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19【安兹X吉克尼夫】


  我可能要改名【沉迷游戏,无法自拔】了,最近整日沉迷游戏不务正业,我已经深深的反思过了,所以来更文啦!让大家久等了!

                    ——————————————

安兹总算停止了那可笑的吃东西样子,吉克尼夫这才松了口气,还好是在自己表情崩溃之前。说实话,谁能想到威严魔导王陛下会有毫无威严的时候呢?可这口气才刚松完,立刻又被安兹的下一个举动彻底吓得大惊失色。

只见他神色满足的拍拍肚子,接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直接躺倒在地上,说着:“啊!好久没有这么身心舒畅过了!”然后就开始在地上来回翻滚?来回翻滚也就算了,那可疑的“嗯哼”声又是什么鬼?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吉克尼夫已经开始怀疑其实这个安兹是冒牌货吧!要不然这些根本解释不通,可是一个冒牌货真的能在纳萨里克大坟墓里通行自如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冒牌货也绝非等闲之辈吧!但是像安兹这样实力的怪物,真的还会有第二个人存在吗?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吉克尼夫决定放过自己,不然秃头危机又要提前不少了。

不过这景致真是很美呢!吉克尼夫本着眼不见心不扰的的态度,抬头去看繁花簇拥的枝头,纷纷扬扬的花瓣飘洒犹如一场花雨。心境也不知不觉也被渲染上了几分宁静,在这么优美的景色当中的确是会让人忘记许多的纷扰。对长期身心紧绷的吉克尼夫而言,当真是一份难道的体验,看着樱花不知觉间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微笑来。突然什么也都变得不再那么重要,这一刻的身心舒畅真该好好珍惜,这样一想突然有些明白安兹的举动了呢!不要看他平时一副高深莫测统筹帷幄的样子,说不定也是很心累的吧!

“那个……”

安兹突然出声将吉克尼夫从身心散漫的状态中拉了出来,扭头就看到安兹已经停止了幼稚的翻滚,侧躺在地上撑起上半身羞涩的盯着自己。又是什么?果然还是不习惯他人类的形态,根本就是让人更加摸不到头脑,吉克尼夫嘴角忍不住抽搐,可别再做什么让我神经衰弱的举动了好吗?深呼吸后用平缓的语气问道:“有什么在意的事吗?”

安兹面对着吉克尼夫坐起来,又有些不好意思别过脸,抬手捞了捞自己的面颊说:“其实……那个……是有点事比较在意。”说着有些不安又飞快的打量了吉克尼夫一眼,见他正在认真听才又红着脸说:“我想……不对,我能吻你一下吗?”

“……”我能拒绝吗?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拒绝,说实话跟安兹接吻什么的,吉克尼夫内心是拒绝的。但是说起来两人其实已经是接过吻的,而且还是哔——自己主动的。还有之前被恐吓时,违背了良心说自己是爱他的。根本就没有可以拒绝的理由,而且现在的安兹人畜无害,还有点小期待的羞羞的神情就更无法拒绝了吧!想到这里吉克尼夫其实早已经泄气了,再想到不远的将来自己还要和他滚床单的悲惨命运,被亲一下貌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了呢!

认命的闭上眼睛,果然下一刻安兹就用手抚上他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的手似乎有点抖。这个亲吻结束的可谓非常之快,只感觉到嘴唇上柔软的碰触了一下,然后就飞速的离开了。

吉克尼夫睁开眼睛时,首先碰触到的就是安兹闪闪发亮的双眼。忍不住抬手触摸自己被他亲吻过的嘴唇,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接受,也许是环境的加持导致吉克尼夫甚至觉得这个吻还有点小美好?这是什么鬼心情?我是不是中了什么魔法了?

“我想我已经喜欢上吉克尼夫了!”安兹有些扭捏,但是这次看着吉克尼夫的目光却并没有躲避:“现在我们相爱了,这样婚姻才是能让人幸福的,接下来的日子就请吉克尼夫你多多指教了!”

“……”有些张口结舌,胸口在安兹的话说完后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悸动,耳尖微微发烫的吉克尼夫不禁开始想,我是谁?我在那?我现在要干什么?

——————————过场————————

龙王国。

德萝狄珑.奥里克吕斯正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整个人仿佛已经进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如果被她那些萝莉控的子民们看到的话,对她的所有美好的印象绝对会产生幻灭。

在一边的宰相叹了口气说:“陛下,请你注意形象,被其他人看到可就不好了。”

“所以才说现在拒绝一切会见啊!”德萝狄珑头也不抬的继续在纸上写着什么,还不时露出猥琐的笑容。

宰相面不改色的指着其中一段说:“请把这段色(情的描写划掉。”

“唉!为什么?明明这么带感!”德萝狄珑扑闪着可爱的大眼睛。

“陛下,这招对我并没有效果。”宰相一脸冷漠的将手中文件拍在桌上说:“您这样编排他国国王的行为是很不得当的,这可能会为我国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有什么关系,反正只是在我国演出而已。”德萝狄珑打着哈哈,可发现宰相依旧用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后,很不情愿的划掉了自己刚才奋笔疾书的一大部分后说:“把这段划掉总可以了吧!”

“属下私以为,这种手稿应该立刻投到火里全部烧毁最为妥当,在国内演出这种剧目是十分愚蠢的行为。”

德萝狄珑立刻将稿纸抱在怀中紧张的说:“难道要把我最后的乐趣也剥夺了吗?那我不做国王就是了,而且这些本来就是事实,就算魔导王到我眼前来对质,我也会好不心虚的!”

“总之往色情方面发展的文字必须全部删除!”宰相面无表情的做了让步,接着才说:“关于国内损失的统计全在这里了,另外魔导国和帝国送来了大量的物资,战后恢复想必很快就会度过。”

“很好!很好!”德萝狄珑开心的拍拍手,总算做出符合她萝莉外表的举动来。

“别装傻!”宰相冷笑着说:“陛下还是赶紧早做打算吧!天上不会白掉馅饼给您吃的。”

“……我当然知道这些帮助不会白给,但我不是已经写过感谢信了吗?”德萝狄胧苦着脸说:“说不定对方会看在我是个可爱萝莉的份上放过我国也不一定啊!再说魔导王不是正和巴哈斯小皇帝爱的你死我活,还哪有时间管我国的事啊!”

“还真是痴心妄想!”宰相一边总结德萝狄胧的肖想,一边一本正经的说:“现今之季唯有抱住魔导国的大腿才能一劳永逸,你瞧瞧人家帝国皇帝多英明。不如陛下也亲自出使一趟魔导国,顺便捞个王妃当当吧!”

“你们整天就在想如何把我卖掉吧!对方可是不死族哎,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卖掉陛下总比子民们整日担惊受怕会上那个兽人的餐盘强!”宰相理直气壮的指责德萝狄胧:“再说整天YY那个不死者谈情说爱的人不正是陛下您吗?既然巴哈斯皇帝陛下都能做的那么出色,我们相信陛下您也绝对不会逊色。”

“行了!”看着越说越带劲的宰相,德萝狄胧皱着眉头说:“关于我国的事,接下来我会好好考虑的,宰相你们的意见我也会认真斟酌,所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是陛下。”得到德萝狄胧棱模两可的答复,宰相似乎有些安心的点点头告退。

等门被关上的声音响过半天后,德萝狄胧这才:“切~”了一声,小声抱怨:“事情真的有点麻烦呢!但是该怎么做才好呢?”自己哪里想得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魔导国实力会这么强劲,短短时间就让帝国沦为附属国,还和那个巴哈斯小皇帝扯出了这么一出狗血大戏!

想到这里德萝狄胧顿时觉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臂,想要奋笔疾书的冲动淹没了整个大脑,什么狗屁国事之后再想吧!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赶紧写完这剧本,剧院的演员们可是正在翘首以待呢!

评论 ( 16 )
热度 ( 133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