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少年不识爱恨5

  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些什么,文风飘忽不定,你们就将就着看吧!

                              ————————

  旭凤总觉自己是见过世面的,叔父月下仙人灵修的画本且不说也看过个数十本。便觉对此事已了然于胸,孰不知何故能使得六界芸芸众生大都沉迷于此?想必自己便是那‘大都’之外的,不想如今才品出其中滋味,端是让人欲罢不能,原是自己也不能免俗。

枕畔人便是心上人,想来便让人快乐。润玉疲累几乎整夜,此刻睡的正熟。旭凤用手指描摹他眉眼,如此美玉无瑕怎会不叫人心生爱慕。心中伦理纲常的论调蠢蠢欲动,皆都被旭凤强行压下,微薄的罪恶感怎抵得过此刻的欢喜。

忍不住凑上去吻在润玉额间,心中不免又有忐忑。又怎会不知润玉为何如此,此刻自己体内灵力平和,隐隐还有增长之意。若不是昨日差点强行涅槃的痛楚还记忆犹新,几乎以为这便是自己欲念演化的梦境。想必是自己情况万分不妙,当时已无他法,润玉这才出此下策。思及两人灵修竟不是发乎于情,心口不免闷闷痛楚。

润玉醒时两人不免尴尬,眼神交汇亦避之不及。润玉穿罢衣裳便匆匆起身,旭凤抬手只赶及几缕青丝滑出手心,越发衬的心中空虚。

“此乃非常事的无奈之举……”润玉出帐前顿住脚步,似是微微斟酌才道:“凤儿可否只当是大梦一场?”说罢也不等旭凤回话,便挑帘径直去了。

旭凤愣神许久,心中越发迷惑,兄长此话到底何意?胸中郁闷不得释放,心思更是瞬息万变却又一一否定。最后索性出帐直奔润玉营帐,若是不将话说白,自己怕是要纠结致死。

“兄长!”旭凤挑帘直入,便瞧见润玉失神而坐,自己出声才些许茫然的瞧着自己,随后便又躲闪开。

“此刻可还有不适?”将矮桌上的酒杯把玩手中,润玉柔声道:“你身体尚未完全复原,便不该四处走动。”

旭凤大步到润玉对首而坐,从他手中夺来酒杯方说:“你总该将缘由道与我听,兄长如此定是在救我性命,何故这般闪烁其词?”

“……”润玉抬首,半响才道:“岐黄仙官说,你若此刻涅槃定是九死一生。我赌不起,便问是否还有他法,他便出了这馊主意。整个军中与你灵力相当,可助你调和火灵的人便只有我,不得已才……”

旭凤心不由微沉,却已经忍不住问了句心中疑惑:“若此刻,此地还有他人可帮我调和灵力,兄长是否会……”

“若是如此,你我也不必做出这般有悖纲常之事来。”润玉似是深感介怀。

果然如此,心中疑问虽解,旭凤却苦愁更甚。强忍鼻酸,对润玉说:“即是如此,兄长便不必再为此事挂怀。兄长所为皆是为旭凤性命攸关,实数无奈。你我兄弟情深,怎可为此非常之事生分了呢?”

……

魔界退败如山倒,想是未曾料旭凤竟能安然立于战场,甚至化作真身扇翅便让数百魔族同时化作灰烬,一时间丢盔弃甲鬼哭狼嚎。撤回魔界便固守不出,天界反倒不好再深入追击。

天界近年首次如此大挫魔界,旭凤初战成名。众仙亦是未曾想,平日将天界搅得鸡飞狗跳的二殿下,打仗竟是天纵奇才。近年魔界越发嚣张,此刻却被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打的偃旗息鼓,当真是大快人心。

天后亦一扫往日愁闷,竟直接在玉宵宝殿上为旭凤讨赏。言下有将自己的火神之值传承之意,天帝竟应了下来,只说待旭凤涅槃后便可沿袭。此前便继续留在军中深造,似是有意将来让旭凤手掌重兵。殿上一时间皆大欢喜,似是众人都满意而归。

唯旭凤面上无该有喜色,侧眼便瞧见润玉立于身侧,神色清冷。似是与这殿上的热闹无甚关系,孑然世外。母神也就罢了,不曾想父帝竟也偏心如此,从始至终未曾提及润玉半分。

胸中总似有口气压着,吐不出去咽不回去。润玉凉薄这些虚名,旭凤却心中不平,便大声道:“父帝,此次大败魔族,兄长亦功不可没。如若不是他在旁提点,儿臣怕是会中了魔族诡计,能否击退魔族还是两说。望父帝不要厚此薄彼,亦该重重赏赐兄长。”

殿上嘈杂忽静,天帝似是很欢喜道:“你兄弟和睦甚是让孤欢喜,润玉此次协助旭凤亦有功。旭凤既已定了神职,待到时便一并为你也定个神职,此前便依旧与旭凤……”

“陛下。”天后突然打断天帝,看似面目慈善道:“我儿润玉喜静,战场上打打杀杀实非他所喜好。说是赏赐,那便要润玉自己欢喜才算。”

“哦!”天帝闻言问到:“润玉,天后所言可是你心意?”

“禀父帝。”润玉恭谨道:“母神所言非虚,儿臣确是不甚喜欢战场厮杀。”

天帝正做沉吟,天后已然开口:“夜神一职尚是虚位,正是个无人叨扰的静职,便许给我儿吧!”

“这……”天帝稍作迟疑。

润玉却已上前谢恩,此事竟就这般定下了。

“神位虚悬,润玉便不必再回军中,即可上任便是。”

“谨遵母神法旨。”

……

众仙散去,旭凤却心中失落更甚,兄长这便是明着躲自己。

“凤儿,岐黄仙官说你体中隐患犹存。此去军中,身边定要安排可靠之人,以备不时之需。”润玉声色柔和,有叮嘱之意:“虽魔界已然败退,在军中亦要注意安全,遇事切不可冲动。”

心中气他躲着自己,又气他逆来顺受随了母神的意。明眼都可以瞧得出,母神这是怕润玉手掌兵权,故意为之。但闻他这般仔细叮咛,想必心中还是关怀自己的,紧绷着的神色才算松动道:“那我可还能常去璇玑宫?”

润玉温和笑笑,最是奈何不得旭凤这般神情:“若是得空,常来便是。”

评论 ( 8 )
热度 ( 346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