻下问:“羲和神母育十子,为后羿射杀九子,只余幼子卯日星君,何来蚀日星君一说?且不说这些,天后不该是女神才可吗?天帝陛下何故要与男神婚配?阿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瞧那六界通史也该再好好修订一番,怎生消息如此落后,蚀日星君出生到现在亦快千年,怎生还无他的记载呢?”掌灯颇为得意,祁玥所问之事,她倒是知道甚多。可惜自己昼伏夜出亦没什么人可说道,现在终得了个听客,便滔滔不绝道:“天后天后,何处便说非要女子才可?天帝陛下都说,天后便是天帝身后之人,又与男女何关?”

祁玥听的颇为茫然,幼时曾闻天帝与花神有一段过往,又听长辈道上元仙子才是天帝良配,怎生会突然眷恋上个不足千岁的小仙君?这情史不可谓不乱,便越发好奇其中原委,忙问掌灯:“阿姐,天帝陛下与那蚀日星君到底怎生回事?快给我讲讲。”

“此事道来话长。”掌灯并不推诿:“我所知也不过一二,只知天帝陛下似是想救何人,却不得其法,便多次求见上清天斗姆元君。怎奈斗姆元君避而不见。直到数千年前,斗姆元君开坛讲法。天帝陛下本欲借此见斗姆元君,却不想被羲和神母搅和了。”

说到此处掌灯不由想笑,那段时日可真是叫人啼笑皆非。祁玥正听到关键处,便急迫问道:“怎么搅和了的?”

“羲和神母拉着天帝陛下,非要让他与自己幼子结个婚约。”掌灯捂嘴笑道:“那时蚀日星君还未出生,就连卯日星君也被自家母神吓得不轻,又觉得颜面无存躲了许多时日。下界为此洪涝许久,被参了好几本这才又好生当值。直到后来蚀日星君出生,这误会才算解了。”

“可陛下又怎会答应和蚀日星君的婚约?”祁玥还在纠结将来天后是男神。

“陛下初时当然是不答应的,昆仑大帝亲自上门,陛下亦是推脱不应。”对此事掌灯亦是有些困惑,但还是蹙眉将自己所知之事道出:“但后来,羲和神母抱着刚出生的蚀日星君寻到九霄云殿。当着众仙家的面说,身怀蚀日星君时,曾梦九日逐凤落桑榆。天帝竟就答应了此事,还闻月下仙人府上仙侍道,见小仙君脚裸上有红线直系天帝脚裸,便是天作之合。”

祁玥听的神乎其神,端是觉得上神的世界自己理解不了。还想再问细些,却闻有脚步声来,掌灯仙子便赶忙起身将青灯罩好,示意祁玥快些研磨。

“兄长?”一黑衣少年推门入内,却只见两个下侍。

“见过蚀日星君,天帝陛下今日还未来此。”掌灯仙子赶忙行礼。

黑衣少年微显失落,便摆摆手自顾自的又走了。

祁玥不曾想今日八卦的另一位也被自己瞧见了,黑衣少年端是意气风发,一双凤眼神采飞扬。容貌亦是好的很,此刻看来与天帝陛下当真般配无双。只是不明,何故他叫天帝陛下兄长?

……

第二日祁玥方知蚀日星君当值是何景象,虽知是双日凌空,卯日星君的万丈光芒却被蚀日星君遮蔽的不见丝毫,原日食便是他当值所致。

撞见蚀日星君与天帝陛下实属意外,祁玥只是想抄近路去御书房罢了,却不想见到他人想都不敢想的情景。

蚀日星君抱着天帝陛下撒娇道:“兄长,我不想回昆仑去!”

天帝陛下笑的宠溺,目中似含春晖安抚道:“凤儿,此刻便不要任性。待你千岁诞辰过罢,你我成婚你便可长居天界。现在就多做忍耐,我过些时日便去看你。”

“兄长……”蚀日星君叫着便吻上天帝,吓得祁玥原路反折……

又百年,时如逝水匆匆过。

天帝天后大婚!

评论 ( 5 )
热度 ( 276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