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兹X吉克尼夫】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32

  睁开眼睛时,晨光正从窗外照到脸上,微风吹拂的窗帘轻轻摆动。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吉克尼夫每天醒来时都会看到的普通景色,今天吉克尼夫却忍不住感叹晨色的美好,原来自己每天醒来都是身在这种幸福当中,以前却总是忽略了这些。

   “吉克尼夫王妃,你现在感觉如何?”女魅魔的声音并没有什么起伏,冷清到了极致。

  扭头就看到床边几乎站满了人,首当其冲的便是白色礼服的雅儿贝德。门口似乎有谁被拖了出去,只可惜吉克尼夫没太看清。目光在床边的人群里扫了一圈,吉克尼夫有些怀疑的又扫一圈,没有,安兹怎么不在?

  “吉克尼夫王妃?”巨大蓝色身躯的守护者忽然凑近,弯下腰专注的看着吉克尼夫担忧的问道:“您的肚子还有什么不适吗?”

  这才意识到自己腹部的疼痛不知何时消失了,赶忙摸了摸发现皮肤光洁如初,竟然连伤痕都没留下。折磨自己数天的伤痛居然就这么轻易被治好了,深刻的不现实感仿佛是梦境一般,不然怎么会不见安兹踪影呢?如果他爱我的话,那么他定然会在我醒来时出现在眼前。

  “雅儿贝德,王妃似乎不对劲,是不是那个女人还留了什么后手?”科塞特斯起身看着大总管:“这可是关系到我们大坟墓和魔导国的未来,绝对不能出现纰漏!”

   “科塞特斯无需紧张。”优雅恶魔拍拍好友肩膀以示安慰,紧接着才对床上的吉克尼夫说:“吉克尼夫王妃,安兹大人似乎被什么事耽误了行程,你无需担心他的安危。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修养身体,安心等待那位大人归来即可。”

  “安兹他到底被什么事绊住了?”吉克尼夫有一丝丝的失望,即使知道安兹这样并没有错,作为一个君主国家比爱情更众要。但是还是忍不住存着私心,私心他将自己看的比国家重要。

  “吉克尼夫王妃,安兹大人的事可不是我等能随意过问和干涉的。”雅儿贝德依旧冷着脸,言语里却在警告吉克尼夫搞清楚自己的位置。然后回身对身后的守护者们说到:“行了,既然王妃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大家也该回去工作了!”

   大总管发话后,守护者们就依次离开了吉克尼夫的卧室。留在最后雅儿贝德待众人离开,最后一个走到门边又回头说:“那个女人的胆识我倒是很敬佩,可惜她只是安兹大人伟大计划中一个无关紧要的棋子。”

  ……

  吉克尼夫拼命的批阅着文件,这些文件并不只单单是帝国的,甚至还有魔导国的各项政策。虽然这些魔导国的文件大部分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只需要最后的敲定即可。但再加上帝国本国的文件数量,堆积起来要处理的事真是多到让人无法喘息。

   这些文件初被送来时吉克尼夫也是很惊讶的,虽然自己挂着个王妃的名衔,但到底并没有和安兹正式结婚,处理这些文件真的好吗?心里虽然是这样想,但还是立刻接下了这些工作。

  自从伤口痊愈醒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月余,安兹一直没有音讯。是什么让他如此之久还不能回来?甚至连一通讯息也不发回来?或者说他的下属们都知道他的踪迹,甚至他经常有联络回来,但并没有提起自己,这个想法让吉克尼夫很不安。亦或者连守护者也不知道他的行踪,还是说他遭遇了不测?这个想法让他更不安,但这世上真的有能伤害安兹的人吗?这样的胡思乱想几乎淹没了吉克尼夫的闲暇时间,之前才决心相信他是真的爱着自己的想法,在一天天的时间里产生了动摇。

  想到他爱着自己这件事很有可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胸口就有种被什么东西堵上似的闷闷的痛。只有全神贯注的投入工作中时,才不会让这些事来烦自己。更因为同时处理着他和自己两个国家的工作,让吉克尼夫觉得自己对安兹来说还是有用的,这种卑微是连吉克尼夫本人都未发现的。

   “王妃在里面吗?”门外是迪米乌哥斯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名字也已经被这些守护者给省略掉了,只剩简简单单王妃两个字。

  “一直都在里面。”是那个蓝色大高个科塞特斯的回答,这个家伙似乎对自己的安全格外上心,几乎每天都要来亲自为自己站岗很久。刚开始这个异型的大虫子还给了吉克尼夫压迫感,但相处时间久了也渐渐意识到他只是个头脑简单的武者,似乎是真的很关心自己的安全问题,所以现在也已经对他出现在自己周围习以为常了。

  果然敲门声随后响起,吉克尼夫深深的叹了口气说:“进来吧!”

   来到办公桌前,迪米乌哥斯将一整摞文件放在桌上说:“王妃,这是关于教国废墟重建的各种方案,请你在其中敲定一个吧!”

  也就是说这里每个方案都是已经实际可行的了,以迪米乌哥斯的办事能力来说随便挑哪一个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解决方案,却偏偏非要自己从中敲定,这种时候吉克尼夫往往觉得自己其实是多余的一环,但他们碍着安兹的面子才不得不这么做的,总觉得这种时候就心情微妙,既高兴又失落。只要是被冠以王妃这个名衔,到了这种时期守护者们大约都会这么做给“王妃”留有情面吧!对他们来说,这个王妃是谁并不重要,那对安兹呢?重要吗?

  教国的毁灭并没有影响安兹的名誉,甚至更给了他一个深情的标签。虽然还有部分人类因为这件事更加害怕安兹,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也不能阻止历史前行的车轮,再加上有自己这么一个深得魔导王宠爱的人类王妃,人类只要不像教国那样作妖就基本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个计划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筹谋的呢?吉克尼夫还是忍不住想安兹的事,本以为龙王国属国化就已经是很长远的计谋了,毁灭教国的计划若是从自己出现的那刻就开始筹谋的话,那么安兹所做的一切到底是出于他的计划,还是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对自己的动心?安兹一定是遇上了什么措手不及的事,否则他怎么会到现在还不回来?想起临别时安兹亲吻自己的手背,如呵护一般握在掌心,那样小心翼翼是做不来假的。吉克尼夫在心里确认着,他是爱我的……

评论 ( 14 )
热度 ( 107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