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少年不识爱恨7

  算是他们感情的转折点吧!(大概)我已经快撑不住了,崩的自己都没眼看,尬写到现在……

                        ————————————

  旭凤来时,润玉正要歇下,披散一头青丝坐在床边,未及躺下。

“兄长!”旭凤低眉顺眼,半响不得回应便委屈巴巴的瞧着润玉。

润玉也是头疼的紧,两人的糊涂账越搅越浑。心下气他以性命相逼,行了苟且。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可偏生又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打骂皆是不舍。又抵不过他来纠缠,躲亦无处可躲,便是冷脸相对。偏他执着,每日都来。

这般僵着旭凤难受的很,见润玉坐在床边不看自己,索性便坐在他身旁地上。润玉未曾想旭凤突然这般,惊的便要起身。却被旭凤拽住衣袖,低头便见他竟泫然欲泣似的,鼻音浓重唤着:“兄长!”

润玉轻轻叹息,终究还是拿他无法:“罢了,地板冰凉,起来坐吧!”

“兄长!”来便唤了三声,这一声顿时亮了双眼,轻快起身便坐在润玉身侧。

润玉有心讲些道理,可自己明白的,旭凤定然也是明白的。他却是如何置之不顾?

“兄长!”旭凤又唤了润玉,将手伸到他面前。

润玉闻声挑眼去瞧,便见旭凤手中拿着一根红线。微愣后侧脸去看旭凤,瞧那双目便知尽在不言中。

“胡闹!”润玉胸中纠结,不知自己该如何反应,只觉被这红线灼了眼。

旭凤满是失意收回手去,低首坐在润玉身侧沉默不言。

“凤儿……”润玉咬咬下唇,欲说还休。

红线在旭凤两手纠缠:“搓这红线,几乎拔秃我尾毛,近来定是无法在以真身示人,免得惹人笑话我秃毛鸡。”

润玉本在斟酌该如何与旭凤言说,闻言亦是一阵茫然。

“兄长若不要便罢了!”旭凤满是懊恼道:“真不该听叔父酒后胡言,他道这红线大罗金仙都拴得,我便信了!”

“傻鸟!”润玉虽心疼旭凤拔光尾毛,却不知何故思及想他秃尾模样,强忍着想笑冲动。

“言虽如此,却是用我尾毛辛苦搓的,如此丢弃便是可惜了。”声色低落,似是委屈极了。

润玉心下只当他道想通了,也是省了自己一番口舌。不过这红线丢了确是可惜,且不说是叔父月下仙人处得来的特殊制法,且是这凤毛所制便稀罕的紧,便说:“那留着便是,待凤儿有属意之人时再予她。”

旭凤闻言点头,随之皱眉道:“该放何处是好?母神寝宫人多手杂,若是被那个不开眼的拿去便不好了。”似是认真思索念叨:“我又多奔波,若放身上遗落,便更无处可寻了。”

“是该当仔细收着。”润玉深以为是,点头赞同。

“那便兄长帮我收着!”旭凤巴巴望着润玉,似是怕他拒绝。

润玉也是无奈的紧,今日本就扫了他的兴,再拒绝心下便觉得过意不去,便笑着点头应了。

旭凤终是得了润玉笑脸,便觉自己近来受的冷落皆都值得。只是兄长到了此刻亦是拒绝,当真是情路坎坷。多想无意,既然得了兄长许可,旭凤索性翻身上床。

润玉正要疑惑回头,却闻旭凤道:“兄长莫动!”便觉他将自己耳边发拢在脑后,不禁抬手去摸,头发已被束好。原是费了心机兜了整圈,终是系在自己身上,润玉垂目浅笑颇是无奈。

“这便最是安全方便,他日我若想要便立时能拿,兄长定要每日系着。”旭凤正经道:“若是怕人误会,便箍个发饰在外。”

……

旭凤涅槃将近,军中职务便暂且放下,全心备着涅槃之事。

说是准备,旭凤却是闲的。全凭天后一手操持,得空又瑶池宴请众仙一聚。说是群仙会,实则是为旭凤寻可心人,此次涅槃过后,旭凤便算成年。众女仙自是争奇斗艳一番,天帝嫡子值得费神讨好。天后钟意穗禾,更是在她身上精心准备一番。

奈何旭凤半途离场,倒叫众女仙一时有心无处使力,茫然半响。

润玉方挂星罢了,便想在星河小憩,却见旭凤提酒而来。

母神此刻怕正是恨子不成器,好端端的宴席却跑了正主,润玉浅笑相迎:“惹母神不悦,你耳朵怕是又要生茧。”

旭凤不甚在意,举着酒坛道:“不醉不归!”

说是对酌,旭凤却更似喝闷酒,只喝不语。润玉不明所以,便只能陪着。旭凤本就在宴席上喝了不少,此刻又这般猛喝一气,醉酒来的当然。

“兄长!你可知今日母神何故宴请众仙?”旭凤虽是问了润玉,却自问自答:“她便是要将穗禾塞给我。”

“若是不欢喜她便罢了!”润玉笑旭凤任性,便是母神也奈何不得,柔声道:“听闻六界神女来的齐全,便真无一人入你眼?”

旭凤又猛喝一口,才挑眼去看。天地星河璀璨,却唯有润玉入得眼中。抬手抚上润玉面庞,倾身吻上他的嘴唇,低声呢喃:“兄长莫不是忘了,能入我眼终是你一人!”


                 

评论 ( 6 )
热度 ( 350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