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纲】大空恋歌1

  之前的旧文,决定修改修改搬来lof,虽然家教现在冷但我不在乎,毕竟我萌的cp也是个冷cp,冷上加冷简直南极圈,不过还是希望有小可爱来报团取暖!

                      ——————————————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正在面对人生18载之中最为严峻的考验,一切只因为自己不负责任的家庭教师说,做为BOSS有为手下送去家乡土特产的职责。

   好吧,如果是单纯的送别人土特产的话,沢田纲吉绝对不会这样苦恼。一边抓着头发一边不知所措的自言自语“:怎么办啊!”要知道里包恩口中的那个手下偏偏不是别人,而是纲吉最惧怕的人类之一。送去的话,那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想想都觉得全身寒毛直竖。但要是不送去的话,绝对会被里包恩杀掉,那可是他的本职工作绝对不会失手的。

   躲在瓦里安的大门外,纲吉无奈的叹着气,果然不管过多久自己都没办法摆脱废柴这个属性呢!要不要干脆就把这包东西放在这里算了,瓦里安的人看到了就会拿进去。不禁觉得自己想了个好主意,纲吉从背包里掏出纸笔,端端正正的写上赠:Xanxus

   然后贴在装着土特产的袋子上,打算就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溜回去。就算里包恩问起,东西也大概已经到了那个可怕的家伙手里了。所以自己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虽说过程有点投机,但绝对是达成目的了。

  “废柴纲!”里包恩有点喏喏的婴儿音发出的同时,纲吉也因为后脑勺上强有力的踹击而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里包恩,你为什么跟来了?”纲吉一边摸着后脑勺,一边坐起来看着站在身旁的小婴儿,有些心虚的往后躲了躲,深怕对方有继续虐待自己学生的举动。

   里包恩显然很不满,纲吉的躲避并没有妨碍到他继续施暴的动作,一把将纲吉的手臂拧到他的身后说“:纲,你这几年除了身体之外,果然是一点成长都没有呢!好了,给我把彭格列十代BOSS的气势好好拿出来。”

   “疼疼……”纲吉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什么十代BOSS的气势,那种东西我压根都没有过好吗?”

   里包恩终于放开了纲吉的手,低下头,帽檐挡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这让纲吉更加不安,自家的家教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真不知道下一秒这家伙又会冒出怎样的幺蛾子来,于是冷汗连连的从额头滑落。

  “纲,你的觉悟就只有这个样子吗?好好想想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到意大利的?”里包恩抬起头,用他大而乌黑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纲吉。

   纲吉看着里包恩,觉悟吗?不是来这里之前就已经都想清楚了吗?之前突然接到九代目的越洋电话,老人絮絮叨叨的跟纲吉说了很多话,纲吉也觉得这次聊天很开心。大概是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把九代目当做自己的爷爷,所以当话题里没有彭格列,没有黑手党之类的话题时,纲吉觉得两人聊的很投机。

   只是纲吉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愉快的交谈竟然是两人最后一次交谈。在挂电话的最后,九代目却突然说“:纲吉君,我大概是快不行了,彭格列家族和Xanxus就拜托你了。”

   还没等纲吉把这句话消化掉,九代目就挂断了电话。纲吉在哪里呆立了很久,直到最后才明白那句大概快不行了的意义。于是又立刻将电话播了回去,可接听的却是九代目的守护者之一,说九代目很累已经睡下了。

  等第二天再打电话过去,却得到了九代目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消息。

   里包恩对这件事一点都不惊讶,只是有些落寞的说“:指环争夺战受了伤之后,九代的身体就一直没好过,毕竟上了年龄,能拖到现在也已经是奇迹了。纲,你的天真就到此为止吧!”

  之后纲吉去了一次意大利,见到的九代目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直到去世都不曾再醒过来。之后纲吉就回了日本,自己根本就不想当什么黑手党的头目,只想普普通通的完成自己糟糕透顶的学业而已。

   本以为里包恩会阻拦自己,可这家伙却什么都没说,纲吉也就天真的以为自己真的就可以这样做为一个普通人,然后吵吵闹闹但平凡的过一生。

  直到京子被袭击住进了医院,纲吉这才幡然醒悟,自己的命运早就注定好了,不管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再这样逃避下去,只会让身边的人受牵连而已,还谈什么要保护朋友?根本就是自己无知的任性而已。

  认识到这一点的沢田纲吉,终于下定决心远赴他乡,担任起自己从不渴望的权威。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不再带给朋友和喜欢的人伤害?是不是这样,就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这些自己最为珍视人们?纲吉一直都没想明白,只是如果自己依然还在原地踏步的话,那么就不会有任何改变。虽然依旧迷惘,但纲吉却做出了一边前行一边寻找心中答案的决定。

  “想明白了吗?”里包恩出声问道。

  “嗯!”纲吉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那就快去把土特产送进去!”里包恩嘴角一翘,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纲吉无奈的拿起土特产,身体却忠诚的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下一步决定。

   “废柴果然还是废柴!”里包恩嘲讽的看着窝囊的纲吉,抬手到帽檐边上,列恩自觉的爬到他手中变形为绿色的手枪,将枪口对着纲吉说“:就抱着必死的决心去送土特产吧!”

  子弹打进纲吉的额头,不可思议的的看着里包恩,纲吉向后倒去。却在倒下没多久又喊着“复活”跳了起来,额头上燃气了死气之炎,瞳孔也由茶色变成了金色,当然不能不说的是全身又只剩下一条裤头,绿底粉心纹的。

  “拼死把土特产送到Xanxus手中!”话音未落,人已经化作滚滚烟雾冲进了瓦里安的大门里。

  用枪口顶了一下自己的帽檐,里包恩笑着说“:还真是久违了死气弹呢!真好啊,纲。”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