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少年不识爱恨12

  终于写到这里了,小葡萄快登场了。不会写肉我快要疯了,特别想写,就是写不出来真心想哭啊!

  

                             ————————————

  水神与风神大婚,席间美酒自是不断。旭凤只觉自己是醉了,却醉的不深,否则怎会念念不忘心中郁结。

“我儿不必忧思,这缘终是你的,待来日为娘助你亲定姻缘!”忽有一美妇手持酒杯,摇摇晃晃坐在旭凤身侧。

旭凤亦喝的迷迷糊糊却也识得对方并非母神,想来是来参加水神婚礼的那位上神,此刻脚步轻浮怕是醉酒认错人了。笑着与美妇碰杯,两人喝酒倒比一人来的畅快些。

美妇并不作罢,怜爱抚摸旭凤脸庞:“我儿生的真俊俏,何时……”

“母神,您怎又醉成这般模样!”来者丰神俊朗,旭凤识得,便是那卯日星君。见他俯身将美妇扶起,神色困扰道:“火神殿下,我母神醉酒失仪让殿下见笑,还望殿下多担待。”

旭凤本不在意,便叫卯日星君送他母神回去便是。卯日星君既已来此,那润玉想必已然当值。自知不该再去想他,徒增烦恼,心却不由人。

便从润玉布星模样开始,点点滴滴浮现,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在旭凤心头。两人相处时的每刻,依扣心弦。昔日美好越发衬的此刻惨淡,只觉痛至五骸便是如那涅槃之火灼身。

酒喝的生猛,旭凤望着醉死过去便可图一时清净。怎奈越喝那人身影越发清晰,杜康可解忧?此刻便知皆是妄语,又不免心中寻思自己可是喝了假酒?

“你怎会这般绝情?”旭凤轻声呢喃,润玉眉眼便似在眼前,明明双目含情,唇间却道出伤人言语。恍惚又忆起那小仙侍所言素衣浸血,心头便痛的死去活来。原是我们误会到此刻还未澄清,他怎会不爱我?

润玉下职归来,魇兽亦步亦趋,旭凤便在璇玑宫正门外侯着。今日便要把话都说清楚,容不得润玉再做逃避。

“二殿来的倒是早。”润玉瞧旭凤手握酒瓶,满脸醉态,怕是喝了不少。

“夜神大殿相邀我又怎可怠慢!”旭凤笑带醉意:“宴席散了,连栖梧宫都未回便来了。”

润玉微蹙眉头,只觉今日怕是不得善了。旭凤却心中暗喜,听自己这般生分,原是润玉也会不快。

“兄长,我醉的难受,不如烹些醒酒茶可好?”

随在润玉身后进了寝殿,旭凤便是望着背影亦觉贪恋。又忆起初遇时的误会,若不是他背影与花神相似,两人怕是不会识得。又怎会知,一场误会惹来情动,满心满眼皆是他,怎能轻易放手。

情不由己,旭凤从身后拥住润玉,轻吻他侧颈。润玉顿时僵住身体,旭凤亦不作罢轻啄上行至耳垂。

“旭凤,我们不该如此!”润玉并不挣扎,只是声色清冷。

旭凤闻他故作冷清却微微颤抖的声音,将人扳过面对自己问道:“那我们该当如何?”却不等润玉应答,便吻住他的嘴,撬开双唇一路常驱。

只是一吻,尽在不言中。便是中间隔着说不清的误会,润玉对自己亦是有情的,他若不欢喜自己,又怎会任自己这般为所欲为。

旭凤堵着润玉的嘴将他压倒在床榻上,伸手解了他腰带。吻痕从脖颈种至锁骨,这才将他衣衫褪去,又怜惜轻吻他胸前疤痕。这身躯旭凤在熟悉不过,却是每次都心动不已。

润玉目中染上情欲,亦有挣扎不休。明知自己与旭凤不该在如此下去,却止不住心中欲往,终是抱住旭凤与他纠缠一处,便当是最后放纵罢了。

……

旭凤欲念终得满足,贪恋搂着润玉不撒手,满心欢喜道:“兄长,我便知道你定是欢喜我的。之前种种就叫过去,今后我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润玉亦是贪恋旭凤气息,埋首他怀中。

“今日我们便去求父帝收回你与水神长女的婚约,大不了便是贬下凡间。能伴兄长左右我便无他求,兄长素来喜欢清净,我们可寻无人叨扰之处避世而居。”旭凤在润玉额间落下一吻,只觉已再无可忧心之处。

润玉推开旭凤起身,便不敢在看旭凤满是期许的双目,心下道自己怎生这般糊涂又给了他希冀。

旭凤亦起身着衣,欢喜道:“事不宜迟,我们这便去吧!”

“你当真要将我推入那万劫不复?”润玉回身瞧着旭凤,神色已复冰冷,却掩不住眼底微红:“你觉得母神真能应允此事吗?”

“我……”旭凤遭醍醐灌顶,忽全身发冷。事情怎会如自己想的那般简单,却垂死挣扎:“苍茫天地,你我自有安身之处,我唯愿与兄长共守白头。”

“二殿莫不是忘了那由你监刑处死的兄妹?”润玉咄咄逼人,直视旭凤双眼:“你我之间并无误会,我亦知你那般说是庇护我。只是这感情在你退让那刻,便没有以后了。”

“兄长……”旭凤急切,这两字与自己心思切合竟成了禁忌。梦中绝望成真,若自己再不放手,诛仙柱上银鳞便是现实。

“旭凤,我只愿你我两生安好。”

亦是那日,六界众花凋零……

评论 ( 8 )
热度 ( 257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