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润】少年不识爱恨14

  下章结局。

   啊!润玉散发实在太撩了,隔着屏幕我都快把持不住了。总之散发一定是要散的,但我私设这发还得旭凤散。

  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意识流预警。反正就是文笔太烂,把持不住脑洞,写的烂是我的错……


                         ————————————

  天帝弑父杀弟,逼得先天后跳了临渊阁。旭凤未曾想自己还能活过来,迎面便是这些。

恨!恨的入骨入髓!思及自己曾心系如此心狠手辣狼子野心之人,落得这般父怙母持皆是活该。曾经辜负过的亦愿拼命护自己元神不灭,何曾想过自己曾一心护着的,却至自己死地,这世道当真可笑可叹。

先贤阁再见,他已贵为天帝,振振有词说的自己无力招架。只觉一字便是心头一剐,他声色犹如初见,道出之言却是凌迟。明知他所言非虚,父帝母神失德在先,却是自己双亲,又怎承受他人恶言相对。

削去神籍亦无甚可惜,天界早已物是人非还有何留恋。这条命既还在,便不会白活。只是那句吾心安处,便是吾乡,竟叫旭凤一时无颜面对母神坟茔。

……

天魔一战无可避免,旭凤今亦贵为魔尊,美人在侧遥望天界陈兵处。润玉龙鳞银甲立于万千兵将前,端是威仪。

突然明白,他从来无需任何回护,这么多年竟是场笑话。今日之局便是你死我活,深知他忌讳何事,旭凤偏将锦觅搂在怀中嘲讽,瞧他从容神色寸寸坍塌竟觉痛快极了!

两人战到一处,这般刀刃相对并非头回。少年时常有切磋,润玉大婚时亦动过手,却都不似这次发狠。

承战神之位数千载,旭凤受伤千百回,却从未这般痛过。润玉长剑刺入腹中,便是被锦觅刺中本元时亦未这般痛过。旭凤望着润玉持剑之手片刻恍惚,曾几何时这手是为自己伤口上药的。

便是这恍惚,润玉又给了重重一击。旭凤从地上爬起时,心抽痛嘶吼着,他本是冷酷模样,还看不清吗?与他弑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不知情,又何能入劫?三人便这般纠缠互为劫难,旭凤早早应劫死道走了一遭。锦觅吐了陨丹,知情是何物,心碎一场亦算应劫。唯有润玉执念锦觅,所剩便是无边孤寂。锦觅身陨了结神魔大战,旭凤痛失爱侣,润玉终是应劫深陷孤寂。

从此魔便是魔,神便是神……

——————————————

锦觅归反花界,徒留旭凤独自挣扎。将她神魂温养心头数百年,她便见己所见,思己所思。心中深藏亦被她知晓,才会这般决绝离去。

锦觅决绝旭凤只觉自己该是伤感,心中更多却是落寞。纠缠千载,亦是曲终人散。

求不得?旭凤只知与润玉血海深仇未了,更恨他不念数千载的情分,若再见便是不死不休才对。

不曾想会见魇兽,这小兽随了润玉数千载,后来便被赠予了锦觅。

初时不明锦觅何意,便见魇兽将梦珠吐了满屋,皆是润玉。心口久违抽痛,上次还是他将剑刺进自己腹中时。

旭凤自是不愿看他,挥手将梦珠全数击碎,魇兽不依不饶又吐一屋。旭凤亦执着,又抬手却被眼前梦珠勾住双目。

润玉缩在床角抱膝痛哭,孤寂绝望便是透着梦珠亦身临其境。旭凤从未见过润玉落泪,此刻只觉心头发紧。扭头不愿在看,却又见另一颗梦珠。润玉跪地苦苦哀求,母神却无丝毫怜悯,琉璃净火击在红衣女子身上。这便是润玉生母,今时今日才会出他亦与自己有丧亲之仇。满屋梦珠竟全是痛苦,又见雷火之刑加身,润玉痛苦万分生不如死。还见自己与他讨要锦觅,拂袖离去。

蓝色梦珠皆是所见梦,那时自己只求锦觅,却全然不知他竟连活着亦成奢侈。想逃无处逃,幼时断角拔鳞,如今方知他胸口伤疤并非火烧。又见太湖烈火熊熊,琉璃净火下百万龙鱼族葬身……

润玉那般爱笑,旭凤只知自己最是欢喜,却不知这笑后竟藏诸多痛楚。转念似又忆不起他笑的模样,徒留冰冷。曾最惶惶不安便是失他笑颜,又是行至何处初心不在?

不该为他伤神,梦珠所见父帝自毁元神只为护着自己。母神跳临渊阁,亦是他咄咄逼人羞辱所致。该是恨他,却何故见他为自己红了眼圈便又心动?自己最不该便是欢喜过他,此生种种痴妄皆因他起。

终是还想见他一面。

“你来了!”润玉端坐璇玑宫寝殿案前,似是等候多时。

若不是他皓腕锁链,便似是溯回往昔,旭凤任润玉斟酒,两人对饮,相顾无言。润玉目色柔和,揽尽世间星辉,注视旭凤良久才浅淡一笑:“这一日我等了许久,你终是来了。”

评论 ( 7 )
热度 ( 384 )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