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15【安兹X吉克尼夫】

一言概之,自安兹慌乱中搂住吉克尼夫的腰后,事情就开始往失控的方向发展,先是宴会大厅的某堵墙壁轰然倒塌压死了几个,再就是众人不明所以惊慌失措逃跑时,发生踩踏事件踩死了几个,总之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虽然最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不得不说这是场彻底失败的宴会,安兹对此非常沮丧。边叹气边复活宴会上的死者,还要扪心自问到底造了什么孽,才会有潘多拉这个不肖子。

在其他人帮忙整理尸体的时候,安兹很不安心的又悄悄问了一遍潘多拉到底对吉克尼夫说了些什么?

“当然是跟母亲大人说了些家常话,让母亲大人和父亲大人相亲相爱的过日子之类的!”潘多拉如是说,身后还闪着奇怪的光辉。

“……”暴露了,难怪吉克尼夫会生气。安兹很想立刻调出潘多拉的设定菜单看看,记得自己给他点的智力应该很高啊!难道记错了,全点了负值吗?啊!要怎么跟吉克尼夫解释关于漆黑的飞飞这件事呢?首先还要解释清楚潘多拉只是有时候是飞飞,真正的飞飞其实另有人在。具体是谁?当然是我自己啦!感觉越解释就会越描越黑,事到如今我在吉克尼夫心里已经成了伪君子,说不定他看清这些后已经开始讨厌我了!

复活死掉的人只是第一步,之后还要篡改宴会上所有人的记忆,绝不能让宴会现场的人记得宴会上发生过的事,这也是为了避免情报外泄。

可是宴会现场好说也有一百来号人,这么大的工作量想想都让人绝望。

“父亲大人,这种小事就交给我来办吧!”作为罪魁祸首,潘多拉自告奋勇要帮安兹解决麻烦:“这种时候你该去陪着母亲大人才是吧!”

“……对呀!”安兹突然意识到,现在该首当其冲改变记忆的是吉克尼夫。

“母亲大人的记忆,请父亲大人务必不要做修改!”潘多拉突然毕恭毕敬,但动作幅度依旧大到普通人不会做的程度:“难道父亲大人打算瞒着母亲大人一辈子吗?还是说,父亲大人对母亲大人对您的爱没有信心?”

身为不死者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很快冷静下来,潘多拉说的的确有道理,吉克尼夫今后会和自己共同生活,很多事瞒着他是对伴侣的不尊重行为。总之,我先试着和他解释,实在不行再修改记忆吧!

说实话成为不死者之后,安兹很久都没体会过像还是铃木悟时的忐忑感了,忍不住摸摸只有肋骨的胸口,确认里面没有跳动后才推开了房门。

四目相对时,吉克尼夫显然有些不悦,所以很快避开了安兹的目光。

还好不是劈头盖脸的指责,不然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深吸了口不存在的气,安兹坐在吉克尼夫对面说:“关于潘多拉的失礼,我感到非常抱歉。”

吉克尼夫再次把目光投向安兹,但稍显惊讶。

“关于精钢冒险家飞飞……”

“不必了!”吉克尼夫突然打断安兹的话:“作为上位者,政治手腕是必然的,我理解!”

“理解!”安兹总算把不存在的心放回了肚子,还好吉克尼夫能理解自己,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安兹几乎喜极而泣,来的路上可是想了很多种说辞,但没有一种是安兹觉得适合的,现在完全可以不用解释真是太好了!不过理解归理解,和生不生气又是两回事了,于是安兹谨慎的上了保险:“以后这种情况,我会在必要的时候知会你的。”也只能做到这种保证了,毕竟自己做事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有鬼知道。

“哦!”吉克尼夫愣了一下,然后认真的看了安兹片刻后说:“谢谢!”

安兹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突然道谢?但还是回了一句:“不用在意。”这句话简直是万金油般的存在,总之先敷衍过去吧!

……

圣王国的使团很快就回国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宴会后他们看自己和吉克尼夫的神情总有些怪怪的,回头一定要问问潘多拉有没有好好修改他们的记忆。

帝国一行人也在圣王国使团离开后回国,当然是安兹让夏提雅开的传送门。在传送门前,安兹出于礼貌又拥抱了吉克尼夫一次。婚约者短暂分离时该用什么样的礼节这件事其实困扰了安兹几乎整夜,按道理应该是亲吻最为正确,但安兹实在无法想像自己和吉克尼夫接吻的样子。虽然之前倒是有亲过一次,但是突然让自己主动出击还是会让人无所适从。可是如果什么都不做也会很奇怪,毕竟两人可是婚约者,太冷淡的话会让吉克尼夫难过的。而且在外人看来先求得婚的明明是自己,当然这件事误会很深,然而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所以,安兹决定就是拥抱了,这样既不会让自己显得太冷淡,也不会让吉克尼夫太难堪。

吉克尼夫回国后首先就是解除了他与自己妾室们的关系,紧接着就一头扎进了各种各样的工作中,有帝国的还有远在天边的那两座魔导国的新领地城池。

安兹蹲在吉克尼夫的床前,从枕头上拿起几根金色的发丝喃喃自语:“果然还是让吉克尼夫负担太重了吗?”虽然当初新领地的事是自己交给吉克尼夫的没错,还不是因为吉克尼夫实在太在行了,忍不住就直接推给他做了。可据自己暗中观察,他这两个月除了必要的睡眠外,几乎都在拼命的工作。如果真的这么忙,明明可以推掉我拜托的事。他却为我做到了这种地步,也实在是太拼了吧!是不是自己送的护发剂不管用,怎么还会掉这么多头发?下次正大光明与吉克尼夫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好好问下。话说他都回国两个月了,怎么还不联络我呢?

随后又想到,这可是自己把新领地的事务全丢给吉克尼夫才造成的后果,安兹深深的忏悔了自己最近的不务正业行为,真应该把管理新领地的事要回来自己做的,可现在要回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上手。伤神的叹了口气,要是还在原来的世界的话,自己很可能会发个叫做『婚约者是个工作狂,都不理我怎么办?』的帖子。然后告诉看帖的网民们,婚约者之所以这么忙,都是因为我把本该是自己的工作,一股脑全丢给对方的缘故!到时候一定会被骂的体无完肤,还会被FFF团进行声讨吧!

啊!这种现充才有的烦恼,突然让安兹觉得很难为情。拿出记事本翻了几页,谈恋爱的重点果然还是要约会啊!为了这些计划,安兹可是专门找了很多恋爱方面的书籍进行了详细的规划。

“这可是为了吉克尼夫好!”安兹给自己想要约会的心情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适当的休息是有利于身心健康的,也会减少脱发!”

评论 ( 22 )
热度 ( 140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