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纲】大空恋歌7


  最近纲吉已经从最初的一拳倒,变得能和Xanxus纠缠三个小时。

  Xanxus对于只知道防御和躲避的纲吉越来越火大,嘴里说着什么要做朋友,擅自来找茬的家伙,想要打就痛痛快快的大打一场,现在这种情况真是太让人不愉快了。

   死气之炎熄灭的瞬间,纲吉凭着身体的本能反射又躲开了两招攻击,随后肌肉酸痛的一屁股坐倒在地,而Xanxus的攻击从正面袭来。糟了!抬起胳膊挡在脸前,纲吉本能的闭上眼睛,这一拳看上去很痛的样子。

   拳头停在纲吉阻挡的胳膊前,Xanxus停止了攻击。皱了皱眉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在打斗的中途死气炎熄灭了。而眼前这个垃圾一副拼命忍耐着任人宰割的样子,不由得就让Xanxus失去了攻击的欲望。

  半响后纲吉才睁开眼睛,放下胳膊。Xanxus站在他的眼前,夜色已经落下帷幕,所以纲吉看不清这人此刻的表情,但觉得对方因该是生气了。

  “垃圾,你就只有这点能耐么?”Xanxus突然蹲在纲吉面前,猩红的瞳孔在夜色里格外醒目。

  纲吉弄不清对方的意图,有些怯懦的说“:我并不是为了和你交手才来的。”

  “嗯!”Xanxus的语调微微上扬,示意纲吉继续说。

   见对方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生气,纲吉被鼓励似得说“:我想成为你的朋友!”

  “……”短暂的沉默,Xanxus哈哈大笑起来。

   “我想成为你的朋友,是那么好笑的事吗?”纲吉生气的涨红了脸,自己的心意被嘲笑了这点,让人很不爽。皱着眉头目不转睛的看着Xanxus,希望对方能停止无礼的举动。

  Xanxus停止了笑声,纲吉这样的表情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在指环争夺战的时候,他就一直都是这种表情。可是眼神所要表达的意义却完全不一样,现在的这个眼神更加专注于Xanxus,没有愤怒和怜悯,只有更加明亮纯粹的想要接近自己的想法。

   打住自己被这眼神所迷惑的瞬间动摇,Xaxus突然变得很生气,这种没来由的怒火让他很想将眼前的人再次抽飞。但最后他却并没有出手,而是用右手掐住纲吉的下巴,将两人的距离拉近到能感觉到对方呼出的热气的距离。

  “你,你,你要干什么?”纲吉的嘴巴开始有些不听使唤,危机感从心底发出了刺耳的警铃。虽然两人此刻的动作无限暧昧,但纲吉感觉到的只有恐惧。真是太得意忘形了,对方只是稍稍的给了我一点好脸色,我就得意忘形的冲着对方发脾气,这种作死的节奏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着垃圾。”Xanxus终于开口说话,嗓音低沉的很好听,但说出来的话却并不这样“:朋友这种东西,本大爷不需要!”顿了一下又说“:如果真的想接近我,做我的床伴会更有效!”

  “床伴?”一时间有些反应不急,但此时的沢田纲吉也已经是个十九岁的青年。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事,到现在还没有实战经验,但床伴两个字的意义还是很明白的。可疑的红色顿时爬满全身,还好是大晚上的,对方也看不清。但纲吉此刻窘迫的表情却被Xanxus看的一清二楚。吞了一口唾沫,纲吉现在真想有谁能给自己一巴掌,然后自己就会在那张大的离谱床上醒过来,然后拍着胸脯说“:原来是梦啊!太恐怖了。”之内的话,但此刻的情形到底是什么状况!

  “无聊!”Xanxus松开纲吉的下巴,自顾自的起身离开,丢下纲吉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

  当纲吉昏昏沉沉的回到本部,恭候在门外的仆人立刻为年轻的首领披上了衣服。

  “纲。”被里包恩的声音回魂,纲吉穿好衬衣应了一声。

  里包恩仿佛没有发现纲吉的反常,继续说“:今天的成果怎么样?似乎没被揍飞的样子。”

  “啊,嗯!”纲吉点点头说“:在死气炎熄灭之后Xanxus就放弃了攻击。”

  “是嘛!”里包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看来这段时间的修行可以告一段落了。”

   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纲吉如释重负的说“:呦嘎达,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不过从明天开始,你也该起到BOSS该有的作用了。”里包恩坐在纲吉的身旁说“:说起来,马上要到三年一次的资源分配战了呢!”

  “那是什么?”纲吉有气无力,脑袋里还想着Xanxus刚才话的意义,那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就是和彭格列家族的众多同盟家族重新分配利益多少的战争。”里包恩喝了手中咖啡一口。

   纲吉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惊讶的问“:不是同盟吗?为什么还要战争?”要知道战斗什么的,最讨厌了。

  里包恩不紧不慢的解释“:说是战争,但很久以前就改成各个家族之间守护者之间的决斗了。这也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最后的赢家就会成为同盟家族的龙头老大,而且拿到最大的利益。”

   “守护者之间!”纲吉紧张的说“:可山本他们都在日本,根本不可能来意大利。”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做为你的左右手的狱寺已经在着手这件事了。在开战前,所有的家族成员都会到齐的。”里包恩拍拍纲吉的肩膀说“:身为手下的狱寺那个家伙也变得可靠了,真是太好了,身为BOSS可不要被比下去了!”

   “狱寺君才不是手下,是朋友!”在这一点上纲吉格外的固执,心里对狱寺有点愧疚,这一年自己对彭格列的情况都是不闻不问的状态,狱寺君一定很辛苦吧!不管怎么说,明天开始一定要好好工作,能让狱寺君的负担变得轻松就好了。

   

   

 
 

评论
热度 ( 25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