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兹X吉克尼夫】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35

  杯子落地瞬间安兹只觉得头盖骨里空白一片(本来就是空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呢?


  我只不过是想早点回到吉克尼夫身边的愚蠢骨头罢了!吉克尼夫很生气,安兹焦急的想要靠近他,但吉克尼夫有意退避。


  “愚蠢的蝼蚁!竟敢羞辱安兹大人!”


  暴走的雅儿贝德为什么会在这里?来不及细看吉克尼夫微红的眼角,安兹匆忙挡在他与雅儿贝德之间用命令的语气说:“住手雅儿贝德!”


  雅儿贝德怒气显然并没消散,对安兹的命令明显带着困惑:“区区蝼蚁,竟敢这样玷污安兹大人的威严,绝对不能饶恕!”


  “够了!”安兹的焦急使他语气中带着不耐烦:“这是我与吉克尼夫之间的事!”


  雅儿贝德怒气还未消散,但还是顺从的低下头恭谨的说:“知道了安兹大人!”


     “吉克尼夫,希思雅的事我必须跟你解释清楚!”吉克尼夫的躲避让安兹不敢上前,只好将地上的玻璃碎片用魔法汇聚在手心:“我们之间没有第三者可以插足,现在将来都不会有!”


   “安兹,我说的还不明白吗?”吉克尼夫皱着眉头撇开脸不看安兹:“我对你来说只不过是一颗好用的棋子,可惜我并不喜欢这种任人摆布的感觉。我根本就不爱你,只是迫于无奈才不得已屈从。现在的我对你还有什么价值?你打算怎么做呢安兹.乌尔.恭?为了你的名声,你当然不会取消这场婚约。所以那个背弃誓约的人,只能是我不是吗?”吉克尼夫突然冷笑一声,疲惫的看了安兹一眼:“我已经遵照陛下您的意思做了,能否准许我离开您的视线范围,待在您身边一直让我非常的痛苦。在您降罪之前,希望给我一段权利移交的时限。”


  下颚不合时宜的脱臼,安兹依旧觉得脑袋里空白一片。吉克尼夫所说的每一个字安兹都听的清清楚楚,却不明白其中的意义,试图让吉克尼夫听自己解释:“我只是拔了那把剑,我不知道……”


  那把剑被拔起的瞬间,安兹清晰的感觉到剑身上的魔法铭文产生了波动,体内的魔力与它呼应交缠,仿佛这把剑天生为安兹存在。从来没有一把剑能让安兹有这样的感觉,仿佛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简直就像是拿着安兹.乌尔.恭之杖一般。


  谁也没想到剑座下尽然会沉睡着一名叫做希思雅的少女。


  少女自称是浮空城的女王,被恶龙的吐息所伤,只有真正打败过恶龙的勇者才能将她唤醒。女王曾发誓救她醒来的人,将会成为她的丈夫,并得到浮空城所有的财产。


  随后宝库大门打开,安兹又见到了整个浮空城的守护者和守护者的仆役共三十人。这才确定这里是他在迪米乌哥斯上交的教国资料里看到的浮空城,并且确认这座浮空城的主人八欲王已经真的全部消亡。


  他们曾经在互相争斗前给守护者下达的最后命令,拿到天空之剑并得到宝库守护者浮空城女王认可的人,将是浮空城唯一的主人。


  总之这孩子气的设定让安兹在心里疯狂吐嘈八欲王,你们是小学生吗?原来他们和这个世界的龙族死杠就是为了当唯一的主人?难得跟朋友在一起不好吗?为什么最后却相互内斗死去,怎么想也不是成熟的人干的出来的事。


  安兹莫名其妙的成了浮空城的主人,他试图跟这里的守护者解释清楚,自己并不是他们真正的主人,但他们思维相当固执。成为这里的主人并没有什么不好,光是宝物库那些装备和钱让安兹说不眼红,是昧良心的。


  可是当安兹打算留下潘多拉自己赶回吉克尼夫身边时,这些等待主人几百年的NPC们显然非常的不愿意,仿佛生怕安兹会如以前的主人一样抛弃他们。对这种事安兹感同身受,只好说带他们一起回耶.兰提尔。


  然而最让他头疼的还是浮空城女王希思雅,她认定自己是安兹的新娘。安兹无法在短时间内让她改变想法,但吉克尼夫那边自己也等不下去了。安兹想念吉克尼夫想念的发疯,已经整整一天没有见到自己恋人,还是在他最需要自己陪伴的时候。


  只是一点点的差错,吉克尼夫一定误会我是个花心骨头!安兹抓狂的退出吉克尼夫的卧室,这个时候解释只会让吉克尼夫更加生气,我到底该怎么办?昨天吉克尼夫还在说“我爱你安兹”,今天却在说“我根本没有爱过你”。到底那一句才是吉克尼夫的真心话?小心翼翼捧着手心里的碎片,安兹试图修复却不知是什么原因一直无法修复。


    “父亲大人,是我办事不利!”  潘多拉缩成一坨蹲在吉克尼夫卧室外的墙角,整个影看起来阴郁极了。


  安兹叹了口气,也跟潘多拉蹲在了一起,惆怅的看着手心的碎片,在心中哀叹这订婚信物也太脆弱了一点,是不是该换个结实一点的……


                 ——————————


  总之在魔导国势力覆盖到的地方,帝国鲜血皇帝甩了魔导王的消息几乎以光速传播。世界仿佛陷入沸腾之中,这件事会怎么发展下去呢?很多人都兴奋的等待着,唯有这件事发生的中心帝国,却是死气沉沉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


  臣民们对自家皇帝的信任又一次陷入了谷底,两个月前教国的灭顶之灾还历历在目,紧接着难道就是我们了吗?要叛国逃跑吗?可是能逃到哪里去呢?这附近的国家几乎都已经都在魔导国的掌握中,深深地绝望席卷了整个帝国。


  “什么?”安兹发出惊呼,身上绿光闪过后语气又趋于平静:“我和潘多拉消失了两个月之久?”


评论 ( 17 )
热度 ( 93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