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少年不识爱恨4

旭凤立于阵前,观望又来叫阵的魔族大军。魔族连败数场,前几日便有拔营撤退的迹象,不知何故今日又突整旗鼓前来叫嚣。

“此战怕是有诈,二殿需谨慎些。”润玉此刻未着广袖流云衫,银甲加身,比平日多了分英姿飒爽。

旭凤听不惯润玉人前这般称呼自己,不由皱眉,但终究调侃道:“兄长放心,我自会小心。倒是兄长更该关心自己,莫要拖了我的后腿才是!”

闻言,润玉只得无奈笑笑。

双方混战一处,初时旭凤还谨慎异常。战到中途便觉此战魔族与往日并无不同。怕是抱着临死反扑的心思,只将这丈胜了,魔族定会彻底退兵。既已明了对方心思,旭凤便决定尽早将其击退,免得多出不必要的伤亡。

战阵变化下,魔族当即节节败退,甚至比往日败退快上几分。一切顺利异常,只是旭凤身上却又平添了几道伤口,本有乘胜追击的打算。润玉却拦了旭凤,就怕是引敌深入的计量,旭凤也觉有理便作罢收兵。

帐中,润玉亲自为旭凤新伤上药,心下却气他上战场便不顾不管横冲直撞。自来此处,身上便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不免抱怨他不知爱惜身体。旭凤倒是不甚在意,兄长教训自己实在难得,便忍不住抿嘴暗笑。

润玉对旭凤这般无赖实数没辙,见他如此便也不再抱怨,细心上药。旭凤笑容突然凝固,随后竟露出痛苦之色。

“可是伤口痛的厉害?”润玉权当自己下手重,忙对方才擦拭处吹气。

旭凤摇头不语,抬手捂住胸口似痛苦难当。润玉这才觉察不妥,忙传信军中岐黄仙官。

一番诊察,岐黄仙官便出了结论。旭凤涅槃在即,此刻只是先兆罢了。凤凰涅槃五百年一轮回,而旭凤此次涅槃理应在七十余载之后,怎会突然发作?

凤凰涅槃时最为脆弱,魔族大军又近在咫尺,实非涅槃的时机。岐黄仙官再做深探,竟在旭凤新伤处发现梧桐油脂,随着伤口陷入血肉,伤药中又有一味香柏脂。

这两样若是平日放在旭凤面前也无妨,然同时沾染凤凰伤患处便会点燃凤凰血脉。旭凤此刻提前涅槃,便是如实原因。

“若此刻启程,可否在涅槃初开时赶回天界?”润玉额间泌出细汗。

岐黄仙官闻言摇头:“定是赶不上的。”

蹙眉思量片刻,润玉便对闻讯赶来的破军星君道:“星君,二殿涅槃在即,我需在此护法。有劳你回天界再调重兵前来。只怕这是魔族有意为之,我等不得不防。”

破军星君领命便走,旭凤却挣扎道:“切不可自乱阵脚,此事万不可张扬出去!咳……”

润玉本心急如焚,却不想旭凤会出言阻碍,与他四目相对,突然明白旭凤意图:“凤儿可是担心有天兵中有魔族内应!”

旭凤已然痛达五骸,咬牙点头。若说怕魔族有内应还是其次,他此刻更怕母神知道此事又借故发挥。

岐黄仙官为旭凤施法减轻了些许痛楚,忧心忡忡道:“二殿下此次被强行点燃涅槃之火,体内灵力却积攒不足,涅槃时怕是比往昔更凶险百倍。就算涅槃成功,仙根定然受损,将来仙途必不顺遂啊!”

旭凤被强行点燃涅槃折磨的力竭,此刻陡然轻松便昏昏欲睡,只闻润玉还在追问医治之法,罢了便觉得自己似睡似醒时拉着润玉手道:“兄长,切不可让母神知晓此事。”

又觉润玉似是屏退杂人,絮絮叨叨与岐黄仙官说了许久,不知二人到底说些什么。维听清润玉道:“……事急从权。”几字。

……

涅槃似是已然开始,旭凤却觉自己陷入梦魇中无法转醒。涅槃之火从心口蔓延,若是此刻不醒便不妙了,仿若周身都已陷入火中,想要固守本元却无力而为,心不免下沉。若是我出事,兄长必难辞其咎,怎能舍他不顾?

唇上有柔软触感,还未明白便觉清凉灵力由口而入,烈焰灼烧感稍退。旭凤终是借着这灵力夺回感知,在柔软离开瞬间强睁开眼。

润玉已褪下银甲,着月色衣袍坐在旭凤身侧。

“兄长?”旭凤只觉润玉此刻怪异,却瞧不出何处怪异。因体内灼热难耐,比之往昔涅槃痛苦百倍,便无暇多想。

润玉闻言咬咬下唇,似是迟疑片刻,又俯身吻上旭凤双唇,清凉灵力便从唇齿间泄入。

在起身时旭凤终是固守住了本元,润玉却未就此作罢,抬手褪下身上衣物轻声道:“此番权是无奈之举……”

将润玉压在身下时,旭凤不懂自己为何如此,却又觉早该如此。对润玉自己甚是欢喜,在他还不曾是自己兄长时便欢喜,成了兄长后便更是欢喜。却从不曾想过能与他这般亲密,而此刻这亲密仿似自己许久之前便期盼着的。

身体中的涅槃之火在缠绵中逐渐熄灭,欲望却旺盛蔓延,抵死纠缠……

评论 ( 8 )
热度 ( 370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