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18【安兹X吉克尼夫】

  这两天不务正业没更骨头,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今晚非常勤快的写出来了!不过完全找不到文感,感觉写的特别尬,但是不写只会越来越没办法上手,大家就将就着看,等我找回文感就不尬了!相信我!

                  ————————————————

满天飞舞的粉色花瓣以及开满粉色花朵的树林,美好的简直犹如梦幻场景。

“这是樱花。”安兹对陷入惊叹的吉克尼夫说:“是我故乡人们最喜欢的花。”

“故乡?”吉克尼夫收回被美丽花朵迷惑的目光,侧脸看着身旁的安兹神色有些复杂,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们到那边去!”安兹指了指其中一棵樱花树,然后拉起吉克尼夫的手就走。

还真是拉的越来越顺手了,吉克尼夫看着走在自己身前的安兹。之前他来找自己时,还以为他是来催促两人完成神赐仪式的,结果却变成了没完没了的约会,这样的事到底有什么意义?

安兹从虚空拿出个盒子,然后又从里面拿出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吉克尼夫站在一边看他忙碌,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帮忙。说实话,可能是最近接触的太过频繁,之前与安兹在一起时的紧张感现在几乎荡然无存。

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放弃了的原因,回国后不是没有想过各种各样的对策,总之主导权在别人手中这件事让吉克尼夫很不安。但是不管是想到什么对策,只要稍稍深思就会发现要落入对方陷阱。安兹真可谓是365°无死角的强大存在,碰到这种人不认命又能怎么办?虽说已经认命了,但是还是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实在是因为安兹做事看似毫无章法,但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这些在现在看来毫无章法的事,就会变得像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就比如安兹改了给圣王国使者安排的宴会上几乎所有人的记忆,直到回国后吉克尼夫才发现只有自己的记忆与其他人的不同。当然这一点猜测肯定有根据的,那段修改的记忆实在太过荒唐,所以圣王国的使者才会用那种复杂的神情看着自己和安兹吧!总之,自己的脸已经被那段修改过的记忆丢光了,又不能对始作俑者兴师问罪,吉克尼夫很委屈。但如果硬要说安兹这样做,只是单纯的让自己丢脸,吉克尼夫第一个就不信,这件事一定有着它的意义,只是现在自己还猜不透。

而始作俑者已经打点好一切,拍拍铺在地上的餐布说:“可以坐了!”

深深叹了口气,吉克尼夫这才坐在安兹拍过的地方,其他地方摆放着饮料和吃的东西,都是些吉克尼夫没见过的料理。

安兹拿起一块小小的表皮上有点粉的东西送到吉克尼夫嘴边:“这是樱花寿司,是我教琪雅蕾做的,也不知道味道正不正宗。”

吉克尼夫本来想伸手接过来,但安兹却固执的等着他开口。真是好笑,魔导王为什么要做这种矫情的事。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吉克尼夫真心笑不出来,毕竟被投喂的可是自己。看着安兹的双眼红光闪烁,于是吉克尼夫败下阵来,张口咬了安兹手上的寿司一口。

“怎么样?”

“很好吃!”吉克尼夫实话实说,这种食物他还是第一次吃,酸甜的适度刚刚好,是种能激起人食欲的食物。

“啊!我也好想吃。”安兹看着手中剩下一半的寿司陷入沉思。

“……”想吃怎么办?不死者根本就没办法吃东西吧!这样叫我怎么接话?吉克尼夫暗自吐槽,没办法,最近安兹的行为总是和吉克尼夫的认知有点对不上号。

“不如试试那个行不行……”安兹放下手中的寿司,又从虚空拿出他那个神秘的盒子,打开后翻翻找找拿出一个白色小球。然后抬头看着吉克尼夫说:“我一会的样子这个世界没人见过,所以吉克尼夫要帮我保密哦!”

什么样子?吉克尼夫忍不住吞了口唾液,这个白色小球是什么东西?该不会要变成什么可怕的怪物了吧?说实话不死者已经够吓人了,就别再刺激我的神经了好不好!虽然心里想的是这样,但脱口而出的话却口是心非,带着微笑的假面说:“我会替你保密的。”

听到吉克尼夫的保证后,安兹捏碎手中的白色小球,“噗”顿时白色烟雾将他整个骨都包围进去,随后又很快就散了开来。

本来以为会出来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等烟雾散尽看清安兹发生的变化后,总觉得普普通通,虽然还穿着他那间骚包的黑色法师袍,但里面的骨头却实实在在变成了人类。

虽然有着罕见异域风情的黑发黑眼,但可比变出吉克尼夫脑补的怪物普通多了。

安兹则抬起手看了看,然后又摸起了自己的脸,最后又从他还没收起来的盒子里拿出了镜子左瞧右看,一脸兴奋的样子。

在接受了对方变成了人这个设定后,吉克尼夫也开始仔细打量起了安兹。该怎么说好呢?他的脸实在太过清秀,完全看不出威严感来,这和他不死者的脸完全是两种概念。喂喂!表情太丰富了吧!你的人设要崩了啊魔导王陛下!再看他的体型,真是相当的纤细,只是在骨头盖了一层皮吗?

总觉得这副模样的安兹,我完全是可以压倒他的!吉克尼夫将两人的体格对比一下,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希望把王妃这个名号给去掉的,但随后脑海里就冒出安兹那些实力变态的守护者们暴走的身影。要是自己把安兹给睡了,怕是帝国就真的要玩完了!

“吉克尼夫,在想什么呢?”安兹不知什么时候收好了镜子和盒子。

还没从自己恐怖的想象中回过神来,吉克尼夫泄气的说:“还是你睡我吧!”

“啊!”安兹吃惊的看着吉克尼夫,表情夸张的不像样子。

“……”我刚才到底说了什么?吉克尼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嘴巴,难道是平时想的太多脑力用透支了,终于变成白痴了吗?

安兹红着脸不看吉克尼夫,有些扭捏的搓手说:“吉克尼夫的工作已经都完成了吗?今天就举行神赐会不会太快了?”

“……额,是我得意忘形了,工作果然还是有一大堆。”吉克尼夫尴尬到声音不像自己的,现在恨不得原地爆炸。

“快吃东西吧!”安兹还是不看吉克尼夫,红着脸指了指餐布上的食物:“还有很多种口味的寿司没有尝过呢!”

“哦!哦!”吉克尼夫也撇过脸,你到底为什么要脸红啊!扭扭捏捏简直就像暗恋你的那个小丫头,搞得我都快绷不住了啊!

两人都不看对方,但伸出去的拿寿司的手却碰到了一起。(哈哈哈!安兹现在的心情:啊!这种爱情番中才会出现的狗血桥段,真的出现了!)随后触电般的都撤了回去,这种奇怪的气氛到底是什么鬼?

终于在避开安兹的手后成功拿到了寿司,吉克尼夫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已经当机。这样不就真的就是在普普通通的谈恋爱吗?到底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之前根本就想太多了?不不,想多少都不嫌多,不要看他现在一副人畜无害的纯情模样,他可是一个魔法灭了十几万军队的超级魔法吟唱者,现在的样子绝对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的伪装。对,一定是伪装!

“好吃!”安兹语调里携带着满满的感动。

吉克尼夫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安兹已经又拿起两块寿司塞到嘴里,两腮因为塞进食物而鼓起来,手里又拿起一块寿司准备继续送进嘴里,活像一只进食的仓鼠。吉克尼夫挑挑眉毛,莫名觉得有点可爱是什么鬼?

“不好意思,实在是太久没有吃过东西,有点忍不住了!”安兹给了吉克尼夫一个笑脸。

住手啊!笑的实在太傻了,吉克尼夫忍住想要捂眼睛的冲动说:“安兹吃的开心就好!我也觉得寿司很好吃!”什么鬼?啊!胃突然疼起来了!

评论 ( 15 )
热度 ( 147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