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20【安兹X吉克尼夫】

  好的继脑补亡国后,又一国出本拍剧亡国,亡的十分轻率……

  啊!脑细胞快死光了,我这文大约要烂尾,总之辛苦看文的小可爱们了,我会尽力绷着不让烂的太厉害。

                        ——————————————

“漆黑的战士飞飞,离我的王妃远一点!”魔导王安兹.乌尔恭将金发美人拉入自己的怀中。

身穿黑甲的战士礼貌的行礼,不卑不亢的说到:“身为人类,我觉得自己有必要问清巴哈斯皇帝陛下的心意,同时这也是为了正视我自己的心意,我爱着这位雄才伟略的美丽之人。”

“你……”魔导王对漆黑战士的傲慢无礼显得非常不满。

但飞飞并没有给魔导王说完话的机会,而是取下头盔深情的望着金发皇帝说:“吉克尼夫陛下,我希望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用你的真心给我答案!”

“我……”金发的皇帝神色忧愁,视线在飞飞与安兹之间来回。

“说吧!”魔导王也看向吉克尼夫:“将你的真心公布于众,我深爱着你,如果这会使你失去所有的快乐,我愿意给你任何想要的生活,那怕离开你会使我痛不欲生!”

————————看台上——————

安兹以铃木悟的姿态吞下一口唾沫,心虚的看向一边将头发染成亚麻色的吉克尼夫。这到底是谁写的剧本?看自己跟自己争风吃醋抢爱人,莫名有种精分现场的错觉。说实话台上演员的化妆技术很不错,还知道利用涂黑身体画上白骨的视觉错觉,非常还原自己的形象。但是这也毫不影响安兹现在就想抓住写剧本的人,跟他好好讲讲事情的来龙去脉,自己与吉克尼夫之间是两情相悦,根本就没有这么狗血的剧情,顺便再问问他到底是从哪得到这些胡扯的故事的。

真是想不明白,其实从飞飞第一次去帝国与吉克尼夫一见钟情开始,安兹就知道这完全是胡编乱造,自己首次去帝国可是连吉克尼夫的衣角都没见过,所以一见钟情到底是从什么鬼地方冒出来的啊?但是吉克尼夫却冷静沉着的看到了现在,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生气的样子,这也太胡扯了吧!越看安兹越是心虚,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大概和潘多拉有关,以及圣王国使者们离开时可疑的眼神。但此刻的安兹还在自欺欺人,潘多拉顶多就是平时脱线点,正事上还是比较靠谱的,应该不会捅出什么篓子来吧?

忽然看台上一阵欢呼,打断了安兹的思绪,舞台上的吉克尼夫此时正和舞台上的安兹吻在一起,真是个相当缠绵悱恻的深吻。这个吻看的安兹这个正主面红耳赤,心里还在不断反驳,狗屁!我明明和吉克尼夫还停留在青涩的浅吻上!但不知为何突然莫名的羡慕,什么时候吉克尼夫会真的这样吻自己呢?啊!想想都让人面红耳赤,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发烫的耳尖。

缠绵的吻终于落下帷幕,吉克尼夫转身看着满面哀伤的飞飞说:“漆黑的英雄啊!这就是我的答案,也许曾经我对你有过一份悸动,但那已经成为过往,现在我全心全意的爱着这位伟大的陛下,魔导王安兹乌尔恭!”

飞飞颓废的退了一步,哀怨的问道:“啊!我心爱的皇帝陛下,你能告诉我你到底爱着这位魔导王什么吗?我想输得心服口服!”

“我爱着魔导王陛下的所有!”吉克尼夫深情的望着安兹:“我爱他无人匹敌的强大,爱他的雄才伟略,更爱他对世界抱有的善意。直到我真真的理解了这位陛下想要完成的伟业,才明白现在的世界有多糟糕。各种族之间不断的杀戮与惶惶不可终日的子民,仇恨不断的积累终有一天会带来灭亡。而魔导王安兹陛下却带来了和平的希望,他让我知道与其他种族相处并不是需要一味的仇视,换种看待事情的方法也许会让这个世界得到幸福,所有人都得到幸福!怀揣着这样信念的安兹陛下让我着迷,我怎么能不疯狂的爱上他?”

“吉克尼夫!感谢你深情的告白,我将不辜负你对我的爱,让整个世界都得到幸福,而这乌托邦则是你我共同的壮举!”说罢,安兹再次将吉克尼夫拉进怀中,在又一个深情的长吻中戏剧终于落下帷幕。

安兹现在心情极为复杂,从戏剧开始到结束为止,自己与吉克尼夫只字未说。现在这个气氛更是诡异到一个恐怖的地步,安兹完全猜不出吉克尼夫到底在想什么,也看不出他波澜不惊的神情是否就是生气了。自己为什么要带吉克尼夫来看戏剧来着?都怪那该死的爱情攻略手册,说什么与恋人一起看电影有助于两人关系更加亲密来着!当时自己正好想到龙王国了解一下原初魔法的事,听说这里最近有一场戏剧非常出名,就一时冲动乔装带着吉克尼夫来了,谁知道是这种让人尴尬的东西?总之,这种纯属胡扯的戏剧必须停演,虽然剧中吉克尼夫的告白真的让安兹很是喜欢,但吉克尼夫本人未必喜欢,以后带他看戏剧真的要先踩点再来。

“总之,嗯~还原度还是挺高的!”吉克尼夫神情玩味的看着安兹:“但看别人演自己还是有种微妙的感觉。”

“也是呢!哈哈!”安兹还是不明白吉克尼夫的意思,观察着他的神色打着哈哈。同时心里已经认定,这夸张的剧情果然是出自自己那个倒霉儿子之手,连吉克尼夫都一副早就知道的神情,果然是把舞会上所有人的记忆都改成了这样。说不定这毫无水准的剧本就是他写的,但怎么会流落到龙王国呢?

“作为宣传魔导国的仁政倒是起到了很好的传播作用。”紧接着吉克尼夫却又难为情的说:“宣传也做的差不多了,我看龙王国的人已经对你的仁慈颇有认同,不如趁此机会换些魔导王对统治地仁政的实际剧目,这样反倒更有利推进接下来的计划。”

计划?啥计划?为什么吉克尼夫现在说话也跟迪米乌哥斯靠拢了,我完全听不懂啊!总之有一点安兹还是明白了,吉克尼夫并不喜欢自己被编进戏剧里,但还是为了自己忍受了很久。看着吉克尼夫有些苦恼的神情,也许也是受到戏剧的影响,安兹拉过吉克尼夫给了他一个犹如戏剧中的缠绵长吻,然后气喘吁吁的说:“我现在就去找龙王国的国王,让她把所有国立剧院的这场戏替换掉!”

……

总之安兹先是花功夫弄到了这部剧的剧本,有了证据才好回去兴师问罪,这次就罚潘多拉三天不许碰宝物库的宝物,让他好好记住这些恶作剧吓到自己的后果。

不过经过潘多拉改良的二重幻影球真的比之前方便多了,虽然缺点依旧是在使用时实力会减弱一半,但好在可以随时解除变身状态,这使得安兹以后出门更加方便,能更多的跟吉克尼夫出去约会真是太棒了!

国王出使他国不打招呼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虽然现在自己是偷偷摸摸的到了龙王国的剧院看戏,其实因为这次是调查对方国王的原初魔法,和对方见面是必然的事,所以一早就派出了使者通知。用通讯问了雅儿贝德,得知使者在一个小时前已经通报过安兹要到访的事,所以安兹现在出现在王宫前应该不算失礼。而吉克尼夫作为自己的准王妃,应该也不算失礼。

龙王国的国王德萝狄胧很快就接见了安兹和吉克尼夫,在大殿上行使过官方的礼节后,德萝狄胧非常迅速的为安兹和吉克尼夫安排了住处,虽然房子是很大没错,但为什么只有一间?

这都是小事,安兹在住处小憩片刻后就决定立刻去见德萝狄胧,毕竟那令人羞耻的戏剧可不仅是吉克尼夫希望停演。

德萝狄胧很贴心的为两人准备了红茶和糕点,虽然安兹并不能吃,但对方的心意还是让安兹十分感激。

三人坐在一起寒暄片刻,安兹觉得气氛已经差不多了,虽然德萝狄胧的神色有些复杂,但安兹并没有太过在意。拿出从剧院高价买来的剧本放在桌上,然后才看着德萝狄胧说:“今天我和吉克尼夫在贵国国立剧院看了一场戏剧,觉得这出戏剧有很多地方与事实不符,所以我觉得……”

“嘭!”德萝狄胧突然双手猛拍桌子起身,紧张僵直的看着安兹说:“这……这……这件事……”

“这件事?”安兹不太明白德萝狄胧怎么了,疑惑的看着对方。

“……对不起!”沉默片刻后德萝狄胧突然抽泣起来,语调哽咽道:“我知道错了,我……我不该凭着听到的传闻就乱写!我会马上撤除这出戏剧,希望得到魔导王陛下与王妃大人的原谅!”

“咳!你写的?”原来不是潘多拉,但是眼前这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写出的反倒更加匪夷所思,但安兹还是打算确定一下谣言的渠道:“那你……”

“作为赔罪,龙王国愿意成为魔导国的附属国!”小萝莉哭的梨花带水,可怜兮兮的看着安兹:“请您饶恕我的罪过吧!”

评论 ( 11 )
热度 ( 128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