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欲 【格杰】

那原本生长在心底阴郁之地名为私欲的嫩芽,是在杰克唇间吐出“格连”这个名讳的刹那茁壮至整个心房。坏掉了,坏掉的不止是杰克,坏掉的还有名为奥兹华尔德的人。

格连愤怒的将杰克推撞在粗壮的树干上,右手狠狠的捏着他白皙优美的脖颈。杰克因钳制不得不下巴微扬,他垂下眼睑金色的睫毛半盖半掩的遮住湖绿色的眸子,嘴角微翘露出淡淡的笑容说:“格连生气的样子真的很少见呢!”

格连愣神片刻,终是松开了捏着杰克脖颈的手,转身往树林外走去。杰克似乎对刚才格连突然粗暴的行为并不在意,而是脚步轻快的追上他说:“呐!格连到底在生什么气啊?告诉我吧……”

格连一味沉默,杰克的热情依旧。这与两人平时的交往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可一切却早已在时间流逝中面目全非。

站在窗边望向楼下,树荫遮盖着的矮灌丛此刻空无一人,而映入格连眼中的却比普通人多了流光四溢的灿烂金茫。而记忆中首次见到与妹妹在一起的杰克就是那里,自己站在这里看着蕾西与他挥手告别,然后转身跑开。独留金发青年站在原地,注视她离去的背影,神情寂寥仿似世界离他而去。

不过是蕾西新一轮游戏的玩物,这是彼时还是奥兹华尔德的格连对杰克最初的印象。但随着这个自来熟的家伙就这样突然闯进兄妹两的生活,等回过神来奥兹华尔德已经习惯了这个家伙的存在。

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光越来越多,或者说是奥兹华尔德与杰克.贝萨流斯相处的时光越来越多。蕾西总是随性而为,有太多能吸引她目光的东西,杰克不过是她众多玩闹伙伴之一。所以即使杰克每天都会过来,却不是时刻都能和蕾西待在一起,更多的时候反而是对着格连喋喋不休……

“喂!格连,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杰克坐在沙发上品味着红茶:“难得我拿了好东西来给你看!”

收回飘荡在记忆长河中的思绪,格连意识到奥兹华尔德已经不存在了。坐在杰克对面,格连说出了今天与杰克见面后的第一句话:“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上次的不欢而散,格连怎么会忘记。

“为什么?”杰克显得非常惊讶,随后又理所当然的笑着说:“我们可是挚友呢!”

格连看着杰克笑容明媚的脸庞,也微微笑着点头。只要这样就足够了,不管是奥兹华尔德还是格连.巴斯卡比鲁,只要这家伙还愿意留在这里就好。人心总是那么难以琢磨,一边忙着坏掉一边忙着修补,只要修补的足够及时就可以当做它从未坏过,就算不那么及时,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总有一天……

杰克放下手中茶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黄金怀表得意洋洋的说:“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特地拿来跟你炫耀一下的!”

杰克曾经做过钟表匠,这件事格连听他本人讲过,但见他做出来的钟表这还是第一次。金色的表身,漂亮的花纹,犹如他人一样精致。

杰克打开怀表的盖子,空灵悦动的音符仿佛精灵飞出,在格连的心头落下轻灵的舞步。只是这轻灵的舞步却将只剩空壳的心脏瞬间击溃,从残破的心房漏洞中,“私欲”再次疯狂成长。

“蕾西看到一定会很开心!”杰克笑的没心没肺,脖颈间的红痕格外刺眼:“这是属于我们三个人独一无二的纪念,真想马上拿给她看!”

“蕾西已经死了!”格连用平静的语调陈述。

杰克却仿佛没有听到,痴迷的看着手中的怀表,悦动的音符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

而格连早已听不清这首由他谱曲的乐曲,心脏塌陷的轰隆声震耳欲聋。怀表被打落,在杰克疑惑时格连将他压倒在沙发上,神色狰狞吼道:“蕾西已经死了!”

“……”杰克看了格连片刻,这才抬手拨开他遮住眼睛的碎发问道:“格连到底在生什么气呢?”

名为理智的弦断了,或者说是将要死在今天的奥兹华尔德的垂死挣扎,这张该死的嘴真该被堵上。于是事情开始往脱轨的方向使去,他们仿佛将要溺毙之人,视对方为最后的稻草拼死纠缠。比之奥兹华尔德青涩的技巧,杰克显得更如鱼得水,他热情的引导着对方的纠缠,仿佛天生魅种,使人沉溺在欲望的乐土无法自拔。

看着在自己臂弯里安睡的杰克,格连将他松散的金色发丝揽到耳后,又轻轻吻了吻他的鼻尖。私欲已经爬满整个身体,但心却整个空掉了,耳边还残留着杰克睡前的呢喃:“为了来见蕾西,我可不止做过钟表匠,这身男娼的本事你满意吗格连?”

……

格连强行从里奥手中夺过身体的控制权,他要彻底改变这个故事,让一切惨剧从一开始就从没发生过。作为世界的维护者,这是他本该完成的事。

可蕾西却说了:“哥哥,对不起。”那个不管什么事都等着自己道歉的妹妹,那个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那个自己深爱着妹妹,那个自己亲手杀死过的妹妹说了对不起。

杰克挡在了格连的面前:“我绝对不会再让你伤害蕾西!”

看着杰克身后不远处的红眼小女孩,格连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秩序维护者,从头到尾不过是被私欲摆布的奥兹华尔德罢了。

剑与镰刀不断的碰撞,格连终于压制住了杰克。思绪再次追溯长河,定格在杰克杀死自己的前一刻,那时的自己不过是在豪赌,赌自己在杰克心里到底是什么,只是输的很彻底罢了!

“呐!格连,你到底又再生什么气?”杰克突然毫无预兆的发问。

“不要叫我格连!”格连猛的抽飞杰克:“看着我杰克,我只是想要你看着我!”时隔百年,奥兹华尔德终于说出了一直想说,却到死也没有说出的话……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