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笼 【杰佣、杰医】

  这是之前写过的《拥有自由》的姐妹篇吧!这篇大概算是杰克的独白,因为我觉得吧,一个变态杀人狂是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是变态杀人狂的,总有什么契机导致,所以就把之前短篇自己脑补的杰克背景写了下来。

  然后私设特别多,监管者的形成其实就是我的脑补。然后还有关于迷失,个人理解就是这些人再也走不出庄园,只能一局接一局的进入游戏,但是自己却不知道,一直以为是第一次参加。反正玩游戏的时候我就觉得,接到邀请来庄园的人没有一个是清白的,他们都有罪在身。或者是触犯法律的罪,或者是心灵上的罪,总之庄园就是个大囚笼,让有罪之人永远迷失在里面的感觉。

                 ——————————————

母亲去世时已经消瘦的不成人形,记忆中优雅的贵妇人与此刻的她完全判若两人。她从容淡然的目光杰克已经许久都未看到过,仿佛现在这种哀怨狠毒的目光才是她的本来面目。跪在床前为她祈祷,祈望仁慈的天父让她的灵魂得到解脱。

而她则在拼尽最后一口气诅咒着那个抢走她丈夫的妓女,直到咽气也没给杰克留下母亲该对儿子爱怜的遗言。

直到母亲下葬那天,杰克的父亲才姗姗来迟,在他眼中看不到任何对曾是自己妻子的人爱恋和悲痛,有的只是解脱的愉悦。

父亲终于回到了自家的庄园,和他一起到来的还有个美丽的女人。她看起来优雅极了,像是某个贵族家的大小姐。但杰克明白,她就是母亲到死都在诅咒的妓女,父亲的情人,不过看来那些诅咒并没有什么效果。

失去了母亲的制约,父亲开始毫无顾忌的在情人身上大把花钱,直到家中财产入不敷出。父亲才意识到之前自己总是能无度玩乐,全是靠着自己那瞧不上眼的妻子在后操持,现在妻子死了,他不得不担起责任。

他开始频繁的去工厂和农场,也不再对杰克不闻不问,但对于情人的要求依旧是有求必应。

好景不长,庄园的收成被意外的火灾烧的颗粒不剩。杰克病了,起初只是普通的肠炎,后来却越来越虚弱。直到外祖父带来医生,才知道他是砒霜中毒。

所有矛头都指向了父亲的情人,但在父亲的维护下不了了之。杰克被外祖父带走,从此断绝了他与父亲的关系。舅舅死在了战场上,杰克成了外祖父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外祖父的教育格外严格,他很明确的说过绝不能让杰克成为像他父亲那样的败类。随着时间流逝,贵族的身份不再像以前那样高高在上,没落的贵族甚至不如一个成功的商人有分量。

杰克成了医生,相继送走了外祖母和外祖父。继承了一笔可观的财产和一个对他来说无足轻重的贵族头衔。年轻英俊多金而又儒雅,这让杰克在上流社会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在众多出现在他眼前的女人中,他爱上了同为医生的艾米丽。

虽然时代已经变迁,但女性在职场上依旧举步维艰。杰克的帮助让她省去了很多麻烦,两人自然而然成为了恋人。

杰克以为他与艾米丽会成为夫妻,自己绝对不会像父亲那样移情别恋,两人肯定会幸福的度过一生。突如其来的分手让杰克不知所措,他不明白好好的两个人怎么会到了分手的地步。直到那些流言蜚语传进耳朵,在加上艾米丽在职场上越来越顺风顺水,杰克才知道她已经勾搭上了丧偶的院长。艾米丽的身影突然和父亲情妇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都是可耻的妓女。

从医院辞职,杰克在伦敦经营起了自己的私人诊所。一切仿佛并没有什么变化,直到他遇到因为破产而流落街头的父亲。说实在的,杰克并不同情他的遭遇,但作为绅士还是施舍了他一笔钱。却没想到不久后他就暴尸街头,杰克给他的那笔钱应该足够他用很久。

虽然并不想知道他的死因,但作为他唯一的亲人,警察还是通知了杰克。据说那个男人死时身无分文,身中数刀。还有很多口供表示,他死前曾与他曾经的情妇发生过争执,这起案件很可能是买凶杀人。

在警局与那个妓女再次见面时,岁月仿佛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她依旧衣着靓丽妆容精致,只是金主换成了个行将就木的老头。

此事不了了之,就像当年妓女给自己吃下砒霜时一样。这是报应,于是杰克一点都不觉得难过。

杰克医术高超,很快在伦敦站稳了脚。为了活命人们不惜大把大把的花钱,所以杰克赚的很多,但他却总觉得空虚,再多的钱也无法填满的空虚。

所以爆发来临时,杰克显得格外镇定。他刺了招揽他的妓女无数刀,鲜血淋漓的场景让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但这份满足感冷却后,变成了更大的空虚感,于是他又杀了第二个妓女,第三个妓女,还抽空给无能的伦敦警察们写了封信。

满足!空虚!满足!空虚!随之变成了一种可怕的束缚,杰克感觉自己被什么看不到的东西牢牢困住了,只能用杀人来暂时解放,只是解放后的代价却是被束缚的更紧,紧的他几乎无法呼吸。

本该治病救人的手,已然变成了屠夫的魔爪。他想得到永久的解脱,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在浓雾弥漫的深夜,杰克从狭窄的小巷里走出来。他皱着眉头弹了弹衣领,那里沾上一点血迹。不过黑色的衣料上,血迹几乎看不到痕迹。

看到巷子口对面的年轻人时,杰克甚至连紧张都没有。这个年轻人他是认识的,此前还给年轻人的未婚妻看过病。但是肺结核一旦确诊,就意味着判了死刑。

年轻人迫不及待的想跟命不久矣的未婚妻结婚,只是新娘却连誓言都未说完就死在了礼堂上。她被葬在了年轻人的庄园,此后庄园便开始不断有工人失踪,据说最近警察局为了找自己和调查庄园工人无故失踪的事忙的焦头烂额。

杰克优雅的点头示意,然后就打算离开这里,对方却忽然叫住了他。

年轻人好奇杰克既然知道自己已经看到了他杀人的经过,为什么不杀自己灭口。这个问题让杰克愣了一下,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是自己得到真正解脱的契机吧!

显然杰克的迟疑年轻人并不在乎,而是发出了一个奇怪的邀请。他说可以让杰克彻底摆脱过去,只要杰克愿意参加自己的仪式。

杰克急于摆脱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来气的束缚,虽然对方的话听起来很疯狂,但杰克却毫不犹豫答应了。

这场仪式并不只有他和年轻的庄园主,还有另外几个人,杰克并不认识他们,也不打算打听八卦。

仪式开始后不久,整个庄园彻底被火海吞噬,包括正在举行仪式的他们。只是火焰在身上燃烧却并不觉得疼痛,唯一异样的事是关于过去的记忆仿佛随着越来越旺盛的火焰燃烧殆尽。等大火熄灭后,除了还记得自己叫杰克外,过往种种全无印象。

看着荒芜的庄园,还有身旁丑陋的同伴们。杰克突然明白这里将是堡垒,只要不走出大门,那些遗忘的事将永远被遗忘。

进入庄园的人都是罪人,这些人罪孽深重。于是杰克开始让他们一遍遍的迷失,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对那个女医生“情有独钟”,一遍遍的伤害她,然后将奄奄一息的她绑在狂欢之椅上放飞。下次再见到她时,她又是精神饱满,仿佛第一次来到这个庄园。

有时也会有新人加入,作为监管者们的任务就是也让他们陷入迷失,永远徘徊在这场逃杀狂欢中无法抽身。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碰到让自己格外执着的人时产生疏忽,就会让新来的幸运儿溜掉的事也是时有发生的。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逃出去的家伙只会带来更多的倒霉蛋,让这场狂欢更加热闹。

对杰克来说,那只是个普通的狂欢日。抓到绿色连篼衫的家伙,只不过是在去抓医生时路过的顺手而为。先放飞这个新人再去找医生也不迟,但他个头不大力气却不小,竟然被挣脱了。

他挣脱的同时,从身上掉下一张薄薄的纸片。纸片上的图案有些眼熟,杰克弯腰捡起了它。纸片上的人类并不稀奇,毕竟每个狂欢日都能见到,让杰克在意的是他们身后的景色。

杰克觉得自己是知道这是什么的,但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它到底是什么。这莫名激起了杰克的研究欲,他蹲在原地将纸片上下左右颠倒了无数遍,依旧没有得出什么结果来。

所以当绿衫的家伙再出现时,杰克毫不犹豫的又抓了他。不过他改变了主意,打算等对方告诉了自己这是什么后再放飞他。

绿衫家伙的描述让杰克忍不住吻了他,仿佛这张吐出美妙大海的嘴巴里就有大海的味道。只是他仿佛病的很严重,以至于接下来的话因为咳嗽说不出口。

带回医生让她治疗了绿衫的家伙,同时知道了他是个佣兵。等佣兵因为镇定剂的效果陷入睡眠后,杰克毫不犹豫的再次让医生坐上了狂欢之椅,不过作为她帮了自己一次的回报,这次并没有让她奄奄一息就放飞了椅子。

佣兵醒来后并没有立刻给他讲述大海的事,而是问了他好几个问题。只是有个问题杰克撒了谎,他并不是一开始就在这里,但过去的事已经都不记得了,解释起来很麻烦。后来佣兵不止告诉了他大海,还告诉了他整个世界的模样。在一次次的亲吻中,杰克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可也不禁陷入了沉思,既然世界这么美好,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佣兵用他的讲述换取了自由,杰克觉得这是等价交换,自己并不亏。但是对方要离去时,杰克却想将他紧紧抓住永远留在身边。

就在杰克犹豫不决要不要出尔反尔时,佣兵却说他应该离开这里,只有自由的灵魂才能体会世界的美妙。

杰克有瞬间的动摇,但也很快明白,自己之所以在这里,之所以不知道世界的美丽,全是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自由的灵魂。

自由,多美好的字眼,杰克几乎羡慕的发疯。同时也意识到将佣兵留在这里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自由的灵魂不该被束缚。

束缚吗?原来我是被束缚在了这个地方,想要自由,杰克自成为监管者后第一次这么渴望自由。

就像从亲吻佣兵得到了世界,杰克觉得如果与他结合,自己也会同样拥有自由。

在地窖里,佣兵第一次主动亲吻了杰克,与他结合不分彼此。

佣兵背对着门内的杰克,突然开口劝说让杰克与自己一起离开。

杰克面具下的嘴角扯出一抹微笑,绅士的对佣兵行礼后渐渐隐没在迷雾中,我已经拥有自由了!

……

固守则为堡垒,逃避即为囚笼。

我的自由已经离开,囚笼里剩下的只有罪恶,在庄园里没有无罪之人……

评论 ( 3 )
热度 ( 66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