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谈】第四季 第八十一夜 Desert

1.

  在纽约华人街,D伯爵的宠物店几乎无人不知。据说在这家宠物店中除了普通的宠物外,还可以买到各中世间罕见的珍兽,而真正让人为之疯狂的则是这些珍兽所带来的力量。

  身着赭色衬衫的年轻男子推门而入时,首先便是扑鼻而来的淡淡香味,再入眼的便是东方古国特有的氛围,古色生香的陈设让人恍惚间竟有梦回故里的错觉。

  “欢迎光临D伯爵宠物店。”说话者身着华丽长袍,乌黑如夜色的齐肩短发,精致美貌的脸庞,异色的双瞳格外突出,挂着淡淡笑容的妖异双唇轻启:“本店有猫、狗等你熟知的动物。乃至游走在华盛顿公约边缘的珍禽异兽,应有尽有!”

  年轻男子摘下墨镜露出犹如上好琥珀般的双眸,轻笑着说:“D伯爵,我正是为了你口中的珍禽异兽而来。”

  “哎呀呀!这不是遖宿集团的艮墨池艮经理吗?”D伯爵故作惊讶,却不引人反感:“能为您这样的客人出售宠物,还真是荣幸呢!不如先坐下来喝杯下午茶……”

  “不需要这些麻烦的客套D伯爵,我只是想快些买到心仪的宠物。”虽然拒绝了对方的邀请,但艮墨池落落大方的态度无可挑剔。

  “这么说,艮先生已经有目标了。”陈述句,不带丝毫的惊讶。

  “虎。”

  “这倒真是为……”D伯爵的话停的突然,那副自从小花和刘大伟死后回到店里,挂在墙上半年之久没有动静的竹图中突然传出一声低沉的虎啸。虽然画上看不到虎的身影,但虎的确再次出现了。

  顺着D伯爵的目光,艮墨池的视线也停留在了那副竹图上,如果没听错的话,画中似乎传来了虎啸?

  “还真是伤脑筋,虽然虎就在这里,但它似乎并不想从竹林出来。”D伯爵已经收回目光,再次将注意力转回艮墨池身上说:“如果虎不愿意出来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艮墨池的目光却依旧注视着竹图,似乎在竹林深处看到两点稍纵即逝的光芒,虽然只是看到短短的一瞬,但这种野兽散发出的独特威压却让他不寒而栗。关联这家宠物店的各种传闻,只是稍作思量艮墨池就立刻明白,是虎,这就是曾经让华人街教父王老先生凌驾整个华人之上的虎。真是不可思议,虎竟然是藏身在一副画中。只是自己已经没有时间消化这些不可思议,快没时间了。

  “要怎样才能让虎走出来!”艮墨池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竹图。

  “只有他真正的主人愿意正视它时,它才会现身。”

  艮墨池终于收回了在竹图上的视线微蹙眉头,似乎明白了D伯爵的话,又似乎有些想不通。

  “如果艮先生觉得为难的话,不妨先从本店购买另一只能引出虎的宠物如何?”

  “能引出虎!”困惑的双眸立刻染上了光彩:“我要它!现在!”

  “现在不行,它并不在店里。请务必给本店一些时间,到货时我会立刻通知你。”

  “……需要时间吗?”平缓的语气中带着不为人知的焦虑,艮墨池叹了口气说:“没有问题,不过到时联系不到我的话,就请联系这个人吧!”说着递出一张名片:“就说是我以伴侣的身份送给他的礼物。”

  店门被推开,金发蓝眼的男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艮墨池对着D伯爵点头告辞:“那么请务必尽快安排我的宠物。”

  金发男人目送艮墨池离开才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说:“快累死了!”

  D伯爵为他倒上一杯茶,看着把这当做自己家的刑警雷奥说:“刑警先生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吧!跑到我的店里来摸鱼不要紧吗?”

  雷奥没好气的埋怨:“还不是因为现在的中华街太乱,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枪击案件。这些华人帮派之间的争斗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D伯爵坐在沙发的另一头,优雅的拿起蛋糕看着墙上的竹图,笑着说:“也许已经到了快结束的时候了!”

  2.

  华灯初上,中华街以往热闹的街道此刻却显几分萧条。

  “毓骁少爷,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跟班尽职尽责的去搀扶因为醉酒而行走不稳的人:“现在是特殊时期,你在外面乱走不安全。”

  毓骁甩开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步伐踉跄的退了几步:“走开!什么不安全?本少爷倒要看看谁敢杀我!”

  “少爷!”跟班颇为头疼,但平日里性情温和的少主现在这个样子是没办法的,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任谁都会很难过吧!

    毓骁并不是想给自己的部下难堪,他明白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在这种草木皆兵的时候在外闲晃的确非常危险。可是不想回去,不想在除了自己再无一人的空房里入眠。不想再因为满天黄沙中,自己始终无法追上的背影而伤心劳神。摇摇晃晃的在街上前行,漫无目的不知自己想要去什么地方,还能去什么地方。

  若是按着原计划来,现在的自己应该正在巴厘岛,在那里有自己曾规划好的一切,可事到如今已经全无意义了。跟班似乎在与什么人交谈,但毓骁并不在乎,甚至开始幻想自己下一刻就会遇刺身亡,这在现在的华人街来说并不稀奇。

  在这场争夺权利的帮派之争中,已经死了太多人,自己的哥哥也荣幸位列其中,自己说不定也会位列其后,还真是粉刺。本是该维持秩序的人们,却被权利蒙蔽内斗不止。

   “少爷,少爷!”跟班将靠在灯柱上的毓骁扶住说:“这位宠物店的老板D伯爵说,少爷的伴侣在店里订购的宠物到货了,让你过去拿。”语气中有明显的疑虑,少爷的伴侣?

  毓骁顺着跟班的指示的方向看去,在光暗交融处站立着个身着汉式长袍的雅致美人。

   3.

  巴掌大的小兽安静的趴在金丝绒软垫上,即使此刻毓骁醉的一塌糊涂,也觉得这小兽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宠物。

  D伯爵托起小兽送至毓骁面前说:“此乃传说中的妖兽蜃龙,正是客人你的伴侣为你预定的宠物之一。”

   被送至眼前,小兽的全貌一览无余。蛇面鹿角,脖颈上有一圈暗红色的锦毛,细长的身体上遍布细小的鳞片,四只脚犹如鸡爪。这的确与中国传说中的蜃龙如出一辙,但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生物吗?不会是用蜥蜴假扮的吧!毓骁被酒精麻醉的大脑想不出所以然来,他现在更关心的是,为什么那人要用伴侣的身份给自己买宠物?凭什么他就觉得自己一定会接受这莫名其妙的东西?

  话虽如此,毓骁还是签订了契约书。他想知道艮墨池到底在玩什么花招。

  回到了住处,跟班将包裹严实的宠物盒放在桌上,又将从D伯爵店中拿来的香点燃,这才退出了房间。毓骁则坐在沙发上看着D伯爵说一定要遵守的契约内容,一共有三条。

  ①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蜃龙的样子。

  ②主人必须在每天的黄昏时刻补充水分。

  ③只用新鲜的肉喂食蜃龙。

  将契约书丢在一旁,打开包裹着宠物盒的绸缎。小兽似是听到动静看向毓骁,直到此刻毓骁才看清他的双瞳竟然是琥珀色的。这个发现让毓骁一时无所适从,索性起身回了卧室。

  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折射至毓骁脸上,皱皱眉头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睡着了,而且还是一夜好眠的到了天亮?

  “你醒了?”伴随和煦音色的还有落在毓骁额头上的亲吻。

  毓骁愕然看着已经起身对着自己微笑的人,果然还是在梦里吧!他此刻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愣愣的起身,半响回过神用拳头冲着对方的脸打去:“艮墨池你这个浑蛋!”

    “还真是热情!”艮墨池抬手擦了擦被打的嘴角。

  这触感是真的,这种真实绝不是梦境中能出现的。不可思议将还有些发痛的拳头举到眼前,半响毓骁才抬头对上那琥珀色的眸子小心试探:“你真的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艮墨池嘴角扯出一丝浅笑,俯身吻上毓骁的嘴唇,唇齿厮麼间轻声呢喃:“我爱着你,全心全意的爱着……”

  完蛋了!这个念头在在毓骁脑中闪过时,他已经翻身将艮墨池压在身下,如饥饿的野兽一般撕咬着他的嘴唇。不管自己之前对他有多么的怨恨,都在他呢喃的爱语化作虚无。

  漫长而又短暂的一天,两人几乎都是在床上纠缠,或是耳鼻厮磨情意绵绵,或是如野兽撕咬般互相攻击。直到日暮西斜室内被染上瑰丽的色彩,在艮墨池叫饿的抗议中才止住了毓骁无休无止的欲望。

  两人从冰箱里随便找了些吃的,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艮墨池拿着遥控器不断地换台,毓骁则专注的描摹着恋人的面庞,仿佛怎么看都不够。

  “又有人死了!”艮墨池皱着眉头,屏幕上正是中华街的某处。

    毓骁扭头看着电视中的新闻茫然片刻,突然起身冲进卧室,又迅速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只是手里多了一个旅行箱而已。回到艮墨池身边他并没做任何解释,而是将直接将人拉起来说:“我们走吧!”

  “不。”艮墨池甩开毓骁的手。

  “阿墨,不要在任性了!”毓骁显然气急败坏,但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对,又软下语气哀求似的说:“你明知道留在这里,你的处境会很危险,我们走吧!我什么都安排好了。”

  艮墨池不为所动,冷漠的摇摇头:“任性的并不是我。”随后不在理会毓骁,径直回到卧室用力的关上了门。

  毓骁紧跟身后依旧被锁在门外,在试图打开无果后情绪终于失控,客厅被砸的一片狼藉后才算冷静下来。口渴难耐,突然意识到自己一整天完全没喝过水。

  将喝完水的空杯放置在茶几上,再看满屋狼藉心道,的确是太过火了!可是不离开还能怎么样?不离开只会被卷入残酷的纷争中,已经不想再失去了。漫无目地的视线终于停在已经被摔坏的宠物盒上,这才想起昨晚自己貌似带回来的宠物,只是此刻盒中的蜃龙不见了踪影。

  毓骁不得不起身寻找,这可是艮墨池买的宠物。在一阵艰难的翻找中,终于在卧室门口找到了它。弯腰将蜃龙拿在手中起身,看着卧室的门心觉不甘,于是毓骁又拍了拍门:“阿墨,还在生气吗?”

  门内许久都没有回应,毓骁这才无奈的回到沙发上坐下,将蜃龙放回他勉强还算能用的宠物盒,又打电话给自己的小跟班让他弄些新鲜的肉回来。

  “少爷,慕容先生今天找了你好几次。”

  “我知道了,就跟他讲我想见他的时候自然会见。”毓骁挂掉电话冷笑一声:“既然想要,去争就好了,何必拉我做幌子。”

    ……

   淡淡的香味唤醒了毓骁的嗅觉,睁眼就看到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的艮墨池,晨辉在他乌黑的头发上折射出光晕。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也不过是每天醒来时能看到自己所爱的人罢了!

  “逃是没用的,我不可能每次都能像这次一样幸运。”艮墨池缓缓转过脸看着毓骁,神情温和不复昨晚甩门而去时的冰凉,诱惑似的缓缓阐述:“有人生儿平凡,有人生儿卓越,而你则是天生的秩序。”

  “……”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毓骁在心中悲鸣,只是这么简单的愿望都不可以吗?叹了口气终于做了妥协:“我知道了!”也不过是置身肮脏之中罢了!

  艮墨池抬手抚上毓骁的面颊,倾身亲吻……

    4.

  雷奥冲进宠物店时,D伯爵正在准备下午茶,精心制作的甜点还没来得及从包装盒中拿出来。

  “你到底卖了什么给他?”质问的同时,雷奥将一张照片重重的拍在桌上。

  D伯爵好脾气的看向照片,等看清才后微笑着回答:“我并没有卖给他任何宠物。”

  雷奥没想到D伯爵会一口咬定,顿时有点不知从何说起。短短几天内中华街突然井喷似的冒出十几起案件,受害者的死因有枪杀有利器刺死,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尸体严重脱水,简直跟刚从金字塔里挖出来的木乃伊有的一拼。能让前几个小时还被人目击到活蹦乱跳的受害者的尸体,转眼间就脱水到这种程度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在收集线索时照片上这个名叫艮墨池的华裔男子逐渐进入警方视线,他跟受害者们都或多或少有着联系。而这个叫做艮墨池的男子自身背景更是复杂到让人咂舌,短短时间辗转三个黑帮团伙,且都受到了重用,这在一般黑帮来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但等雷奥顺着线索去找艮墨池时,才发现他已经失踪一月有余,而被目击到最后与他在一起的人,也正是此案的受害者之一。

  起先雷奥就觉得艮墨池看着面熟,直到想起差不多两个月前自己与他在伯爵的店中见过,就急冲冲的赶了过来。这件事绝对跟伯爵卖出的宠物有关,这样的案件雷奥可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当然跟伯爵套话的技能雷恩也算是驾轻就熟,送上D伯爵因为晚起总买不到手的限量蛋糕。

  “他是帮别人来买的。”D伯爵在看到蛋糕后立刻双眼放光,近似虔诚的接过了蛋糕盒。

  “帮谁买的?买了什么?”雷奥趁势追问,这个时候他什么都会说。

  “蜃龙。”D伯爵已经打开包装盒,满心欢快的送了一块到口中,幸福的闭上眼体会奶油在口中融化的美妙感。直到雷奥凑到眼前,才不得不认真的解释起来:“蜃龙会制造幻象来捕捉食物,一般的普通种蜃龙钟爱海燕,所以除了让海燕自投罗网外,对人来说并不危险。另外还有沙漠种的蜃龙,因为沙漠缺少食物和水的缘故,沙漠种并不挑食,被引诱的猎物一般都会有脱水的现象,所以相对危险点。不过刑警先生放心好了,饲主只要遵守契约给蜃龙吃饱肚子就不会有问题。”

  “他到底是为谁买的宠物?”听到这里,雷奥不禁背上一凉:“你这家伙,为什么要把那么危险的动物卖出去?”

  “客人的需求才是本店的服务宗旨。”D伯爵又吃了口蛋糕,才腾出手将一张名片递给雷奥:“这是饲主的名片。”

  雷奥像来时一样风风火火的离开,D伯爵并没有急着再次享用蛋糕,而是伸手摸了摸放在身边的卷起来的画轴安抚似的说:“嘘,安静点,马上就可以和你的主人见面了。”

    5.

  毓骁把头枕在艮墨池的腿上,恶作剧似的抽掉他手中的书,又在他疑惑的时候摘掉了他的眼镜,然后露出撒娇的神情说:“书有我好看吗?”

  艮墨池并没有回话,而是抬手揉了揉毓骁的头发。

  一把抓住艮墨池正要离开的手,毓骁起身面向他坐好:“再等一下,事情马上就要办妥了,很快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去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艮墨池笑着吻了吻毓骁的嘴。

  “嗯!”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最近特别喜欢亲吻自己。毓骁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早早准备好的戒指,小心翼翼的戴在艮墨池的无名指上:“对我来说已经再好不过了!”

  艮墨池看着被套上戒指的手指沉默不语,神色冷清看不出情绪。

  “阿墨?”毓骁带着点小心翼翼。

  “我们该庆祝一下!”艮墨池起身走开。

  毓骁惴惴不安的坐在原地,到底是哪里不对了?阿墨是爱我的,这点是绝对毋庸置疑的,但为什么在我做出承诺后却不高兴?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都是按照你的意思来的,即使我做到这个地步也不行吗?

    盛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被递到面前,等毓骁接过后艮墨池才坐在他身侧,酒杯相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艮墨池喝了杯中酒一口,这才看着毓骁问道:“你不喝吗?”

  毓骁轻轻的摇晃着酒杯,答非所问:“我只是想要你开心。”

  艮墨池细细品味葡萄酒在味蕾上挥发,半响才放下酒杯说:“有些事并不是你想当做没发生过,就不存在了。”

  “……”毓骁茫然失措的看着艮墨池逐渐冰冷的表情,紧张的握住他的手:“那些都不重要,你留在这里就足够了。”

  “其实你早就知道真正杀死你师父的人是谁,即使你不动声色也不能抹杀事实。”艮墨池嘴角挑起一丝冷笑:“将帮派情报卖给对手,背叛了你所有的信任……”

  “我不……”怎么会不在乎,毓骁说不出违背良心的话,只是我没办法停止爱你。

  “你只是需要面对现实!”艮墨池握住毓骁拿着酒杯的手,轻轻推到他的嘴边说:“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不!”毓骁甩开艮墨池的手,同时也将酒杯甩出去摔碎。

  “你早就察觉了。”艮墨池俯身将毓骁压在身下:“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

  毓骁侧开脸不肯直视对方的双眼:“我是知道,那又怎么样?我只是太爱你了,仅此而已。”

  “对,就是太爱了!”艮墨池轻舔毓骁的耳垂:“所以才觉得即使我被从飞机上推到沙漠里,也能毫发无伤的回到你面前?”

  “别说了!”毓骁哀求着抱头蜷缩起来。

  “是时候告别了!”

  “别走!求你了!”在艮墨池起身时,毓骁用尽全力抱住他。

  “如果你真的爱我,从现在开始就不要再让自己后悔,痛失所爱就到此为止吧……”艮墨池柔和的言语犹如催眠,紧抓不放的人终于失去意识。

  6.

  在满是医用仪器的病房里,毓骁能做的就只有看着天花板发呆。据说自己被发现时脱水非常严重,被送进医院后又昏迷了三天。不过现在身体正在好好的恢复,大约在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刚醒来时,纽约警局的刑警还有来问话,但随着发现了其他线索,毓骁洗清嫌疑后就没有再来过。

  也问过跟班家里的事,果然没有见过蜃龙,据说宠物盒中的只是一只普通的沙漠蜥蜴。而不久前与艮墨池相处的点滴也变得模糊起来,仿佛一切都只是自己一个不切实际的梦罢了。

  D伯爵到毓骁的病房时,并不是探病时间。

  “你终于来了!”毓骁冷静的过分,仿佛早就知道D伯爵会来造访。

  D伯爵将手中画轴递到毓骁面前说:“在此奉上客人的伴侣为你预定的另一只宠物……”

     ————————解说时间————————

D伯爵和雷奥这两个人物是出自漫画《恐怖宠物店》中的人物,反正故事就是D伯爵会卖出各种珍禽异兽后引发各种各样的故事。

  而这次夜夜谈就是引用了《恐怖宠物店》这个设定,同时也算是把其中的一个故事续写。这个故事大概就是旧的华人街旧的教父去世,并留有遗言得到D伯爵店中虎的人就是他的继任者。但是到最后虎并没有落入任何人手中,所以华人街应该还处于争夺权利的混乱中,于是在这里插入骁艮黑社会真的毫无违和感。

  “虎”在这里其实可以算是一种执念,或者能力的象征。

  另外这篇文其实在我脑洞里是有非常庞大的脉络的,但写出来的不足其一,首先我最初设想现在的骁艮,其实是钧天骁艮的转世,这样性格补缺上就会比较容易。毓骁上一世的遗憾大约就是没能好好爱艮墨池,所以就算此生他没有前世的记忆,但灵魂深处却携带着遗憾所致的执念,于是此生他最重视的始终是艮墨池,就算明知道他做了背叛自己的事。而这个执念,却成了他能力的抑制剂,导致“虎”不愿踏出竹林。

  而艮墨池最遗憾的就是没有让自己认定的君王登顶,他是爱毓骁的,但是却更执念让毓骁成为万众瞩目的“王”。而为了这个目的他不择手段,甚至连自己都算计进去舍身成为诱虎出林的饵。

  为了不让毓骁渣墨墨我也是拼了!

  蜃龙在传说中是稚鸡和蛇交合产下的卵,再由雷电击中沉入土里,最后再次升上地面破卵而出就是蜃龙。蜃龙出现往往伴随着海市蜃楼,常引海燕自投罗网。而海市蜃楼在沙漠中也常常出现,古籍中却没有关于蜃龙的记载,所以这篇文中的沙漠种蜃龙全数我杜撰的!

  好了!就说这么多,可以说能看到这里的人对我一定就是真爱了,真是十分感谢!要相信我也是爱着你的!


评论
热度 ( 51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