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少年不识爱恨9

  燎原君进栖梧宫书房时,旭凤正望着手中桂花酿出神。紧锁眉头,神色不好。

“火神殿下。”燎原君恭谨垂目道:“明日校场演兵,布防之事还请殿下定夺。”

旭凤这才回神,放下手中酒瓶起身道:“走吧!”

燎原君随旭凤身后,不知旭凤神色为何,只觉背影莫名悲凉。早间事燎原君已有耳闻,却不想殿下竟会为个下侍伤神。不免对旭凤暗自敬重几分,忍不住出口劝慰:“殿下,那小仙侍是您下侍,殿下定觉不忍,可他毕竟是罪无可赦之身。且此刻已然灰飞烟灭,便是以身应劫,殿下上神之尊无需为他感伤。”

“罪无可赦之身?”旭凤闻言顿足回身,目中有探究之意道:“不过是互生爱慕,当真就这般天理不容?”

燎原君心下微惊,不知火神此话何意,却不敢怠慢认真道:“属下以为,互生爱慕定是无错,错在他们手足至亲。天道往复自是要有规则才能运作,有所为有所不为。便是上清天的大罗金仙亦要顺应天理循环。若是连我等仙人都枉顾伦理纲常,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举,又与混沌魔界有何区别?若世人争相效仿,至世风日下。岂不是要将世界回归蒙昧混沌,此乃恶极之罪。便是修得上神之尊,若犯此事亦是极刑。”

……

诛仙柱上二人定是痛苦万分,神情扭曲狰狞,张大嘴却发不出嘶吼。青色鱼尾如上岸之鱼拍打不息,肉焦骨裂鱼鳞四溅。雷刑一道强过一道,偏生已脱凡胎成仙骨,纵是死亦难求,非要受足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方可由三味真火噬灭元灵。

旭凤不知真火噬灵的滋味,只觉便是比自己被强行诱燃涅槃时,还要痛苦千万倍。心中思量何不给他们个痛快?

却不知何时诛仙柱上只剩一人,旭凤定睛瞧去,青尾换银鳞。便是一眼就疯了,诛仙柱上痛苦挣扎的竟是润玉。飞身邢台却被母神阻拦,推开她却又被身后扯住。旭凤回头便见穗禾,又见父帝叔父,母神亦在其中,还有众多辨不清面貌的仙人。旭凤摆脱不得,又闻众人嘈嘈杂杂道什么天理循环,大道无情,伦理纲常……

旭凤不愿听,也听不进,此刻只想冲进雷霆万丈,救他放在心上的人。拉扯的手越来越多,旭凤拼尽全力亦无法挣脱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润玉被道道天雷击的仙骨尽碎,三味真火烧的灰飞烟灭……

唯有他随风逝去神色悲凉,叫旭凤肝肠寸断。终是挣脱束缚,诛仙柱上却也空空荡荡……

睁眼方知大梦一场,唯心绪久久不得平息。旭凤乘着夜色便往布星台去,远远瞧他素衣而立,抬臂运作星辰,袂衣飘舞似随风去。旭凤飞身上前,从身后拥住润玉。

“啊!”润玉小小惊呼一声,随后便颇为无奈道:“贪狼入命宫,你这一抱便给凡间帝王招了祸端……”

旭凤并不撒手,只是静静拥住润玉,亦不让他转身。润玉便也作罢,由着旭凤这般抱着。

旭凤不愿松手,心境越发混乱。怕放手,亦怕不放手。梦中情形不断在脑海上演,润玉悲凉眼神旭凤却是不敢想。即使此刻人便在怀中,亦是不敢去看他双眼。这双目本是自己最爱的,满天星辰皆不及它万一。

此后该何去何从?旭凤顿觉心乱如麻,母神怕是已然知晓自己与润玉之事。思及此处,旭凤惊的放开润玉,自己这般岂不是置润玉危险当中。

“凤儿?”润玉转身瞧旭凤,目光关切:“今晚是怎么了?”

旭凤只觉这眼神灼眼,灼的心痛,便一言不发逃似离去。

……

润玉第二日便来栖梧宫寻旭凤。

旭凤心思杂乱,与润玉坐在一处也似魂不守舍。润玉似是说了什么,旭凤竟一字都未听进心里去。

旭凤状态有异,润玉心怀担忧:“凤儿可是何处不舒服?”按说他体内隐患在涅槃后便彻底好了,不由抬手想测他额间元神,却被旭凤下意识躲闪。

两人皆是愣住,半响旭凤才面无表情道:“兄长,今日我军中还有事务,便不陪你久坐。”说罢便顺势起身,便似要走。

“那我便回去了!”润玉也赶忙起身,两步追上旭凤,抬手将个小瓷瓶塞入他手道:“近来无事,便趁着与卯日星君交职的便利,采了些晨辉凝露给你烹茶。”

旭凤胸口发烫,与润玉这般还能多久?扯扯嘴角算是浅笑道:“那便多谢兄长了!”

评论 ( 9 )
热度 ( 326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