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自由【杰克X佣兵】


  短篇一发完!私设如山,ooc预警,求轻喷!

                ————————————

被人公主抱对佣兵奈布来说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更别说抱着他的是监管者。奈布当然会拼命挣扎,虽说是第一次来到庄园,但作为资深佣兵肯定是提前调查过工作内容的。被监管者抓住可不是好事,有很多人被抓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们。

虽说有一起来的人,但奈布并不信任才刚刚见过一两次面的人会豁出去来救自己。所以现在必须靠自己摆脱困境,话说这个该死的监管者到底是怎么靠近自己的呢?高挑的身材,夸张的礼帽和礼服,这样扎眼的人到身旁怎么会发现不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很久没工作,所以技能都生疏了吗?

之所以来这里,完全是因为委托人看起来非常痛苦,再加上大笔的酬金,于是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

终于挣脱了束缚,奈布落地后就立刻开始逃亡,虽然旧伤似乎发作了,但现在可没时间管它,必须尽快逃到监管者看不到的地方去。忍不住回头看了身后,发现监管者并没有立刻追上来,而是弯腰在地上捡什么东西。

没时间细想那是什么,现在可是逃生的大好时机。庄园的地形奈布早就研究过,现在虽说不是轻车熟路,但也算得上不是漫无目的的横冲直撞。在一间小屋隐藏起来,先是包扎好手臂上的伤口,止住不断渗出的血液后,才拿出自备的药物吞下,旧伤并不能立刻停止疼痛,自己得藏在这里耐心恢复,等有了足够体力再去地窖。

伸手摸向胸口的口袋,本该在哪里的照片却没了踪迹,奈布立刻想到刚才抓住自己的监管者,貌似在自己逃脱后捡了什么,现在想来一定就是自己的照片。

因该等到体力恢复再去找照片的,那种东西对监管者来说就是无用的垃圾,一定会被丢弃在原地。但是心中的焦躁让奈布无论如何都无法等到身体恢复,那是自己和家人最后的联系,对于家人全部死在战争中的奈布来说,那不止是一张照片,而是关于家人所有感情的寄托。

没有,哪里都没有!奈布忍受着越来越严重的伤势,却不愿意放弃最后一丝希望,直到被身后的重击打晕为止。

醒来时,仿佛连呼吸都要撕裂胸口,脑袋痛到快要炸裂。等意识到自己被绑在一间屋内的椅子上时,已经是在他恢复意识的几分钟后。而意识到眼前不远处有人时,又是在意识到自己无法行动后。

看清蹲在地上歪头看着自己的人是谁之后,奈布的心就彻底凉透了。自己才刚从他手中逃出,现在却又一次被抓住,某种意义上来说叫做自投罗网。

“你能告诉我,这东西上的都是什么吗?”监管者突然开口,从他古怪的面具上看不出任何意图。

果然是在他的手里,奈布强忍着咆哮的冲动,冷静的说:“我告诉你,但你必须把它还给我。”至少死的时候还能和家人在一起,这已经是奈布最低限度的期望了。

监管者起身来到奈布身前,将照片放在他的腿上似乎有些迫切的说:“现在告诉我,这上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我的家人,我心爱的人们。”奈布对着照片表达着对家人心底的爱意。

“不,我是指这些人身后的东西,那是什么?”监管者用装在手指上的利刃指了指后面的背景。

奈布低头看着照片说:“是大海。”这张照片是在家乡的海边拍摄的,奈布还清晰的记得那天:“那艘远处的帆船,是我朋友父亲的船。”

监管者听完奈布的话,仔细的看了照片很久,然后突然拿起了它,并对奈布说:“我突然后悔了,我想拥有大海。”

“把它还给我!”得而复失让奈布失去了理性,他大声咆哮:“那是我的,把它还给我!把我的家人还给我!”

监察者无动于衷,他只是蹲在一边入迷的看着照片。

竭嘶底里没用,奈布喘着粗气,因为他的伤更加严重了。也许用不着监管者出手,自己很快就会因为得不到救治死在这里,最后的意念让奈布软声细语的祈求监管者:“至少现在让我拿着它,等我死后他就是属于你的了。”

“真的吗?”纯真的语调,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监管者发出的。

“嗯!”奈布肯定的点点头,但监管者似乎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奈布连忙说:“你把它还给我,我告诉你大海的事。”这是个赌注,奈布希望自己能赢。

监管者仿佛挣扎了很久,最终起身又一次把照片放在了奈布的腿上,然后凑近奈布说:“快告诉我!”

对方的迅速靠近吓了奈布一跳,近到透过面具空洞,可以看到一双蓝色的瞳孔。惊讶过后,奈布镇定的说:“大海很美,无边无际的蓝色和蔚蓝的天空几乎连到一起,白色的海鸥就在之间飞过,轮船驶过会发出呜呜的汽笛声。海岸边的浪花经常会送出很多美丽的贝壳和海螺,将海螺贴在耳边就能听到深海人鱼的歌声,唔……”

奈布自己也沉浸在了对幼年时家乡的回忆,猝不及防被什么冰凉的东西堵住了嘴,回过神才发现竟然是被监管者亲吻了。震惊让大脑一片空白,奈布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而监管者却似乎留恋忘返,甚至撬开了他的嘴,让两人舌头纠缠在一起也不肯罢休,厮磨许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刚才的吻让奈布几乎不敢呼吸,对方离开后才像缺氧的鱼,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再看监管者,却发现他的面具不知什么时候歪在一侧,本该隐藏在面具下面的脸孔暴露无疑。

漆黑如夜的短发,衬托着精致的五官,蔚蓝色的双眼仿佛有着吸引世上所有目光的魔力。奈布怎么也想不到,恐怖监管者的本来面目竟是个俊美青年。

“我仿佛在你的嘴里尝到了大海的味道!”青年露出了一个耀眼的笑容,舌尖划过嘴唇。

奈布很想告诉他,其实他的眼睛才更像是大海。可是突如其来的咳嗽,让他一时之间说不出任何话,仿佛肺都快被咳出来了。

监管者看着拼命咳嗽的奈布片刻,突然离开了屋子。而奈布还在没完没了的咳嗽,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力,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说不定自己会被咳死也不一定,这些战争带来的伤害,看来要到死也纠缠着自己。不过还好,照片已经回到了自己身边。监管者对于自己好像已经失去了兴致,这样也好,最后的时间就让自己好好回忆回忆过去的美好吧!

只是没多久,监管者去而复返,这次他又带回了新的猎物。奈布咳嗽着去看下一个倒霉蛋是谁,是那个医生。奈布不知道她来庄园的目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没人会打探其他人到底为什么来庄园。

监管者将医生放在地上,然后指着奈布说:“治好他!”

“佣兵先生!”医生显然有些惊讶,监管者居然让自己救治队友。可看到奈布难受的样子,她立刻做起了诊断,并且用最快的应急手段帮奈布减轻了痛苦。最后医生为他注射了镇定剂。这是为了他的身体必要的治疗,只是在监管者的眼皮底下这样做,其实是很不明智的,但医生毫无办法。

等奈布再次醒来已经不知过去了多久,只是身体比上一次醒来舒服多了。周围光线昏暗,奈布确定自己还在那间房子里。等适应了暗度,奈布才发现房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监管者不在,就连后来被抓来的医生也不在,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醒了。”监管者的声音就在身边,可房间里却看不到他的踪迹。

“……”奈布四处打量,依旧是无功而返。

“在跟我说说大海的事!”监管者的声音已经近在耳边。

奈布仿佛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轻轻的吹在自己的耳蜗,耳尖不由得发烫,但奈布却并没有立刻回答大海的事,而是反问:“为什么你这么想知道大海?”

“……大概是因为我没见过吧!”监管者的声音来到奈布身前,他的身影渐渐显露:“外面什么样我没见过,所以想知道。”

奈布知道监管者是不会走出庄园的,这是从以前的逃生者那里得到的情报,但现在从监管者自己口中得到的情报更加匪夷所思。奈布皱皱眉头,又试探的问道:“你来这里之前在哪里?为什么说没见过外面?”

监管者再一次蹲在奈布身前,歪着头看他说:“我一直都在这里。”

“……”奈布对自己没来由同情眼前的监管者有些伤脑筋,对方可是自己的敌人,而且哪有被抓的人同情绑架者的,真是胡闹!虽然这样想,但嘴还是不受控制的问出:“你叫什么名字?”

“杰克。”监管者再次将面具斜到侧边,然后有些伤脑筋的说:“我已经回答你很多了,现在该你告诉我大海的事了!”

“除了大海,你还想听听高山、小溪、河流和许许多多外面的事吗?”奈布突然有了大胆的想法,求生欲可是每个人都有的。

“那些是什么?”杰克蓝色的双眼在昏暗的房间闪闪发亮。

“是外面,是世界!”奈布用引诱的语调轻喃:“是自由自在的生活!”

“快告诉我!”监控者迫不及待的看着奈布。

“我把世界给你,你可以放我离开吗?”奈布说出了自己的条件,当然他并不觉得一次就能成功,但总要多试几次才行。

“好啊!不过是对你放水而已,这点并不难。”监管者答应的格外爽快,这反倒让奈布觉得不真实,太轻而易举了。监管者却不管奈布怀疑的神色,催促到:“快讲!”

看着对方渴望的双眼,奈布突然觉得无法拒绝:“那首先告诉你河流的事吧!大海里的水都是来自河流……”

为杰克描述世界,奈布觉得自己大概用了四五天的时间,这个时间只是用自己进食与睡眠的次数大约估算的,讲解也渐渐进入了尾声,毕竟自己只是个佣兵,又不是什么吟游诗人。

当杰克再次突然吻上奈布的时候,奈布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个家伙总是这样。每当自己讲一样新的事物时,他总会在某个时刻突然吻上来。然后每次都会一本正经的说,已经从奈布的口中知道了那件事物的样貌。

习以为常的亲吻在这几天发生了多少次,连奈布自己都数不清了,也许是亲吻起了化学反应什么的,奈布对杰克的感情里多出怜惜和疼惜,为他不去亲眼看看这个世界而惋惜。

“也许你该自己去看看这个世界。”奈布讲完了所有自己能描述的事物,叹息到:“我所描述的世界,不及世界美丽的万分之一,只有真正自由的灵魂才能感受到它的壮丽。”

“自由吗?”杰克满脸向往,却又突然转移了话题:“现在你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我就放你离开。”

生的希望总叫人欢乐,奈布抛开心中小小的惆怅点头。

“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杰克目不转睛的盯着奈布。

吞下口中唾液,奈布实话实说:“我是受人委托,要带走地窖中的一样东西。”

杰克听完后毫不迟疑的解开了奈布的绳子,因为这几天中其实偶尔也有解开绳子的间隙,所以奈布很快就找回了肢体的感觉。接下来,自己只要拿到委托人要的东西然后离开庄园就算完成委托了。

突然悬浮感来临,奈布的双脚离开地面。杰克再一次抱起了他,这让刚才激动自己重获自由的奈布有些慌张,难道杰克要出尔反尔?这种事他又不是没做过,比如照片的事。

“别挣扎!”杰克温柔的声色从面具下传出:“这里可不止我一个监管者。”

奈布明白杰克话语中的意思,耳尖又一次忍不住发烫,就任由杰克抱着他行动。两人穿过杂草丛生的小路,四周时不时会出现几件破败的屋子和凌乱的墓碑。杰克行走的速度很快,又对庄园了如指掌,很快就抱着奈布来到了地窖。

委托人并没有明确的指出要什么,只说让奈布在地窖里拿一样东西就好。所以奈布并不挑剔,准备拿最显眼处的布偶。却突然被杰克从身后拥抱,吻落在他取下连篼帽后露在外面的脖颈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轻啄让奈布身体发烫。

“让我拥有你,”杰克轻声细语:“等你自由后,就像是我也拥有了自由!”

奈布身体微微发抖,无法拒绝,这仿佛要哭出来的声音让自己无法拒绝。推开拥抱着自己的手,奈布转身踮起脚尖吻上了杰克的嘴唇,这是奈布第一次主动的回吻杰克,仿佛无声的应允。

两人纠缠在一起,在阴暗狭窄的地窖里到达了天堂。

……

杰克站在门内,奈布站在门外手提布偶背对着他,两人如此沉默了许久,奈布终于说:“跟我离开这里,真正的拥有自由吧!”

杰克并没有回答,长久的沉默让奈布忍不住回头。只是本该站在那里的监管者已经没了踪影,奈布下意识的紧紧抓住胸前的衣服,这份压在胸口的悸动到底算什么?

——————————————

再次踏足庄园已经是半年后了,这次并没有什么雇主委托。之所以来这里,奈布明白是因为那个监管者,半年的时间足够认清自己的心。监管者是没办法离开庄园的,与其说是什么监管者,不如说根本就是这里的囚徒。他要救杰克出去,所以才会再一次来到这里。

当然奈布已经做好了持久战的觉悟,总有一天自己会毁掉这该死的囚笼,让杰克真正的拥有自由!但是首先,心里这样想着抬起手中握着的海螺,先让他听听大海的声音吧!

评论 ( 24 )
热度 ( 136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