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导王恋爱事件始末21【安兹X吉克尼夫】

回到卧室后的吉克尼夫,整个人瘫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说实话,龙王国成为魔导国附属国的过程实在荒诞,让人忍不住想这真的是人为安排的吗?一切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场完美的巧合,谁能想到德萝狄胧竟然会在战后还有闲暇去打听他国八卦,对不起这真的不能叫打探情报,谁会闲着没事把机密情报写成剧本昭告天下?

又有谁会想到,魔导王好端端的会突发奇想就跑到别人的国都去?想到这里吉克尼夫最近缓解许多的胃痛又突然发作,双手捂着患处想,也对,他要么不去别人国都,要么去了就让人家灭国,所以谁能想到他的下一个目的是龙王国?

吉克尼夫之前以为下个遭殃的不是王国就是教国,谁知道安兹的矛头就突然转向了龙王国呢?而且这绝不是临时起意,是蓄谋已久。要不然怎么能在德萝狄胧说完要成为魔导国附属国后,就立刻通知他的手下来接管各项事宜呢?

思绪再次回到龙王国国王德萝狄胧的会客厅,可爱萝莉泪眼汪汪的祈求着安兹。

而安兹只是沉默打量了德萝狄胧片刻,就点头同意道:“一切如你所愿,魔导国接受你的投诚。但是,剧院里关于我和吉克尼夫的戏剧必须停演!”

“……非常感谢您的慷慨魔导王陛下,但是这出戏剧真的很受民众喜爱,彻底停演很可惜,而且戏剧中还详细的表达了您的慷慨和仁慈,我觉得让这戏剧演下去更有利于您对我国的统治。”德萝狄胧竟然讨价还价,带着祈求的双眸似乎闪烁着小星星。

“咳!关于这点我和吉克尼夫已经讨论过了,就替换成我对统治区各种仁政的剧目吧!”说着安兹看了吉克尼夫一眼:“我和吉克尼夫的感情属于私生活,所以并不希望让太多人关注。”

“好吧!”德萝狄胧有些垂头丧气的说:“请魔导王陛下把剧目的剧本给我,我再派发到国立剧院去调换剧目。”

“剧本就由德萝狄胧陛下你亲自撰写吧!之后我会派个助手来帮帮你,想必很快就能完成!”

吉克尼夫一言不发的挑挑眉头,还真是物尽其用,不过还是有点好奇安兹会派谁来协助德萝狄胧写剧本。不过明为写剧本,其实根本就是直接安插进魔导国的人手,好在短期内彻底接手龙王国的政权吧!

虽然此前德萝狄胧是吉克尼夫最讨厌的女人之一,但现在却有些同情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左右实则是个老太婆的老萝莉。不过是听到个不得了的八卦,烂在心里不好吗?非要拿出来显摆,结果却成了将国家拱手让人就算了,还要一边心在滴血,一边对夺走自己国家的人高功颂德,说不可怜真的是昧良心。

但作为自己讨厌的女人,吉克尼夫知道她绝不会这样轻易放手,肯定会做些挣扎来改变命运。

“魔导王陛下!”果然在安兹表示要离开时,德萝狄胧开口叫住了他。吉克尼夫不由勾了勾嘴角,真是无谓的挣扎,看到德萝狄胧现在的样子,吉克尼夫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还有什么事吗?”安兹看着德萝狄胧说:“如果不是什么紧急的事,就在之后与我的使臣详谈吧!”

“只是个简单的问题,这将直接导致属国会谈最后的结果,我希望魔导王陛下能现在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德萝狄胧咬咬嘴唇,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悯,这样可爱的孩子的祈求没人忍心拒绝。

“是嘛,那你说吧!”安兹回身,从他从容的态度里看不出任何想法。

德萝狄胧深呼吸后直视着安兹道:“成为魔导国的附属国后,如果想要拿到最大的自主权,是否条件就是成为魔导王的妃子?”

显然有了自己做榜样,这个女人真的少走不少弯路呢!吉克尼夫在安兹和德萝狄胧身上来回打量,魔导国今后的国土会不断膨胀,虽然他的手下都很能干,但是要管理整个世界还是显得有些人手短缺。所以短时间内,安兹大约会对附属国采取放任制,直到培养出自己信任的人接手为止。在此之前,附属国的国君并不能保证完全的忠诚,联姻就像一条绳索,是及时拴住这些游离不定的因素最好的办法,显然易见,自己现在就是整个世界的样版。

“我想德萝狄胧陛下,对这件事你有很深的误会。”安兹突然拉住站在旁边的吉克尼夫的手说:“吉克尼夫要成为我的王妃并不是政治婚姻,而是因为我们真心爱着彼此。至于最大的自主权这件事,我觉得还要看你到底有多大诚意,这些事我会任命迪米乌哥斯全权代理,很期待之后我们两国的共同发展!那么恕我们现在先行告辞!”

之后安兹就送吉克尼夫回了帝国,与他告别后紧接着又回了魔导国。一定是去处理关于龙王国属国化的事了,也就是说估计要好一阵子不来见自己了吧!

吉克尼夫慵懒的翻了翻身,总算是可以清净一段日子了!什么相爱才打算结婚的,根本就是骗小孩子的鬼话,休想让我也上当!

但是他为什么不直接应下德萝狄胧的试探呢?难道不是让她成为妃子之一更有利于统治龙王国吗?就政治而言,娶她绝对稳赚不赔。而且她还是有着真龙血统的,要是与安兹结合诞下子嗣,说不定又是个不得了的怪物呢!

“现在我们相爱了,这样婚姻才是能让人幸福的,接下来的日子就请吉克尼夫你多多指教了!”安兹在樱花树下说的这句话,毫无征兆的从吉克尼夫脑中蹦出来,同时蹦出来的还有黑发青年温暖的笑容。

整个人像弹簧一样从坐起来,吉克尼夫有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为什么在想到安兹和德萝狄胧会诞下子嗣的时候,心口会有点异样,总之让人不太舒服。

“爱情不该存在在上流社会。”吉克尼夫喃喃自语,这东西对王族和贵族来说太过奢侈,他们的婚姻都是建立在自己的权益之上,没有人会为爱情舍弃财富和权力。就像自己的父母,他们的婚姻只不过是场权力的博弈罢了!

可和安兹相处时的事却突然翻涌而出,很多以前没有注意的细节也纷纷变得明晰,吉克尼夫脸色煞白的摇头:“不,绝不可能……”拼命甩甩头,我该多想想我的父母,我和安兹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说有不同的话,大概就是我永远没有办法害死他吧!不知为何,想到安兹不会被害死,吉克尼夫还是松了口气。

疯狂的挠着自己的头发,我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果然还是不能太悠闲了,工作工作!吉克尼夫下床,迫不及待的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枕头上又遗落了数根金色的发丝……

评论 ( 21 )
热度 ( 162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