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少年不识爱恨1

  首先是ooc预警,私设如山。

  总之就是一个天帝因为润玉的母亲背影像花神,才临幸了她。而后润玉少年时期的背影也就与花神有几分相似,所以锦觅的背影又被我强行相似给了润玉。大概就是一个我妈因为你妈的背影受了情伤。现在换你因为和我的背影相似,就来场情劫吧!的狗血故事。

  至于旭凤,我打算让他从润玉身上经历从懵懵懂懂到爱入骨髓再到爱而不得。之后求其次,又不愿意润玉身边有他人陪伴导致最后入魔的过程……

                                  ————————

  水榭中美人依栏而坐,旭凤进来望着那背影微微愣神。待美人察觉身后之人回眸一笑时,旭凤也挂上和煦浅笑正要开口唤她。”

却被美人得了先机:“凤凰,我的背影可好看?”

旭凤轻蹙眉头,但见美人双眸清澈便挥去心中微恙道:“六界谁不知花神锦觅风姿绰约,端是一个背影就不知引得多少神魔妖精魂牵梦萦,自然是好看的。”在她身边落座才忧心道:“神魂可还有什么不适?你复生时日上短,便不要经常外出,对修养不易。”

锦觅摇摇头目光流转至波光粼粼的湖面,数尾锦鲤摆尾嬉戏,沉默片刻方才开口:“我要回花界了。”

“待你身体好些,我便与你回去。”

“不必了。”锦觅收回目光看向旭凤:“我已送信与长芳主,大约这两日花界便会有人来接我回去。”

似是意识到了不妥,旭凤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用眼神去探究锦觅意图。却见她依旧浅笑嫣然,心下便莫名虚空得紧。

“凤凰!”虽说心中已然顿悟,但锦觅还是忍不住感伤,声色里便是离愁:“我神魂在你心头温养百年之久,独独明白了为何你我是劫非缘,到如今便是劫度情了。”

“……”旭凤纵然觉得千般不舍,可挽留之词到了唇边却化作一丝微不可闻得叹息。六界都知自己痴恋花神锦觅,即使她命陨神魔之战,自己亦不惜逆天而行挽她一缕神魂,温养心头数百年,终让她再次回到这世上。本以为苦尽甘来,却不想竟是这般结果。

“谁是你的求不得?”锦觅忽将手掌贴在旭凤心口:“谁又是你的求其次?”

“我……”

“凤凰,你既可为一个相似的背影癫狂成魔,又如何不敢与他说个明白?”锦觅起身离开:“世间事便是一啄一饮,因果自成罢了,你我今日一别望自珍重。”

经年往矣,竟是不堪回首……

天帝寝宫中有一神女图,画中神女究竟是谁,旭凤自是不知道的,只是时长见父帝立于图前久久观望。旭凤读不懂父帝赏画时的神情,因为从未有其他事能让父帝这般着魔,便越发觉得此美人图的高深莫测起来。

问起父帝他却是讳莫如深,旭凤越发好奇,便耐着性子自己琢磨起这图的奥义,只是不管怎么看便就是一副普通的神女图罢了。图侧看便是神女侧身,图后看便是神女背影,端是瞧不出什么特别来。久而久之便也腻了,还不如在叔父的红线团中打滚看画本来的快乐。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转眼才发现已是数百年的时间。旭凤早已对神女图视而不见,也隐隐约约明白这神女图自是没有什么玄机,父帝之所以数百年痴迷于此,怕不只是痴迷于图,心中不免有了几分厌恶。

那日是为何去了父帝的寝宫,现在已然想不起来,总归就是一些琐事。只记得园中碧潭旁坐着个白衣仙侍,旭凤本不甚在意,只是匆匆一眼路过。却陡然觉得这背影有几分眼熟,一时又想不起在那见过,索性便调转回去想看个分明。

端详片刻,旭凤终是想起自己在何处见过这背影,虽然发饰衣物不同,却和那神女图中的背影酷似。不由皱了皱眉头,端是一副图就迷惑父帝到那般地步,惹得母神常常暗自垂泪,现在居然连人都接进了寝宫,不由便冷哼一声。心中不免为母神抱不平,少年心性单纯,不喜欢便踢了一块石头入池,激起大朵水花溅的那人一身水。

那小仙侍先是惊慌起身,这才回头看向身后。旭凤本在暗自得意,但见对方回头便不由一愣。这小仙侍看似稍长自己几岁,虽有些神色慌乱,却生的朗月星辉皆不可及。旭凤常在叔父月下仙人府上玩闹,容貌美丽的仙人仙子见过不少,这般好看的却是少见,就算与父帝寝殿里的神女图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但也就只能说是不遑多让,却没有半分相似。再看小仙侍衣服湿了大半,想是自己认错了人却让他遭殃,心里便委实过意不去。好在自己火系术法还算尚可,便为这小仙侍当场烘干了衣物。

也不过三言两语,小仙侍声色如潺潺泉水润人心脾,旭凤便莫名觉得亲近。

“……只因住处遭了大火,又与家人离散,承蒙天帝垂怜才到此处做了仙侍。”小仙侍有问必答。

旭凤没想到他竟有这般遭遇,再思及自己方才那般作为,心下愧疚更深。假咳一声,这才问到:“那你唤做什么?”

“鲤儿。”几乎是脱口而出,说罢便又是想起什么,连忙改口:“天帝陛下赐字润玉。”

“润玉。”两个字在舌尖绽放,当真是人如其名。旭凤忍不住暗自点头,这世间当只有这两个字配得上他。

……

被叔父逮住时,旭凤正在去父帝寝宫的路上。本想敷衍几句,叔父却不依不饶说了半响,无非是抱怨旭凤近日冷落了他。

“莫不是凤娃开窍了?”月下仙人面露喜色:“快说说是那个仙子?来来将这红线拿好了,只管拴在她脚上,这事就成了!”

“叔父莫要胡思乱想,父帝最近功课催的紧,侄儿是赶着去藏经阁呢!”旭凤瞧着月下仙人手中的红线,心里几番挣扎终是接了过来:“不过叔父美意侄儿就领受了,若是哪日碰到属意之人,便用它绑了。”

月下仙人越发开怀,还要夸赞旭凤几句,却被旭凤逮了机会逃脱,登时就没了踪影。被这般无礼逃脱,月下仙人也不恼,只是开怀道:“我说这凤娃怎生好久不来,果然是开窍了,甚好甚好!”

旭凤得了自由,便径直到了天帝寝宫。近来日日到此,也不过是想与那润玉小仙侍多亲近些。一来二去早就熟络起来,润玉性格温和甚是爱笑,每每他笑旭凤便也觉得心中欢喜。

叔父的画本旭凤着实看了不少,初见润玉时还不觉得,待回过神来才明白所谓一见倾心大抵便是如此。每晚入睡前的辗转反侧,便是相思才对,否则怎会脑中全是润玉身影,一颦一笑都值得细细回味,待发觉自己傻笑时都不知已笑了多久,只觉得两腮酸痛。

旭凤殿下倾心天帝宫中小仙侍润玉,不知何时便被传开了。旭凤偶尔听闻也不解释,事实如此便叫他们去说。自己还得想个法子从父帝处将人讨来,好做个长久陪伴。

叔父既然予了红线自己,那自己便赠予润玉。反正你情我愿,不如尽早将事定下,免得有人觊觎让自己心生不安。

只是还不等旭凤将红线赠予润玉,事情便徒然出了变故。

那日,天后与天帝大闹一场,二人关系素来紧张,却从未这般明面的争锋相对过。旭凤来时闹得正凶,而润玉则冷冷清清跪在两人下首,月白衣衫上的背上平添了数道血痕,甚是刺目。看那痕迹,当是母神惯用的软玉琉火鞭留下的。虽然平素里母神威严,但怎会无缘无故的来为难一个小小仙侍?

亦是那日,天界多了个大殿下润玉。

不顾母神阻拦,旭凤自告奋勇亲自为润玉上药照料,甚是上心。原来他竟是父帝长子,原来他竟是自己的兄长,原来那莫名的亲近感竟是血浓于水。心中淡薄的惆怅掩不住欢喜,这般说来别人自然是比不上自己与他的情分,想与他长久相伴也不算是妄念。叔父予自己的红线,现在看来倒是多余了。只是母神却似是不喜兄长,以后自己要多护着些他才是。

评论 ( 16 )
热度 ( 853 )
  1. jsjjx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这两天特别粉旭润……润玉真的超级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
  2. 橙色的萱草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