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13【安兹X吉克尼夫】


  哈哈哈!已经崩了,大家就崩着看吧!总之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

                       ——————————————

涅亚.巴拉哈再次站在耶.兰提尔的街道上时亲近感不禁油然而生,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个由魔导王安兹殿下统治的国度。下意识摸了摸背在身后的弓,胸中悸动更加明显。

这次圣王国的使团依旧有涅亚,但不同与上一次,这次涅亚并不是作为见习骑士,而是正式的使团成员。而使团的团长则不再是圣骑士蕾梅蒂欧斯,换成了上次的副团长古斯塔博。

在上次住的旅店落脚后,古斯塔博就立刻差遣团员将正式国书送到魔导王的宫殿。其他人则各自做着短暂的休整,以便在魔导王接见他们时,以最佳的面貌出席。

涅亚坐在自己房间的窗边,轻轻的抚摸着手上精致的弓,这应该是由矮人工匠打造的卢恩武器,而且绝对是精品中的精品,或者说根本就是神器。涅亚之所以这样认为,并不是没有根据的,毕竟第一次用这把弓射出箭的时候,就连涅亚本人都呆滞了,甚至怀疑自己射出去的根本不是箭而是什么巨大的岩石之类的,否则坚固的城墙怎么会坍塌掉那么多?

正是这把弓,让涅亚在圣王国与魔王亚达巴奥所率领的亚人作战时几乎无往不利,在战后得到了不小的名头。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这把魔导王陛下借给自己的弓上,想到马上就要将它归还给原主人时,涅亚的心就狠狠的痛了一下,可并没有产生厚着脸皮留下来的念头。

这把弓本该在战争结束时就立刻归还给魔导王陛下的,但是由于之前与那位大人分别来的实在是太过突然,当时自己还以为他已经与魔皇亚达巴奥同归于尽,真的是伤心欲绝。说到底,要不是自己的能力太过弱小被亚达巴奥当做弱点要挟魔导王陛下,陛下也不会因此受伤严重,最后与魔皇双双下落不明,直到最后被确认死亡,都是自己的错。

虽然最后魔导王陛下活着回到了魔导国,这让得知此消息的涅亚欢呼雀跃的同时,也不得不为自己的国家感到羞耻,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贵族们,在利用魔导王陛下时险恶的用心,以及以为魔导王陛下死了时的幸灾乐祸,那一点都让涅亚觉得作呕。

而事到如今,现在圣王国的圣国王竟然还痴心妄想要得到魔导王陛下的帮助,正是因为如此涅亚才会被安排到这次使团,毕竟当时魔导王陛下对自己青睐有加。虽然内心深处极其厌恶这种事,但涅亚还是接受了这次任务,理由有两点。第一,自己必须来见那位大人一次,将他借给自己的弓归还,并亲眼确认他的安好。第二,自己之所以来,并不是为了什么满口仁义道德的统治者,而是为了那些正在饱受饥饿与瘟疫折磨的民众。涅亚知道,即使圣王国已经做了那么多差劲的事,但是以魔导王陛下的慈悲,他绝对会对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的。

更何况,圣国王为了保住自己现在的地位,在四周虎视眈眈的各国中让圣王国屹立不倒,这次真的是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不过这在涅亚看来还是远远不够,毕竟魔导王陛下付出的显得更多。

敲门声响起的同时,门外也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涅亚副团长,魔导王陛下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可以立刻接见我们。古斯塔博团长让您过去,准备出发的事项。”

终于可以又一次见到魔导王陛下了,涅亚起身时听到自己的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手心里泌出一层细汗:“好,我马上过去。”

……

圣王国使团一众对坐在王座上的不死王者行礼,以表示最高的敬意。起身后,涅亚用羞涩的目光看向王座,崇高无上的魔导王正坐在那里,一切仿佛都与第一次见到这位伟大的陛下时一样,让人全身忍不住的战栗,但不同于上一次的害怕,这次几乎都是因为愉快。

只是坐在魔导王右手下侧的金发青年是谁?涅亚记得自己第一次来时并没有见过这个人,而且他竟然是有座位的,这是连身为宰相的那位雅儿贝德大人都不曾有的待遇,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细细打量了对方片刻,除了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上位者的威严,还有就是那张能让大多数女性神魂颠倒的脸外,涅亚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亲爱的朋友们,由衷的欢迎你们再一次来到我的国家。”魔导王轻笑着开口,说出与他形象严重不符的亲切话语:“不知这次是为了什么事而来拜访我呢?”

身为团长的古斯塔博连忙接上魔导王的话头说:“此次我等前来首先是由衷感激魔导王陛下之前的支援,其次则是为了建立两国友好邦交而来。”

“友好邦交!”魔导王点点头表示认可:“两国建立友好邦交,这的确是件令人愉悦的事。”之后突然扭头对坐在一边的金发青年说:“你觉得呢?吉克尼夫。”

“啊!”金发青年显然没想到魔导王会突然与他说话,愣了一下才勾勾嘴角说:“对,这的确是件好事。”

魔导王似乎很满意青年的回答,涅亚感觉的到他现在绝对露出了今天最愉快的表情。

而古斯塔博则用疑问的语气问道:“请问这位大人是?莫非是巴哈斯的皇帝陛下?”

“哦!对了,我还没有为你们介绍吉克尼夫。”魔导王突然起身走到青年身侧,先是低头看了一眼正在抬头看他的青年,然后才郑重的说到:“这位正是巴哈斯帝国的皇帝陛下吉克尼夫,也是我的婚约者。”

“……”古斯塔博吞了吞唾沫,然后求助似的看了一眼同样已经惊呆了的涅亚,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难以置信,但古斯塔博毕竟是个非常沉稳的人,比涅亚快一步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这真的是要恭喜两位了!圣王国将会为两位送上最高的祝福!”

魔导王又低头看了一眼巴哈斯的皇帝,不,是他的准王妃后才回复道:“谢谢!”说完就又回到了他的王座上,接着说:“我们来谈正事吧!”

接下来的事总算步上正轨,在献上圣王国的两座城市后,魔导王果然爽快的答应了帮助圣王国解决战后粮食短缺和药物上的援助,甚至还大让步的主动提出可以租借武器给圣王国,这无疑是狠狠的帮了内忧外患的圣王国一把。

“好了!正事办完了。”魔导王也对这次邦交十分满意,起身说:“接下来就是我招待朋友的宴会,请诸位务必玩的开心。”

……

宽广的宴会大厅人头攒动,但涅亚还是很快就找到了魔导王陛下的身影,他正与巴哈斯的皇帝陛下坐在一起交谈。

真是般配的两人,涅亚发出这样的感叹时,心里不由产生了小小的悲鸣。紧握着弓的双手也不由得捶了下来,必须赶快把弓还回去才是。虽然知道在宴会上还弓实在很奇怪,但这也是没办法的,涅亚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去见魔导王,而且也没有自信对方会单独来与自己叙旧,所以才会抓着还弓这个理由不放吧。

也许是涅亚看的太过入神,魔导王不久后就发现了她,并对她招手示意她过去。深吸了口气,涅亚穿过人群来到了魔导王的面前。

还不等涅亚开口,魔导王就已经说:“真是许久不见,涅亚.巴拉哈。”

涅亚对魔导王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十分开心,但还是恭谨的回话:“有劳魔导王陛下牵挂,真是诚惶诚恐。”

“好了!不必这么拘谨。”魔导王示意涅亚坐下:“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这个词让涅亚很是动摇,心情也是十分复杂,能被魔导王当做朋友真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但是心底不知为何泛起一点微微的酸楚。忍不住打量了坐在魔导王身旁的巴哈斯皇帝一眼,宴会的灯光为他打上了一层特殊的光晕,金黄绚烂的发色,宛如红宝石一般的双眸,哪一样看起来都那么的炫目。巴哈斯皇帝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头,涅亚赶忙自卑的挪开目光,果然还是我的眼神太凶恶遭到讨厌了吗?如果我能有像他一样好看的双眼就好了,涅亚沮丧极了,为什么他身上没有一丝不完美的缺点呢?下意识就将手中弓握的更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些许安慰。

“哦!我还没有为你们介绍,”魔导王指指巴哈斯皇帝说:“他是吉克尼夫,涅亚应该已经认识了。”又指着涅亚对巴哈斯皇帝说:“她是涅亚.巴拉哈,我在圣王国时都是她在照顾我。”

“你好。”巴哈斯皇帝优雅的对涅亚点点头。

“啊……”涅亚有些慌张的开口,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脸上立刻被烧的火辣辣的,,自暴自弃的闭上嘴,涅亚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沮丧。

“对了,这把弓你真的很喜欢呢!”魔导王突然开口。

尼亚感激的看了魔导王一眼,这位善解人意的陛下是在帮我解围,胸口立刻变得温暖起来,用力的点点头说:“嗯!真的非常喜欢。但是,我今天来是为了归还它的。”

魔导王看了看尼亚,这才轻笑着说:“这么喜欢还要还给我,你不觉得心疼吗?”

尼亚认真的看着魔导王说:“我十分爱惜这把弓,但它并不是我的东西,就算心很痛,我也做不到厚着脸皮霸占别人东西的地步。”

魔导王突然鼓起掌来:“真是让人产生敬意的高贵情操。”

突如其来的夸奖让涅亚再一次红透了脸,心里却是与刚才的羞愧自卑完全不同的感情,这赞赏犹如蜂蜜一般涂满她的心房。

“送给你了!这是我对你高贵情操的回礼。”

“什……”涅亚先是难以置信,随后更是激动的难以自制:“真是十分感谢您地慷慨,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地恩情!”

“等我需要你报答的时候,我会说出来的!”魔导王今天的心情似乎很不错:“好了!去尽情的享受我为你们准备的宴会吧!”

“是。”涅亚红着脸起身,不经意间看到巴哈斯皇帝的脸色很差,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小小的愉悦。

舞池正在这时换上了一曲轻快的音乐,很多人都在舞池里跳起来欢快的舞蹈,许是受到巴哈斯皇帝难看的脸色鼓舞,又或是心底那一丝不知名的躁动,涅亚说出了她一生最为让她自己吃惊的话:“魔导王陛下,您能和我跳一支舞吗?”

“……好吧!”短暂的沉默后,魔导王竟然答应了。这让本不抱希望的涅亚几乎要跳起来了,巴哈斯皇帝的表情显得有些匪夷所思,但涅亚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

她与魔导王进入舞池,魔导王陛下起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涅亚,但在涅亚的鼓动下终于轻轻的摇摆起身体,虽然与轻快的音乐并不合拍,但在涅亚眼里没有比这更好看的舞姿了。

可这样的快乐才刚开始,立刻就结束了。魔导王突然停止了舞步,径直走出了舞池。涅亚赶忙用目光追随他的身影,这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有个全身盔甲的家伙正坐在巴哈斯皇帝的身侧,以一个亲密的姿势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很快魔导王已经走到两人身旁,一把将巴哈斯皇帝拉到身边护住,似乎又对全身铠甲的人说了什么。但是音乐声太大,以涅亚的耳力也只断断续续的听到一点“飞飞……你……吉克尼夫……么……”

飞飞?涅亚这才意识到全身铠甲的人,竟然就是精钢冒险家飞飞。但更让涅亚感到在乎的是,魔导王刚才的表现明显就是吃醋了,就真的那么喜欢那个人吗?

评论 ( 27 )
热度 ( 144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