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兹X吉克尼夫】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22

  前文索引

  
  难产了好几天的22章终于写完了,实在是很久没写,找不到感觉,写的很尴尬。

  不过我会尽快找到感觉的。日更肯定是不能日更了,毕竟最近加班忙,但我有时间就会写,尽量一个星期更两到三章吧!

                       ——————————————

  安兹告别吉克尼夫后就立刻回到耶.兰提尔,龙王国莫名其妙成为附属国的事,让他一时有点搞不清状况。所幸之前有帝国突然成附属国的先例,所以这次并没有上次那么慌张。

但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因为之前并没有要将龙王国纳入国土的计划,所以安兹此刻两眼一抹黑。还是交给迪米乌哥斯和雅儿贝德稳妥些,这样想着就直接给雅儿贝德和迪米乌哥斯各发了一个信息。

坐在办公室安心理得的等了一会,两人果然行色匆匆的赶了过来。

行礼后由雅儿贝德先开口:“安兹大人,您传唤我们本该立刻飞奔过来,但刚才我和迪米乌哥斯正好都不在耶.兰提尔,这才耽搁了您宝贵的时间,请您原谅我等的失礼。”

安兹微微皱眉,不在耶.兰提尔?微愣了一下才想起,这两人各自有很多重要工作在身,那像自己这样无所事事,良心不免有点痛。最近光想着和吉克尼夫谈恋爱,工作上的事全都丢给了两人,真是个不合格领导人。

“咳~”安兹清了清自己没有的嗓子,觉得极有义务关心一下自家的员工近况,免得他们又要做什么,到时候被安排的太明白反而让人很苦恼,用练了无数次的沉着语气说:“无妨。我现在想知道你们的工作都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是。”两人相视一眼,还是由雅儿贝德先开口:“王国现在有近半贵族都被八指控制,我正在步步引导剩余贵族间的矛盾。国王因为之前卡兹平原一战失利,现在民众的支持度降到低谷,可以说内乱一触即发。若此刻出手的话,必定万无一失的将王国所有版图纳入魔导国的国土之中。”

等等!我错过了什么?虽然之前就有计划将王国慢慢蚕食,这才多久就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最近都没好好看属下们送来的报告,安兹不由吞了口唾沫强制自己镇定,总之不能让他们发现自己玩忽职守,不然会很伤他们的心。

“做的很好雅儿贝德!”安兹夸了黑发魅魔,就立刻从她脸上看到可疑的潮红和满眼的欲望,不由打了个寒颤。强行把目光转到迪米乌哥斯身上,然后才说:“迪米乌哥斯,你那边进展的如何?”

“如我在报告中陈述,教国最近很不安分,与我国只是表面上示弱。”迪米乌哥斯推推眼镜,嘴角勾起一模笑意:“正在暗中联系除了帝国之外的另外几个周边国家,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

“噢!”安兹用指骨轻轻抠着桌子,教国果然不会这么轻易认输,而且他们手上貌似还有可以控制己方人员的世界道具。虽然现在自己有所防范,但是不知道对方还有什么杀手锏。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心虚,说不定教国身后的就是一直藏在暗处的敌人。紧锁眉头,虽然在他白骨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东西来,但是安兹此刻前所未有的烦躁。

迪米乌哥斯似乎从安兹的语调中听出了什么,又立刻毕恭毕敬的说:“不过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想安兹大人现在唯一感兴趣的,就只有被教国极力隐藏的少女。之后,我会试探清楚她的底细。”

隐藏的少女?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安兹觉得自己仿佛不是去龙王国看了一场戏剧,而是到异世界周游了一圈,为什么雅儿贝德和迪米乌哥斯说什么,自己完全搞不明白呢?看来接下来一定要好好恶补他们递交的报告,安兹流着冷汗决定结束这次不知所谓的谈话,以掩盖自己根本就没有好好工作的事实,于是又干咳一声说:“你们做的都非常好,我由衷的感谢你们的尽职尽责。”

“安兹大人~”雅儿贝德的兴奋不在掩饰,嘴里呼出可疑的喘息。

迪米乌哥斯像是没有察觉雅儿贝德的异样,依旧毕恭毕敬的对安兹说:“安兹大人,能得到您的称赞,真是感到荣幸备至。”

安兹生怕雅儿贝德再次扑上来,心虚的看着她,求生欲望终于让他想起了这次召唤他们前来的目的,于是赶忙用沉着的语气道:“今天,我和吉克尼夫一起到龙王国看了场戏剧,然后龙王国的国王德萝狄胧表示愿意成为我国的附属国。”


话音落下,空气中出现短暂沉默,搞得安兹十分心虚。突然意识到暴露了自己没有好好工作事实,于是强制冷静就发动了。虽然被强制冷静了,但安兹还是心虚,生怕雅儿贝德和迪米乌哥斯对自己的看法产生改变。想到自己苦苦维持的形象马上就要崩塌,小小的兴奋很快就被害怕压倒,无力反抗。毕竟维持了这么久,自己都不知道在他们面前突然被掀露本来面目是何等的恐怖,孩子们期待的眼神自己还不想失去。

“原来如此!”迪米乌哥斯像是突然醒悟一般,抱着更加憧憬的语调说:“您在那么久之前就已经计算好了这一步吗?真是太了不起了,我等真是自愧不如。安兹大人,您是何等的伟大睿智,没能跟上您思维的步伐,真是让属下羞愧致死!”

雅儿贝德显得更加陶醉,腰后的翅膀小幅度颤抖,眼见就要把持不住。安兹此刻根本无暇顾及迪米乌哥斯到底又脑补到什么程度,生怕又被雅儿贝德按在地上摩擦,于是有些惊慌失措的说:“好了,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你们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了!”

直到两人退出去后,安兹才松了口气,最近和吉克尼夫相处的轻松时刻太多,已经习以为常了。以前还能好好应付属下所带来的压力,现在有了对比才发现这简直太恐怖了。

瘫靠在座位上,过了好半天安兹才想起本来是想让雅儿贝德和迪米乌哥斯处理龙王国属国化的事,结果因为太在意雅儿贝德的行动,到最后竟然给忘了。这下该怎么办呢?思索半天,才发现最近大坟墓里闲得发慌的就只有每天无所事事假扮飞飞的潘多拉了。

“不行,不行。”安兹自言自语的摇头,总觉得潘多拉会出什么幺蛾子,这次龙王国成为魔导国属国,不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吗?不如把事交给吉克尼夫好了,在这些事上他绝对是让人放心的。但随后又想起他脱落的金发,之前就已经将两块飞地交给他打理了,再增加他的工作量就过分了。权衡利弊半天,果然就只有潘多拉能去了。

安兹头疼的扶额,打发他去也是惩罚,让他很久不能去宝库擦拭装备,莫名有点爽快呢!

……

终于在约法无数章之后,安兹打发走了哀嚎着的潘多拉,这件事总算也告一段落。这才安下心来将最近没有翻看的报告一一查看。自己还真是漏掉了很多重要的事,比如说关于教国有多位神人的事。再加上自己的猜测,安兹顿时觉得危机四伏,看来教国的事必须尽快有个定论,否则敌在暗我在明,自己和大坟墓都是不安全的。现在还多了吉克尼夫和帝国,这些是自己绝对要守护好的心爱的人与物,即使是与来自同一世界的人为敌也在所不惜。

安兹觉得自己压力前所未有的大,耶.兰提尔公馆的每个人,都对自己抱着热烈的憧憬眼神,楼层守护者们更是对龙王国一下子就成为附属国赞不绝口,被这样恭维安兹只觉得坐立不安。

于是安兹逃跑了。

在帝国皇帝的办公室,安兹抱住正在批阅文件的吉克尼夫寻求安慰:“呐!吉克尼夫,今天就不要工作了,陪陪我吧!”

吉克尼夫显然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愣了半响才抬手拍拍安兹的背,语调温和的问:“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果然还是吉克尼夫最善解人意,安兹心中顿时宽慰不少,下巴窝在吉克尼夫的肩膀上抱怨:“当国王实在太累了,不被属下们理解更累!”

“……没办法,一国之君就是这样一份不讨人喜欢又艰辛的工作。”吉克尼夫推开安兹,认真的看着他说:“不过,我可以随时听你的抱怨。”

在这个世界遇到吉克尼夫真的是太好了!安兹在心里由衷的感叹,忍不住凑上去用嘴骨碰了碰吉克尼夫的嘴,应该是亲吻了吧!又狠狠抱住吉克尼夫说:“啊!我果然好喜欢吉克尼夫。”

“……我也是。”

前所未有的甜蜜在安兹心里绽放,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被强制冷静了。安兹顿时有点欲哭无泪,怎么连这个也要强制冷静啊!虽然有些沮丧,但是吉克尼夫给自己的安宁却是货真价实的,现在离开真的会很舍不得,于是说:“今晚我可以留宿在吉克尼夫这里吗?”

吉克尼夫微微一愣,安兹觉得奇怪,松开怀抱去看他。发现吉克尼夫脸上红的可疑,正要开口问他这是怎么了,却听到吉克尼夫说:“就是今晚吗?”


评论 ( 41 )
热度 ( 171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