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兹X吉克尼夫】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27


  好的,我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这篇文磕磕绊绊终于快接近尾声了,大约最多还能写个五六章吧!

  谢谢大家给我的鼓励和支持!

  不过能和小可爱们聊脑洞真的让人很开心,在这里不要脸的在做个群宣吧!

欢迎加入骨血关系讨论协会,群聊号码:829949882

                    ——————————————

距离从龙王国回来已经超过一个星期,安兹自那之后就再没来过帝国。

对于安兹而言,来帝国基本上就跟串门一样简单,他不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吉克尼夫抱着头冥思苦想,按宠妃路线来说自己做的并没有错啊!毕竟以前自己就最讨厌争风吃醋的女人,温顺且善解人意的女人才不会让人产生厌倦。但这套貌似在安兹身上不管用,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所以说安兹到底在生什么气?还有我这越来越按捺不住的心思,又到底算什么?

所以当美貌的少女出现在眼前时,吉克尼夫还处在发呆状态,直到少女优雅行礼后才回过神。

“吉克尼夫王妃大人,安兹大人让妾身接你去耶.兰提尔,请你尽快随我前去吧!”少女面色不愉没做任何掩饰,显而易见的表示自己和吉克尼夫并不对付。

“……”看着少女倾国倾城的脸庞,吉克尼夫又不由走神。这个少女因该是叫做夏提雅吧!她在魔导国似乎就是个开传送门的,可据调查战斗力真的十分强悍,还长着一张能让见过的人都魂牵梦萦得脸。初次见她时是在大坟墓的王座之间,当时还以为她是安兹的宠妾,而雅儿贝德就是安兹的王妃。可现在看来全猜错了,安兹是怎么做到放着大坟墓众多美人视而不见的呢?

“喂!秃子!不要仗着安兹大人喜欢你,就可以这样轻视妾身!”夏提雅久久不见吉克尼夫行动,觉得很失面子,于是脸色有些狰狞说:“就算王妃的宝座已经被你拿走,妾身迟早也会干掉雅儿贝德那个荡妇,成为安兹大人的侧室,到时候有你好看!”

“秃子?”吉克尼夫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头发,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保养自己的头发。安兹喜欢我?这件事从他人口中得到确认,吉克尼夫心口仿佛漏掉一拍。

“快拿好你的假发跟妾身走!”夏提雅嫌弃的翻了个白眼:“让安兹大人久候,可是重罪!”

绕是吉克尼夫再有修养,现在也已经在生气的边缘徘徊,虽然自己的掉发量是有点大,但根本就不需要假发好吗!而且,让我掉发的罪魁祸首,不就是你们这些家伙吗?可一想到夏提雅的战斗力,吉克尼夫只能忍气吞声的起身说:“我们走吧!”对夏提雅算是有了全新的认知,连雅儿贝德她都敢直呼荡妇,大坟墓里到底都生活着些什么人啊?

不过安兹这个时候叫自己过去到底是什么事?心里不免有些忐忑的同时又有点难受,为什么不是他亲自过来?以往他从来不会间接让别人来找我的,果然还是在为之前的事生气吗?可那个时候自己也很慌,突然就明白自己怕是真的爱上安兹的冲击,让人暇顾及其他。爱上一个人就是场豪赌,稍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更何况对方还是安兹.乌尔.恭。

传送门的另一端连接的地方吉克尼夫很熟,毕竟每次安兹请他看竞技的时候,都是这间贵宾室。

夏提雅明显把吉克尼夫当情敌,带到后连解释都懒得做就自顾自的走了。

安兹不在,吉克尼夫有点心虚,一会见面该怎么和他解释上次自己最后的失态?等了许久,竞技场的观众席基本都坐满了,安兹也没有来。吉克尼夫忍不住在心里胡思乱想,接下来我到底该拿安兹怎么办?

竞技正式开始,观众席上已经有了呐喊声,毕竟自己买中的战士能赢的话,是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金额。所以观众的热情,有时比竞技场里面的斗士还要高涨。

可吉克尼夫却显得心不在焉,甚至有点坐立不安,偌大的贵宾室只有吉克尼夫一个人,安兹一直都没有过来。今天的竞技似乎有些爆冷,即使是如此心不在焉的吉克尼夫也注意到了。

这间贵宾室是整个竞技场视角最好的地方,所以发色半白半黑的少女行云流水的动作,吉克尼夫几乎一览无余。她是谁?这么厉害的角色,不该默默无闻,帝国不应该没有收集到情报啊!还是说,她也是大坟墓的人?这样说就解释的通了,毕竟魔导国不都是厉害角色嘛!吉克尼夫有点懒得收集她的资料了,毕竟不会对帝国造成什么损失。

忍不住看了门口许多次,吉克尼夫第一次这么焦急见不到安兹。这要是摆在以前,现在的心情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已经习惯安兹总在身边的感觉,这真是个不妙的发现。

虽然心里在暗自决定要改掉这个习惯,可在听到门外渐渐接近的脚步声,吉克尼夫连自己都没发觉的翘起了嘴角。

“安兹!”回头却看到一身盔甲的飞飞,不,应该是潘多拉。不免有点失望。

“母亲大人!”果然是潘多拉的声音:“父亲大人还要过会才会来陪您,真是难得能和您独处的时间,我真的非常开心!”

对潘多拉,吉克尼夫实在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面对他,毕竟两个人接触真的不多,但每次他给自己的惊吓却是实打实的。心里不免寻思,这次他又要干什么?

潘多拉似乎不在意吉克尼夫的态度,大大方方的坐在他身边就开始抱怨:“父亲大人真的很过分呢!”似乎忍不住抽泣:“他竟然一整年都不让我进宝物库,这样我会死的!”

吉克尼夫有点手足无措,想来可能和上次潘多拉那个不靠谱的剧目有关,其实那个剧还挺有意思的。但看孩子伤心成这样,总之安慰就对了:“你别这么难过,要不我跟你父亲大人说说,看能不能早点让你回宝物库。”

“果然还是母亲大人最疼我了!”潘多拉开心的手舞足蹈。

“那个,安兹到底什么时候才来?”跟潘多拉相处,果然还是有些尴尬。

“父亲大人的话,他现在就在下面啊!”潘多拉指了指竞技场。

吉克尼夫这才发现安兹果然在下面,站在黑白相间发色的女孩对面。在吉克尼夫还没弄清情况时,女孩已经抄着十字战镰朝安兹冲了过去。

安兹并没有穿着法师袍,而是拿着一把战斧迎敌。女孩身体娇小,力道却出奇的大,安兹接下她的第一击竟然被逼的退了好多步。这是吉克尼夫第一次见安兹碰到旗鼓相当的敌手,毕竟上次跟武王的对决安兹看起来绰绰有余。

其实对安兹最后的胜利,吉克尼夫是毫不怀疑的,毕竟以他的实力,这个世界根本没人能拿他怎么样。可他和这个女孩对决的意义又是什么?难道说这个女孩不是大坟墓的人?能和安兹打的旗鼓相当,不对,甚至武技方面似乎更甚一筹的女孩,如果不是大坟墓的人,那她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吉克尼夫大脑开始飞速运作,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后,得出结论她难道是教国的人?

安兹被女孩打飞,落地后又在地上翻滚数圈。

“安兹!”吉克尼夫下意识惊呼一声,虽然知道安兹不可能输,但还是忍不住担心。起身的安兹似乎听到了吉克尼夫的声音,往贵宾室的方向迅速看了一眼,就又和女孩战到一处。

“不妙呢!”潘多拉也看着竞技场中的打斗说:“不愧是教国的杀手锏,她的技能属性完全都是压制不死族的神圣系呢!”

吉克尼夫下意识握紧拳头,心中焦虑自己只能这样看着,安兹似乎一直处于下风。他真的能赢吗?心中坚定不由有些动摇,我该做些什么呢?脑中突然闪过安兹曾经在这里开的那个玩笑,他说希望自己给他加油呐喊。

“安兹!加油啊!干掉她!”这句话几乎是没过脑就喊出来了,喊完就觉得好尴尬。可安兹似乎听得到,吉克尼夫也不管那么多,接着大声的喊:“快点干掉她!我要你获胜!”

评论 ( 21 )
热度 ( 135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