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兹X吉克尼夫】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29


  这一章开始走剧情,总之恋爱是令人智熄的事,别问我主角们为啥智商掉线……

                       ————————————

  再回帝国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了,吉克尼夫也是相当苦恼。这两天可以说度过的非常愉快,以及感受到从懂事起就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其实只要自己不多想,跟安兹在一起的时光真的非常惬意舒适,想想以前自己的谨慎小心真是浪费了不少好时光,所以越发留珍惜这两天的快乐。以致今天帝国官员慌慌张张跟魔导国报道,皇帝莫名失踪的时候。吉克尼夫才想起自己出门的时候以为很快就会回去,根本谁也没有交代。恋爱带来的副作用实在太离谱,自己以前绝对不会有这种低级疏忽。

跟安兹告别时,这家伙依依不舍想要跟着回帝国,被吉克尼夫言辞拒绝,并告诉他今天绝对不能来找自己,不然工作就真的没法完成了。看来需要一段独处时间冷静,恋爱和工作间的平衡点真的很难掌握,再怎么说自己还是帝国的皇帝。本来怕惹安兹不快,担心却并没有发生。

将古怪的木雕拿在手中观察,这是安兹临行前给自己的东西,应该是某种召唤类的魔法道具。因为安兹说有什么要紧的事,立刻捏碎他就会赶过来。本想让本国的魔法研究所研究一下,但又私心觉得把安兹给自己的东西拿给别人看很不爽。可是一想到自己已经盯着这玩意发呆半天,连堆积的工作都没有认真处理,就觉得自己实在太不称职了。

今天之前一定要把这些工作处理完!吉克尼夫下定决心后,把手中木雕塞进了抽屉,那里还放着自己不时之需的胃药。不过今天看来自己并不需要,于是又加上了一把锁。埋头进入工作状态后,吉克尼夫不在思索工作以外的事,多年来工作狂的习惯还不至于被刚刚开始的甜美爱情完全替代。

……

即使洗完澡后脖子依旧酸痛,吉克尼夫扶着脖子进卧室后有短暂的不适应感,安兹在等自己时总喜欢趴在床上看书。那是自己不认识的文字,以前吉克尼夫总猜测那是什么非常深奥高级的魔法书籍,下次自己该问问他到底是什么书。并不是为了收集情报,而是吉克尼夫打算从现在开始真正的理解安兹,毕竟自己都打算和他共度余生了。

辗转几次,莫名觉得有点空虚。以前并不觉得没人陪是件多寂寞的事,果然感情会使人变得软弱。吉克尼夫闭上眼睛逼迫自己迅速入睡,作为要站在他身边的人,不该让这种软弱占据太多的地方。

那巨大的石门再次出现在面前,一边是天使,一边是恶魔。吉克尼夫有些恍惚,抬手要推开巨大的石门。他知道这石门虽然看似高大沉重,可自己想要推开就一定推得开。而且这门后有一样东西,那是吉克尼夫最想要的东西。推门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吉克尼夫微微愣神才想起自己来的路上死了很多人,这是他们的血。

突兀间那些死尸将吉克尼夫围住,他们爬在地上匍匐而来,有的揪扯着他的衣摆,有撕扯着他的胳膊,短短瞬间鲜血淋漓的死尸们几乎将吉克尼夫淹没。

“怎么可以让你得到幸福?”

“唯独你不该被人爱着!”

“我诅咒你挚爱背叛,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死尸的各种诅咒淹没吉克尼夫的听觉,眼前的石门几乎被阻挡的看不清楚。吉克尼夫用尽力气也无法触及大门半分,眼前撕扯着自己的死尸竟全都是血亲,母亲父亲,几个兄弟,此刻如陷深沼无法挣脱……

从梦中惊醒,吉克尼夫汗流浃背,睡衣紧贴着身体,被众多冰冷的血手生生撕扯的感觉仿佛还在,身上的汗水仿佛他们沾染在自己身上的血迹,想到这里胃就忍不住一阵翻腾。

“啊啦啦!你醒了!”卧室里突然响起女人的声音。

吉克尼夫一惊,立刻循声望去,离床不远的椅子上坐着个人。吉克尼夫立刻起身点亮了床头的魔法灯,这才看清椅子上的人,她发色黑白相间,就连瞳孔亦是异色的,是教国的人。少女容貌动人,看着吉克尼夫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收起了手中颜色杂乱的小方块。

但吉克尼夫却无暇顾及少女的表情,目光已然被地上碎的不知是什么东西的肉块吸引,溅的到处都是的绿色血迹将他翻滚的胃更是引得有呕吐欲望。

“不用在意它们。”少女顺着吉克尼夫的目光低头看了看又抬头说:“我等你半天了,现在我们先谈正事吧!”

“正事?”吉克尼夫强行让自己冷静,既然她能等到我醒来,那就证明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下意识想拿安兹给自己的木雕,才想起被自己锁在办公室了,看来只能先暂时跟她周旋了。从床上下来,吉克尼夫站在地上看着少女说道:“至少也该报上你的姓名,我没和不明身份的人随便交流的习惯。”

少女微微皱眉看着吉克尼夫,见他神情坚定才说:“我的名字是绝死绝命,这样总可以跟你谈了吧!”

“绝死绝命。”吉克尼夫低声呢喃,她的武力是亲眼目睹了的,想要杀死自己简直犹如捏死一只蚂蚁,心中飞快的想着对策:“既然是正事,不如移步我的办公室谈如何?在那里,双方签署正式文件也比较方便。”

“别做挣扎了,我知道你在做什么盘算。”绝死绝命起身,速度极快来到吉克尼夫面前,近到双方能感觉到彼此呼吸,在吉克尼夫还没反应过来时掐住他的下巴说:“放心,我不会对人类做什么,所以没必要担心你的命。”

吉克尼夫厌恶的打掉绝死绝命的手,下意识往后退:“你到底要说什么?”

被打掉手,绝死绝命似乎并不在意,而是认真的看着吉克尼夫说:“也没别的,我只想用魔导王怀一个孩子。”说罢拍了拍自己的小腹。

“……我会帮你转达的。”虽然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吉克尼夫却本能的讨厌,但现在并不是硬碰硬的时候。

绝死绝命笑的很开心:“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嗯!”点点头,吉克尼夫言语婉转:“今天已经很晚了,不如你就住在客房里,明天我再跟魔导王陛下转达。”

绝死绝命低着头摸着自己的肚子,声音颇为兴奋:“呐,皇帝,你说从这里诞生的孩子会有多强?是不是足以强大到杀死他的父亲?啊!这个孩子将是人类种新的守护神……”

恶寒从内到外遍布全身,她的目的是杀死安兹吗?我该怎么做?总之不能让她有伤害安兹的机会,吉克尼夫感觉到身体在微微颤抖,梦中的诅咒盘旋在脑海。一边无视这些无意义的声音,一边镇定自若的说:“那一天真的很令人期待呢!绝死绝命阁下,事情既然已经谈妥,今天是否就到此为止?我会让女仆安排最好的客房,明早我就将你的要求传递给魔导王陛下。”

绝死绝命满意的点点头,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下一瞬吉克尼夫只觉得腹部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划过,紧接着疼痛异常,伴随而来的还有大量的出血。慌忙用手捂住伤口,血液从指缝溢出,止也止不住。

“不会立刻死掉。”绝死绝命面色冷静的看着吉克尼夫说:“等我有了孩子,就帮你治好伤口。”

                           ——————————

欢迎加入骨血关系讨论协会,群聊号码:829949882

评论 ( 31 )
热度 ( 113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