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少年不识爱恨8

  突然发现之前的一个大bag,六界通史貌似说是花界脱离自成一界后才有了六界……

  也就是说我现在的时间线该是五界?念着怪怪的。

  另外我觉得天后这么多年能屹立不倒,其实除了鸟族傍身外还是很有心机的,只是嫉妒心太重没沉住气导致最后的失败。

  接下来我会加快剧情,怕拖久了驾驭不住。原本打算写个五六章左右的,结果到现在剧情才步入正轨,是我的错……

                        ————————————

  天界众仙尽知润玉乃是应龙,却从未有人亲得一见,皆因真龙唯有情动方显真身。

星河遥夜,银龙尾迷眼醉心。

昨夜之事旭凤想来便欢喜的紧,叔父诚不欺我,那红线果真厉害,便是兄长心头也入得。唯有自己凤尾依旧秃着,两相交合时实煞了风景。此刻便搂着润玉宿在璇玑宫寝殿,润玉亦不再如往昔般介怀,算作认命。旭凤从未这般满足过,便觉这天上地下亦无他求。

少年识得两情相悦滋味,虽涅槃在即,却另有人操持。便将诸事抛脑后,整日伴在润玉身侧,免不得纵情声色。润玉性子本就逆来顺受,也是放纵旭凤任他欲为,这厢纠缠倒使得两人灵力大增。

……

涅槃共四十九日,旭凤亦非初次经历,却初尝得度日如经年,一日隔三秋的滋味,心下皆是润玉。

便以为,自己与兄长情义深重,岁经万载亦不改。怎料事与愿违,情深苦长。

母神与父帝越发僵持,虽不欲为外人道,身为人子旭凤又怎可不知。母神深爱父帝,虽是与他僵持,却不能真拿他怎般。这怒火便发往别处,惹得仙人各自谨慎。

涅槃过后,旭凤便得了火神传承。天后似是并不满足,又多方周旋,旭凤再加战神名头掌管五方天将。虚名而已,旭凤不甚在意。

身在其位,便谋其职。军中事务比当都统时更是繁忙。本以为可与润玉长相厮守,却因两人各在其职,竟连面都少见了许多。

初时旭凤耐不住寂寞,便设法去见他,却是没有定点的。时是白日,两人对酌下棋。时是晚上,便枕他怀中小憩,灵修倒也不曾落下。若实在繁忙,便是观望一眼亦是满足。时日久了,润玉亦是会来寻他。两人这便成了默契,言不出口便明白对方心意。

流言蜚语总入耳来,天帝赐婚水神风神,却被水神给拒了。抗旨不尊当是大罪,却不知何故天帝竟不动怒。此后,栖梧宫花神莫名离去。天后越发行事乖张,便是见了旭凤亦不似往日和善。言辞直白,只叫旭凤将兵权紧握,万不可出了差错。又将他寝宫安排在栖梧宫,与穗禾婚事亦提了又提,叫人烦不甚烦。这其中曲折必是复杂,旭凤却无意深究。唯觉璇玑宫才是一方净土,润玉笑颜解万忧。

……

天后差人来唤时,旭凤正提着桂花酿欲往璇玑宫。这便只得作罢,先往母神宫中去,免得又受把柄母神叫她为难润玉。

殿下跪着两小仙,遍体鳞伤。旭凤不禁皱眉,不知这两个小仙所犯何事?端是碰到这个时候,即使小错母神亦是要下重手。

“母神!”旭凤行礼罢了,侧目去瞧却见是其中小仙娥有几分眼熟。另一个便是真的识得,是自己栖梧宫的仙侍。心动恻隐,便想为他开脱:“不知我这仙侍犯了何错?惹得母神这般生气,儿臣这便带回去好生管教!”

天后闻言却面色庄严道:“火神,若是小事便也就罢了。只是这两人犯得却是有悖伦理纲常的大罪,端不能就此作罢!”

旭凤闻言微愣,在看天后却瞧不出端倪便问:“母神此话何意?”

“这两小仙是下界精灵飞升,更是一奶同胞。却做出罔顾天伦的龌龊事来,实叫人不齿!此事若不严惩,传扬出去天界以何颜面立于众界之上?”

话说到此处旭凤已然明了,侧目去瞧那两个小仙。只见他们目中含泪,神色惊恐却不言语。俯身探查仙侍元灵,便发觉他并非不言语,而是口不能言。

“其中一个是你宫中之人,我不可不知会与你,这便将他们治罪。”瞧着旭凤,亦不阻止他动作说:“来人,将这两犯事小仙绑上诛仙柱,罚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加身,三味真火灭其元灵,永世不得超生!”

“母神!此事恐有蹊跷,可否让儿臣再做调查?”天雷加身毁仙骨,真火加身灭元灵,这般极刑当是杀罪大恶极者。这两人是否真有私情还是两说,便真是相互爱恋也不该这般酷刑。忽觉感同身受,心中不免惶恐,润玉身影挥之不去。

“此事人证物证皆全,此等大罪灰飞烟灭亦是便宜他们!”天后不顾旭凤阻拦道:“喧雷公电母即可执行,本座与火神亲自监刑。”

旭凤还要阻拦,却见仙侍对着自己一拜。目中惊恐已然成从容,与小仙娥一道被天兵押了去。

天后行至旭凤身侧,忽然道:“那花神梓芬活着,我母子二人便不可行差走错半步,与那夜神且不可再行为过密。”

旭凤心下惊悚,在看母神却见她已然往殿外去了。母神话中有话,莫不是发觉自己与润玉的关系?心头惴惴,近来定要与润玉远些,免得被看出端倪。

天雷阵阵,诛仙柱上两人顿时便现了原型。皆是两条青色鱼尾,不消片刻便鳞脱肉焦,伤深骨碎……

评论 ( 6 )
热度 ( 356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