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应龙说 《少年不识爱恨》番外2


  算是把我文的大龙心路大约描述了一遍,另一篇神经凤X心理医生玉的番外还在难产,不知道能不能写完……

                        ——————————

  自己幼时就生的丑陋,面目可憎,以致身边同类都当自己是怪物。鲤儿最见不得便是娘亲暗自垂泪,隐约明白皆是因为自己。

以致遭断角剐鳞之苦时,鲤儿只有撕心裂肺的痛楚与害怕,却从不怨恨娘亲,只当自己便该是被人如此对待。到了后来,只要见了娘亲垂泪,鲤儿便会自己断角,自己剐鳞,免得让娘亲双手染上血迹,弄脏了。做了与旁人无异的鲤鱼,娘亲便不会难过了吧!

火烧太湖时,鲤儿本以为自己这一生终是到了头,不再有人唤自己怪物,不再让娘亲垂泪,不再受断角剐鳞的痛楚,心里竟从未有过的舒畅。却不想还是被人救了,是个气宇轩昂的男人。

男人带着鲤儿到了天界,鲤儿这才知到他竟是天帝,而自己则成了他殿中的仙侍,又有了新名润玉。只是成了润玉依旧孤孤单单,天帝宫中仙侍颇多,却无一人与他说话,见他便低头绕开。

想是自己实在丑陋过分,叫这些仙侍生了惧怕之心。他们能这般走开润玉已是感激不尽,纵使早已被习惯唤作怪物,亦是不喜这称呼。唯有天帝偶尔会过问几句,亦交代无需再断角剐鳞。功课也受教过几次,天帝言语严肃,在润玉看来确是自己出生至今数百年待自己最好的人。心怀感激,却不知如何报答。

便是这般平静过了几百年,润玉很是知足,闲暇之余不是看书便是在天帝宫中的小谭边打发,总觉得这样过一辈子该满足。却被那颗石头激起的水花溅了满身水,亦将他拖入了纷纷扰扰……

旭凤于润玉而言便是骄阳,不,他是所有人的骄阳。润玉忍不住靠近,却又怕自己靠的太近惹旭凤嫌恶。

与他相遇方知被人喜欢原是这种感觉,润玉贪恋极了这感觉,忍不住便想紧紧握住。被天后软玉琉火鞭抽打,润玉亦是不愿求饶。却不成想这顿打倒是让他有了身份,不再是个小小仙侍,而是天界大殿下。这才知自己从来不是一尾鲤鱼,而是条龙。

旭凤越发亲近润玉,润玉惶惶大梦一场,不知何时便会醒来,越是珍惜异常。旭凤说的全都放在心上,若能使他开怀便开心的很。

亦是见不得旭凤受半点伤害,旭凤却偏偏对这些毫不在意,战场上厮杀起来便是不管不顾,总是伤痕累累。

旭凤说属意润玉,润玉确是不敢信的,自己这般丑陋怎配得上六界最好看的人。又抵不过旭凤满眼爱意,明知道自己与他便是枉顾天伦,亦是坠了下去。旭凤对自己的好,润玉全都记在心头,便想着这条命给他亦所不惜。

只是骄阳就是骄阳,靠的太近便会被灼伤。天后问责两人关系时,润玉不做否认,用刑亦是咬牙坚持。心里痛的却是旭凤早有退意,他的梦境润玉是知道的,他不来璇玑宫,润玉便巴巴的去,望着旭凤能明白自己心意。

亲耳听到旭凤否认,润玉只觉得全身冷的厉害。犹如当年被断角剐鳞后失血的冷,此刻不正流着血吗?心里明知旭凤所言违心,他所想不过是想保护自己,可这并非自己想要的。

亦是这时,润玉明白自己与旭凤,不过是他神生的污点。堂堂火神,威震三界的战神,怎能有这样的不堪?

狠着心让两人各归其位,润玉知道自己还是自私,做不到与旭凤形同陌路。他是自己的骄阳,便是能这样看着他亦该满足吧!

不知孤寂是何物,润玉尚且得过且过。知了孤寂为何物,却再也心绪难平。旭凤已是遥不可及,唯有孤寂常伴。

锦觅于润玉而言很复杂,她便是与自己有婚约的人,就是为陪伴自己而生的那一位。初见,自己方从梦中醒来,梦里全是他的身影,不觉间便露了真身。锦觅是这天庭除了旭凤外唯一见他真身之人,却毫不嫌弃还赠了红线。恍惚间仿佛又忆起久远时光前,亦是有人赠过自己……

说爱她实在谈不上,却因孤寂难熬生了占有欲,若是这般温暖之人与自己相伴,亦是幸事。明知她与旭凤两情相悦,润玉却不愿放手。心中更是因旭凤属意与她煎熬着,那么多人何故旭凤偏偏钟意锦觅?

旭凤命丧锦觅之手,润玉不能痛,不能在人前痛。太多事横在两人之间,走到这步唯对不起的便是旭凤。他从未做过坏事却成了牺牲品,自己曾说过母债子偿,不想应在自己最爱。却也最恨旭凤,自己变成这般疯魔,亦全拜他所赐。

那句,愿来生有我无你,说的真情实意。若是自己从未遇到过旭凤,此刻自己还是个无欲无求的普通仙侍,亦可以冷冷清清了了此生。

锦觅逆天而行复生旭凤,润玉从中作梗。这本是他们两人的爱恨,润玉却拼命要跻身其中。到了此刻,就连自己都不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是明白若再回那无边孤寂,便是痛不欲生。

爱太狭隘,从来容不下三人。润玉明白自己终要败下阵来,这般丑陋卑微的自己又怎么赢得过骄阳呢?真的败下阵来却无法从容面对,吞噬穷奇,引得天魔大战。

花神身陨,天魔互不相犯,魔尊旭凤将花神神魂温养心头,数百年后花神再临世间,从始至终都是他们二人的故事,自己不过跳梁小丑罢了。

也罢也罢,自己此生要做的都已做完,独欠旭凤一命……

评论 ( 2 )
热度 ( 118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