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兹X吉克尼夫】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30

   这章写的非常杂乱,可能是文笔不够的原因吧……

                ————————————

   才回到住处,绝死绝命甚至还没来得及站稳脚房门就被人从外撞开。

“你知道你干了些什么吗?”声音显得焦急败坏。

绝死绝命看着黑发男子,他勉强算作自己的同僚,也可以说是在教国唯一还能跟自己过上几招的家伙。程度大约和自己喜欢玩的魔方不相上下,觉得该好心给他个建议:“也许你不该这个时候跑来质问我,而是该在知道我干了什么的时候收拾东西,早早离开教国去避风头。”

“……这样会让教国面临危机,那个不死者的实力你现在最清楚不过,为什么还要招惹他的怒火?”他显然没想到绝死绝命开口就是劝自己离开。

绝死绝命不以为意,笑的灿烂:“危机也意味着机会,想要得到神的眷顾就得献上足够的祭品。”

祭品?明白绝死绝命的意图后,他忍不住颤抖着想,教国面临的岂止是危机:“不行!教国不能被毁掉,没有了教国的庇护,人类会有什么下场你不知道吗?”

“也许会有一段艰辛的日子,但活下去并不难,至少帝国的人类绝对不会灭绝。”绝死绝命将一把精巧的小匕首放进房间里的某个机关后的盒子里,接着说:“等新的神成长到足够强大,人类就再也不用惧怕任何种族,我们将立于世界的顶端!”

男子看着绝死绝命收起匕首,这是六大神留下的神装之一,只有配合绝死绝命的异能才能使用。事情的结果显然已经昭然若是,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我不打算见高层,在他来之前我会一直等在这里。”

属于神人发达听觉的作用,男子听到由远及近的杂乱脚步声,显然高层也得知绝死绝命回来的消息。只是他们现在来了也是无济于事,几乎短短的瞬间男子就做好了决定:“我期待着你说的光景!”

——————————————

露普斯蕾琪娜·贝塔和佩斯托娅·汪克 单膝跪于他们至尊之主面前,觐见这位伟大的魔导王安兹本该是至高荣誉,让人欢欣鼓舞的事。可是此刻的两人却噤若寒蝉,安兹大人的交代任务无法完成,实在是屈辱的经历,但这种无能为力感真的无法跨越。

不死之王坐在上位,指骨无意识的敲击着扶手问道:“如何?”

露普斯蕾琪娜恭谨的回话:“安兹大人,吉克尼夫王妃的伤势还是无法治愈。”感觉着上位威严的目光,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才又又说:“属下与佩斯托娅觉得之所以伤口无法治愈,因该是和伤口周围的不明魔力波动有关。 ”

“死后复活是否可行?”

“无法预知。”佩斯托娅开口回话,声音里是满满的自责:“王妃的伤势不可逆转,复活魔法对这种魔力波动是否有效,属下不敢断言。”

“你们退下吧!”意料之外的命令,露普斯蕾琪娜以为安兹大人至少会像上次自己犯错时一样生气。

与佩斯托娅一起走出门外,狗头女仆还在不能为王妃治疗的事深深自责。露普斯蕾琪娜却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安兹大人向迪米乌哥斯下达了摧毁教国的命令。

啊~啊!露普斯蕾琪娜在心里感叹,真好!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听说夏提雅大人之前的暴走就跟教国有关,这次居然又敢动安兹大人看中的家伙。真是一群该死的杂碎!蝼蚁们,等着被蹂虐吧!

——————————————

安兹非常生气,简直可以用暴躁来形容,即使是强制冷静频繁发作也无法压制这情绪。果然最气的还是自己,明明发誓要好好保护吉克尼夫的,却让他承受了这么大的伤害。想起吉克尼夫腹部流血不止的伤口,安兹空空的胸口就隐隐作痛。

即使他伤成那个样子,见到自己时并不是抱怨,而是担心自己时,胸口这种痛楚就越发明晰。

“她的目的是利用你怀上子嗣,用你的孩子毁灭你。安兹,不要让她得逞。”吉克尼夫嘴唇苍白无血色,攥着安兹的手:“这是我的私心,我不想看你至亲相残。”

迪米乌哥斯的计划中教国很快就会属于魔导国,但安兹现在就要毁灭这个国家,让它成为废墟也不足以平息此刻的怒火。成为不死者后,人性早已泯灭的差不多了,唯独自己在乎的才值得坚守。而吉克尼夫,则是自己最后一丝人性的弱点,也是逆鳞,容不得任何人触碰。

“活捉绝死绝命。”安兹对迪米乌哥斯下令,那个女人说过能治愈吉克尼夫,那就让她来亲自偿还自己犯下的罪孽。

潘多拉主动请求参与这次行动让安兹很意外,但看着他无法做出表情的脸,安兹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怒气,像极了现在的自己。

守护者们已经开始了各自的行动,安兹却再次回到了吉克尼夫的卧室。他的爱人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女仆长佩斯托娅正不断地用着恢复术阻止伤口急促恶化下去。

安兹牵起吉克尼夫冰凉的手吻了吻,小心的握在手骨中,看他无力的睁开眼睛才说:“吉克尼夫,我很快就会回来,你马上就能好起来。相信我,我会让那个女人和教国付出代价!”

“安兹,我爱你!”吉克尼夫嘴角艰难的翘了翘,给了安兹一个浅浅的微笑。

——————————————

生命的流逝如此清晰,向安兹说明情况后吉克尼夫就开始陷入半昏迷状态。虽然安兹的女仆在不间断的为自己治疗,与流逝的生命力相比却是杯水车薪。

手背被人亲吻,吉克尼夫艰难的睁开眼睛,安兹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吉克尼夫一句也听不清。四周仿佛死灵密布,他们身浴鲜血嘶声尖叫,宣告着自己死期将近。

要死了吗?吉克尼夫恍惚中听到过只言片语,他知道自己死后无法被复活,即使是安兹也无能为力。明明才刚知道生的美好,就要死了吗?

“安兹,我爱你!”至少,至少这件事不该有遗憾。此前吉克尼夫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留恋安兹,然而自己所能说的最动听的情话,也就只有这三个字。

教国的毁灭几乎只是一夜间的事,世人再次想起魔导王安兹的恐怖的强大。他以仁慈处世,并不是意味着任他人随意践踏。

即使教国被夷为平地,也没有人敢站出来指责魔导国是在实行不义之举,毕竟是教国刺杀魔导王的准王妃在前。魔导王有多爱巴哈斯的皇帝,全世界的人几乎都心知肚明,教国的毁灭可以说是自寻死路。

然而两个月后,突然传出帝国皇帝与魔导王决裂的消息,是皇帝当着魔导王的面亲手摔碎了他们的订婚酒杯……

评论 ( 18 )
热度 ( 101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