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兹X吉克尼夫】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34

  ooc预警!

  原创人物预警!

 

                     ——————————

  少女挑起眼前吸血鬼新娘的下巴,伸出猩红小巧的舌头舔尽她唇角进食后残余的鲜血。丝丝香甜血锈在嘴中荡开,少女弯起唇角将吸血鬼新娘压倒在床幔中。

  “夏提雅?”

  耳边突然响起那位大人的声音,对眼前吸血鬼新娘顿时失去兴趣。已经两个月之久没有得到这位大人的传唤,此刻光是听到声音就让夏提雅激动不已:“安兹大人!”

  “终于联络上了!”安兹沉着磁性的语调,让夏提雅此刻非常不妙,他却并不管这些接着问道:“吉克尼夫现在怎么样?”

  安兹大人最关心的,偏偏是那个后来居上的秃子!夏提雅在心里暗暗吐槽,想起那张有几分姿色,却没情趣的脸醋意大发,但还是认真的回复了无上至尊的问题:“吉克尼夫王妃现在很好,安兹大人完全没必要这么担心。”

  “是吗?”伟大的无上至尊似乎并不完全相信夏提雅的回答,紧接着说:“夏提雅,把我传送回……额!不,直接传送到离吉克尼夫最近的地方。”顿了一下又说:“稍后我会再联系你。”

  “是!”夏提雅一边确定安兹的位置,一边给大坟墓所有守护者发送了一条消息。啊!那个可恶的帝国皇帝,安兹大人到底为什么那么在乎他啊!忍住想要立刻冲到帝国去的冲动,毕竟得到的指令是稍后再联系自己。就这样冒冒然的冲到帝国去,怕是又要被安兹大人骂了。将试图勾引自己的吸血鬼新娘拍飞出去,嘴里碎碎念道:“那个荡妇可真是运气好,偏偏这个时候跑去了帝国。虽然正妃的位置已经被那个可恶的秃头占了,侧妃的位置我绝不会输给雅儿贝德,毕竟……”kukukuku痴笑着摸摸自己平平如野的胸,夏提雅终于寻求到一丝心里安慰,毕竟安兹大人更偏爱平努,雅儿贝德那下作的乳量根本毫无胜算!确定好了安兹的位置,夏提雅却忍不住:“咦~”

              ————————————

   果不其然,安兹的身影从那巨大悬浮城中飞了出来。吉克尼夫一眼就确定是安兹,他只身一人朝自己所在的这边飞来。

  瞬时间胸口涌上数种情绪,理不清到底是什么,只能用复杂来形容。深深地舒了口气,吉克尼夫压下自己的不愉快,让微妙的开心浮现在脸上。

  在安兹距离近到可以看到彼此的脸时,吉克尼夫才如雅儿贝德一样单膝跪地,献上臣服的姿态。安兹落在他面前时,吉克尼夫抬首给了他一个冲破四周阴霾环境的笑容:“欢迎回家安兹!”

  “吉克尼夫!”安兹一边伸手将吉克尼夫拉起来,一边用另一只手抚摸吉克尼夫的腹部,声音里带着担忧的意味:“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吉克尼夫艰难维持着脸上的笑意,现在担心会不会太晚了?明明都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再做这些无意义的关心真叫人难受呢!心底的不爽快又一次翻涌上来,吉克尼夫却维持着安兹想要的体面:“已经完全没有大碍了,为了我这次真是辛苦你了!”

   猩红的双眼直直的盯了吉克尼夫片刻,安兹终于将吉克尼夫抱在怀中说:“不,完全是我的疏忽才会让你受这么多的苦,以后绝不会再有第二次。”

   被拥入怀抱,感受着安兹放在自己肩上硌人的下巴骨,吉克尼夫心中的不快突然淡了很多。只是个拥抱而已,我还真是意外的好哄呢!突然就泄了气,安兹可是要统治世界的家伙,作为要站在他身边的人,我该给他更多的理解。回拥了安兹,吉克尼夫轻轻的:“嗯!”了一声。

  “啊!”安兹突然僵了一下,然后推开吉克尼夫说:“差点忘了这事!夏提雅现……”

  被推开的空虚感很快被翅膀震动的声音取代,吉克尼夫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一只羽毛华丽尾翼修长的巨鸟已经飞到近处,鸟背上乘坐着一位金发少女。少女穿着洁白长裙,美貌惊艳到现场的黑发魅魔都失了颜色。

  “啊!”只听到安兹惊讶的短呼,以及在视角余光中似有似无得绿光。

  吉克尼夫还没来得及发问,就被人从身后捂住了眼睛:“母亲大人,这事你要听我们慢慢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吉克尼夫的直觉立刻察觉到这件事不简单,甚至已经对女孩身份有所猜测。

  “潘多拉你……”

  “父亲大人我错了,对不起!”潘多拉一边道歉,一边拖着吉克尼夫往后想退回房间说:“总之快让夏提雅大……”

  “安兹大人,快跟我回去举办婚礼吧!”陌生少女的声音如黄鹂鸣叫一般悦耳,不用猜测吉克尼夫也知道是谁。

  “吉克尼夫,这件事是……”

  “作为安兹大人的新娘,希思雅我……”

  “希思雅够了,你先别捣乱!”安兹严厉的制止了少女,紧接着又说:“夏提雅,麻烦你把浮在帝国上空的浮空城传送回耶.兰提尔。希思雅你现在立刻回到浮空城,我和你的事之后再说!”

  吉克尼夫扯掉潘多拉捂着他眼睛的手,闹剧已经结束,少女乘着巨鸟离去。在巨鸟登陆浮空城的一瞬间,悬浮在帝国国都上空的巨大土地就被黑色巨洞吞噬进去。阳光再次挥洒进帝国土地,却没照进吉克尼夫的心里。

  “呼~”尘埃落定后安兹似乎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才看着吉克尼夫说:“吉克尼夫这件事……”

  “不用解释了!”突然前所未有的心累,说什么魔导国只会有我一个王妃,会相信这种鬼话的自己还真是可笑的厉害!什么狗屁爱情!见鬼去吧!

  吉克尼夫转身回办公室,又不做停留的走出办公室。

  安兹紧紧跟在吉克尼夫身后说:“吉克尼夫你要去哪?”并试图握住他的手,却被吉克尼夫狠狠的甩开。

  “这是个误会……”

  “我不想听!”吉克尼夫说的斩钉截铁,又加快了脚步推开了自己卧室的门。

   “我爱你吉克尼夫!”安兹不甘心的跟着吉克尼夫进了卧室:“除了你,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

  吉克尼夫冷笑着取出珍藏在柜子里的盒子,打开时手却止不住的颤抖。这些鬼话像极了贵族们骗情妇的言谈,明明就是贪图美色,说着只爱你一个人的甜言蜜语,又和其他人勾搭。这种事并不是秘密,却依旧有傻瓜前赴后继的扑进去。

  光洁优雅的高脚杯被吉克尼夫从盒中取出来,即使你是魔导王安兹,也不能让我忍受这种屈辱。吉克尼夫看着面前的安兹,他已经不在试图解释。只是简单的松开手而已,酒杯摔落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玻璃碎片在空中划出优美的抛物线后落地。

  “一切都结束了!”吉克尼夫声音止不住的微微颤抖:“魔导王安兹.乌尔.恭陛下,这本就是一桩互相欺骗,互相利用的婚约,没什么可惋惜的!至于帝国,悉听尊便!”

 

 

评论 ( 15 )
热度 ( 89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