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纲】大空恋歌5

  那晚纲吉睡得并不安稳,也许是突然换床所致。虽然这是张及其舒适的大床,但纲吉却突然很想念自己那张窄小的单人床和总是乱糟糟的房间。

   好不容易入眠,梦境却又如走马灯一样连绵不断。梦见了妈妈和自家热闹的餐桌,梦见了学校里和山本狱寺还有京子在一个教室里上课。总之自己身边总是热热闹闹,虽然乱糟糟可很快乐。最让他觉得开心的事是自己终于有勇气对京子告白,京子温柔的笑着牵起了自己的手,这简直就是纲吉从出生到现在最大的幸福。但不知为什么却总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吊着,很不舒服。偶然间转头看到身后阴暗的角落里,有个看不清的身影。

   纲吉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个身影走去,但心里却在抗拒着靠近那个身影。不能过去,那不是你该触及的范围。虽然心里在这样的警告自己,可身体却并没有顺从。

   这个孩子很眼熟,但纲吉却想不起来他是谁。而且这个孩子仿佛看不到纲吉的存在,正在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纲吉见别人根本不搭理自己,索性就站在一边看着。不管做什么,这个孩子都很认真,而且比其他做同样事情的孩子更加的努力。别人都回去了,他依旧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重复,不管是学习还是格斗。孩子在飞速的成长,纲吉由一开始低头看着他,变成了仰头。这个孩子很出色,比任何人都要出色,在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与他比肩而立。

  纲吉也赞叹这个孩子很厉害,却又不由的想,难道这样他就不孤单吗?可那个孩子本人仿佛并不这样想,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什么憧憬,所以看的比同龄人更加久远。可是这种眼神在一瞬间破灭,纲吉找不出原因。只是觉得这个孩子很痛苦,他在迷茫挣扎。这让纲吉胸口有微微的痛楚感,是什么事让这个孩子突然绝望?忍不住想要伸手去安抚此刻正蜷缩在角落里的孩子,希望自己能给对方一丝的温暖也好。只是还没等纲吉的手触碰到对方,对方就突然抬起头。本来很帅气的脸庞上出现了狰狞的伤口,原本充满憧憬的眼神此刻却全是愤怒,似乎被愤怒的火焰灼伤了指尖,纲吉触电般的缩回手。“Xanxus!”这个名字破口而出的同时,纲吉终于从绵长的梦境中挣脱出来。窗外的阳光刚好撒在纲吉的的床上,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纲吉迫切的离开了床,快步走到桌前翻开昨天自己看完的相册,映入眼帘的Xanxus幼年的照片,果然和梦里看到的一摸一样的。

   大概是昨天和Xanxus多接触了一点,再加上这本相册和里包恩的话给予的暗示,所以自己才会做这样的梦吧!合上相册,纲吉坐在桌前,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枝叶发起呆来。

   Xanxus的心情纲吉现在也多多少少也能明白些了,那个人曾经应该真的非常憧憬着身为九代目的父亲,所以很努力的想要做一个配的上他的儿子,不管任何事都要比别人做的完美。期望有一天可以做个和父亲一样出色的人,用自己的力量让彭格列家族更加的强大。他就是这样强烈的回应着九代目对他的期望,可直到有一天发现,九代目根本就没有对他有那样的期许的时候,巨大的空虚席卷了他的内心。这样回应着根本就不存在的期望的自己到底算什么?就连自己无比坚信的最亲密的血缘关系都是虚假的,那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随之而来的愤怒掩埋了理智,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东西值得自己在乎?想要拥有一切,就要有更加强而有力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牢牢抓住自己需要的东西。

   叹了口气,纲吉有些苦恼的想,原来有的时候温柔才是最锐利的剑锋。九代目当初收养Xanxus的时候,是觉得那个带Xanxus来见他的女人很可怜,所以温柔的接纳了Xanxus。后来当看到Xanxus那样努力的学习着去做为下届彭格列家族的首领而生存着,温柔的九代目没办法忍下心去打碎他的梦想,明知道Xanxus是没有办法继承彭格列的,但面对他的努力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事实的真相的九代目想来真的很残忍。

   可是,纲吉在为Xanxus感到难受的同时,却还是不觉得九代目做的不好,如果当时面对选择的人是自己的话,自己会做出和九代目同样的选择吧!这也许就是自己的懦弱所在,对于别人珍贵的梦想怎么可能会毫不留情的打碎?

  “蠢纲!”脑后传来熟悉的钝痛,纲吉的脸与桌子亲密的接触后,因为对方无与伦比的魅力而流出了鲜红的鼻血。

  “家庭教师们已经都到了,还不赶快换好衣服,在这里发什么呆?”里包恩呵斥着纲吉,拿着列恩变的手枪说“:难道你想只穿着内裤去见你的授课老师们?”

   “住手里包恩!”纲吉不顾汹涌的鼻血洪流,几乎是从凳子上弹跳起来冲向衣柜“:我马上就会换好衣服,你不要冲动!”

   “还是这样冒冒失失,没有身为BOSS的一点稳重和自觉。”里包恩的语气是满满的不满。

   纲吉换好衣服,给鼻子里塞上止血的卫生纸,心里暗暗吐槽,被用枪指着脑袋还让人冷静这种事怎么可能?
     
 
 

评论
热度 ( 17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