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少年不识爱恨13


  凤凰写的有点黑,反正就是为爱疯魔的那种。总之人设崩了,ooc预警!我已经不知道写的是啥玩野了,还是没皮没脸求小心心和小蓝手,还有评论!

  另外这篇文快完结了,最多还有两章吧!

                       ——————————

四千年于天界仙人而言,不过沧海一粟,过眼云烟罢了。

只是这四千年却也生了几件叫人记住事,水神风神喜结连理,与天帝长子订立婚约。花神元神归反天地,数十年世间再无一花绽放,众芳主脱离天界。魔界撕毁条约,与忘川集结大军欲攻打天界,战神旭凤显神威大败魔界连军,一时风头无两。

……

不过兄友弟恭的假象,旭凤自觉润玉说了,自己便给得。初时心里憋的痛苦,所爱便在眼前却隔山海,绕是自己万般能耐亦无填平之期,索性少见无忧。少年心性年月渐长,久之便觉这般两生安好亦知足。虽不得常相见,亦可如现今这般小聚浅酌对弈,倒也不显生分。

润玉宠着旭凤,旭凤心中亦是明白的,有恃无恐。几年去璇玑宫一趟,却次次都带些东西回去,说润玉发簪典雅便拿走了,又说他被褥暖和亦顺走了,还说他茶杯喝茶好喝又整套搬走。殿里本就冷清,拿几次便显空旷。润玉亦不在乎,旭凤喜欢便都给他,久了便落个喜欢收集物件的毛病,怕旭凤再来无物可拿。许是拿多了东西心里过意不去,旭凤亦会各处搜刮些稀奇物件予润玉,便说是礼尚往来才好。润玉也件件都收下,倒大多对他修炼有益。

众仙皆道天帝二子兄友弟恭,实乃六界楷模。唯天后对此颇有微词,却到底拿旭凤没法子。只得知会旭凤身边之人,盯紧自家主子,见二人未有逾矩之举便也随之任之。只是对润玉苛刻越发,常无辜发难。旭凤婚事亦越发催的紧,旭凤却道兄长尚未成家,自己怎好越过兄长,于理不合的推迟着。只得怪那水神夫妇常年分居两地,婚后四千年竟无所出。

天后频频发难润玉,尽是欲加之罪。旭凤亦知若是自己插手只会叫润玉处境越难,实数忍无可忍便回护数次。终逼得天后道出心中忧虑,仙人虽享绵长寿元无尽法力,却生来便带不可逃的劫数。旭凤命犯杀劫,万年间定应劫命陨。生为母亲,天后怎可眼睁睁看着骨血应了这劫数。虽未明说,但话里有忧惧兄弟阋墙,不除润玉实心难安之意。

战神名头不是虚得,自己怎会无力自保殒命?旭凤只觉母神多虑,命数之说缥缈不定怎可全信。若说是润玉,那便更是不可能,天帝之位他若要,自己绝无与他抢的道理,又何来阋墙之说。

将此事作笑谈与润玉,不想他却上心了。数次下界除妖魔,他便都随着去了。

后来方知年少轻狂,劫数怎是躲的开的。

润玉的万年孤寂,锦觅为情伤神,自己的杀身命陨。

初见锦觅时,是旭凤涅槃失败被她所救,昏迷初醒时所见的那抹背影。

沉寂千年的感情便突然苏醒,旭凤是爱锦觅的,爱她天真烂漫,爱她给自己的心动,给自己痛苦,让自己不可退让。哪怕她便是润玉苦等四千年的未婚妻,旭凤亦不做退让。只因那句,退让了,便没有以后了。

明明这便是你教我的,我们又怎会走到这般地步?旭凤不明白,所想不过是不顾一切爱一场罢了。明明只要我要的,你便从不犹豫全都给我,为何锦觅你却死握不放?

眼里便全是锦觅,哪怕明知她已是润玉逆鳞,旭凤仍旧毫不犹豫。何时不再在意润玉所想,已然记不清了,哪怕母神杀了他娘亲,旭凤最在意亦不过是将锦觅从润玉手中讨来。许诺自己所能给的一切,只求锦觅一人。

“旭凤,是你教会我孤独凄苦,陪伴情长。”润玉声色如玉碎:“何故最后一丝念想都不愿施舍?”

仔细想来,那时自己便已经疯魔了!

旭凤犹记得润玉与锦觅大婚前日,自己去寻过润玉。面上依旧是道貌岸然,其实心中所藏龌龊并不比自己那父帝少几分。自己与润玉不愧是他的儿子,谁也不比谁好到何处。

润玉早已不是记忆中那人,善弄权术,运筹帷幄,就连父帝都蒙在鼓中。何故让自己知道呢?不过是为了彻底斩断与自己的情意,也罢,你我之间还有何情意可言?

各自饮酒一杯,便就这般不欢而散。

锦觅将刀刺进身体时,旭凤仿佛看到润玉目中含泪,再去看时便只有冷漠与痛快,竟真的被他狠毒了。抓着锦觅衣袖,如救命稻草问她是否爱过自己,她却说从未。

那润玉你呢?你又是何时不爱我的?

  

评论 ( 8 )
热度 ( 302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